请看扎克伯格怎么做爸爸:再忙,每周都要给女儿洗三次澡

陈一心 叶坤铠 陆笑頔 编译

2017-03-23 18:09

字号
【编者按
“相比于Facebook,其实为我生活乐趣和幸福感的来源是我的家庭。”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刚宣布怀二胎,又开始秀幸福,这次还把狗粮撒到大学校园里。3月13日,扎克伯格参加美国北卡罗莱纳农工州立大学的活动与同学们分享成功经验,也畅谈了家庭琐事。
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传的陪女儿游泳的图。
扎克伯格和华裔妻子第一个女儿Maxima刚过一岁,当天活动中,扎克伯格和大家分享了他给孩子洗澡带来的乐趣,小扎称,“现在,我一周至少保证三次,回家给女儿洗澡。”这个承诺对于一个掌管市值4000亿美元的CEO来说不容易,据称,小扎每周工作超过50个小时。
作为一名奶爸,连孩子撒尿都是一种幸福,“还有件事我要说,她上周在我身上‘上了个厕所’。”惹得同学们开怀大笑。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课余爱好会成就一个市值4000亿美元的公司是的,这就是扎克伯格的传奇,如今,他堪称世界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和商业领袖,但是在他创业之初,他只是一个拥有爱好与执念的大学生。扎克伯格表示,拥有爱好与兴趣是年轻的创业者们最需要做的事。
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传的给女儿喂奶的图。
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传的给女儿换尿布的图。
以下是扎克伯格和北卡罗莱纳农工州立大学同学们的交谈内容(有删节),干货满满:
嘿,很高兴第一次来到北卡罗莱纳农工州立大学!谢谢大家的邀请,我非常期待一场思想火花的碰撞。
每年我都给自己定一个挑战,今年的挑战就是离开旧金山的小世界,到其他州转一转。目标是,在今年走遍美国所有州,并与各地的人侃天阔地。这么看来,我需要去三十余个州。在这之前,我到过二十多个州。这是个了解人们对于社区、地球村建立有什么看法的良机。要知道,Facebook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联系世界各地的人,促成全球社区的建立,为社会构筑更紧密的联系。
很期待与你们展开谈话。我很享受聊天的过程,因为这对我来说是关于Facebook的前景探讨,也是我倾听他人意见并学习的宝贵时刻,所以让我们开始吧!之前很多人抛给了我许多有趣的问题,期待你们会有更加精彩的想法。
扎克伯格3月13日在北卡罗莱纳农工州立大学演讲。
怎么根除假新闻?
1问:扎克伯格先生你好!我的问题是,你近期在Facebook上发布并广为流传的信中提到你和整个团队将致力于社交基础的建设,把一个个社区连结起来并扩张为全球型社区,我想问,为了这个目标的实现,我们是不是应该积极与那些可能威胁阻碍该目标实现的人或群体划清界限?

答:问得好!几周之前,我写了这封关于构建全球社区的信,其中一个原因是,众所周知,我们处在一个分裂的时代,每个人在担心事态的发展方向。这个现象并不只存在于美国,而是遍及欧洲、亚洲以及世界各地。
我一直在想,并与Facebook上很多人讨论: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到底能做什么来让推动世界向前走?我读了很多资料,也和很多人聊过。
其实当我退后一步,着眼于整个人类发展成百上千年的历程时,我便发现,人类历史其实就是记录人是如何学会抱团群居,且壮大群体的过程,从家庭、部落到村庄、城市再到国家,为的是能够完成我们孤身一人无法完成的壮举。而且,每一阶段的发展并不是自然而然的。
机制体制保证人们聚拢到一起,形成各式各样的社区群组。媒体能够及时传播信息以便我们耳目灵通,甚至政府内也有不同分支与侧重,像市政府和国政府的区别。我们并不会第一时间将这些因素联系到科技或社会基础,但他们就是我们文明的基石,确保着我们人类能向着下一阶段发展与进化,并解决诸多难题。而且,时至今日,许多问题不再是地方或者国家层面问题,而是需要凝聚全球之力来解决。
例如全球变暖,流行疾病——在一个地区爆发并迅速波及周边——又或是叙利亚内战导致的难民危机,这些挑战都不是一国之力能应对的。
同时,传播自由平等的观念、消除贫困、促成全球经济繁荣这样的事业也不只是一个国家的任务。我们处在一个特殊的人类历史节点,每一个历史阶段我们都会构建更大的社会关系框架,但并不意味着旧的框架不存在了——我们建立了国家,但城市并没有消失,反而随之壮大了,家庭也一样。
如果你为事态发展走势担忧的话,想想看,如果社会基础设施的每一个部分,像社区、媒体、政府、非盈利的组织等能够齐心致力于将人们聚合在一个更大的环境下,而不是限制个人在某一个小集体中,那会怎么样?这就是我想到Facebook的时候——20亿人规模的社区。
很多事情一己之力完不成,一家公司也完不成,我并不是想说我们可以,而是说我们肩负着这样一种责任,从地缘层面开始,通过活动一步步将人聚拢,最终能创造世界级的不同。回到你的问题,答案是我们肯定要弄清眼下的困难在哪里,并确保我们系统性的加固这一机制,凝结全球规模的努力组织全球规模的活动,这就是我的回答。这是个很大的主题。我相信今日在座各位的问题会最终回到这个主题上来,这将是为未来5到10年工作的重点。谢谢。
2问:在过去的2016年,我们看到了关于大选的虚假新闻盛行于世并影响着人们投票的意见,所以我今天想问的是,你觉得假新闻是怎样在影响美国社区的稳定和团结?Facebook会起到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来遏制并根除假新闻呢?
答:好的,让我们直入主题!前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所处的大背景,而这个(则是具体事件)。我觉得有人向我抛来这样疑难杂症真是三生有幸,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四处游玩,和各地人聊天。
言归正传,信息不实是个大问题,它不仅影响到Facebook,还会影响到很多媒体行业,我们有责任统一战线反对它。Facebook通过像遏制垃圾邮件的方法,让人们能够标记举报他们认为不实的消息,然后送诸于第三方进行事实检测并给予删除。要知道,我们并不想成为一家判定言论正确与否的公司,但我们的确在乎人们是否收到了正面的信息,因此采用了第三方检测。
很多人散布虚假信息就是为了赚钱,他们杜撰一个链接,标题惹眼得像“约翰尼·德普因心脏病突发死亡”,为的是让你点击进去,然后会跳出一个全是广告的网站,因而从广告商那得到报酬。我们要确保的是:他们或许能在其他平台这么做,但这种行径绝对不会出现在Facebook上。我们还可以从很多个角度来破坏他们的产业链,保障这样的信息不会迅速传播。不实信息的流传的确是个大问题。
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声明,我们确实站在虚假新闻和不实信息的对立面。有传言道我们其实希望有这样的不实信息存在于平台上,借此提高平台的浏览量和点击度,这简直是胡扯。
我们的社区绝对反对虚假信息,每个人都希望看到的信息是真实的,不是吗?你想,有人在Facebook上点开了一个链接,结果获得了很不好的体验,他们就不会再相信或使用我们的平台了,这不是我们希望的。Facebook管理层绝对与其用户一条心,我们会从传播上遏制这些内容。但同时还面临一个挑战,就是有时候很难将真正的虚假信息和人们不赞同的信息区分开来。
有时候被认为不实的信息,可能只是大多数人反对的。在这点上我们要非常小心,因为民主的前提就是人们愿意发表意见,并且有人同意有人反对。
因此我们不能因为有人反对、不赞同就删除或禁封某些消息,我觉得这会影响到民主进程的发展。(这位同学说的)是个很棘手的问题,Facebook会全力以赴解决它。同时要明白我们也是受害者,我不希望这样的信息出现在Facebook上,这也是我们全力以赴的动机之一。
扎克伯格和怀孕中的妻子在一起。
幸福来源于什么?
3问:在Facebook诞生之后你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答:哇,这个好难回答。相比于Facebook,其实为我生活乐趣和幸福感的来源是我的家庭,不过我和我妻子在Facebook创立之前就在一起了,所以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扎克伯格和妻女幸福依偎在一起。
扎克伯格夫妇给女儿读《量子力学
扎克伯格和妻女一起春节期间拜年。
我们育有一女,已经一岁了,而且上周我们刚宣布将迎来第二个女儿。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种经历——小孩的降临的确会以戏剧性的方式改变你的世界观。有些理想原先我只是期望能最终实现,比如我们致力于教育的改善,希望此生有望看到自己努力的结果,然而现在我只想着:老天,我们女儿五年之后就要上学了,我们最好加快脚步啊!诸如此类的事业都得提上日程。
一个家庭的建立改变了你的生活方式,时间分配等等。我最喜欢帮我女儿洗澡了,她特别喜欢水、喜欢游泳。在她出世前我常常因为公事回家很晚,而现在我基本确保一周三次能早点回家给她洗澡。是不是信息量太大了?(笑)还有件事我要说,她上周在我身上“上了个厕所”。(哄堂大笑)
扎克伯格深情看着自己的“小情人”。
扎克伯格和女儿在一起。
要知道,管理着Facebook公司,我的确经常经历这种尴尬,但这的的确确是第一次有人真的“拉”在我身上。不过这也是一种经历,她是我女儿,我不会怪她的。然后有一次我与儿科医生聊到此事,我问她一岁小孩在洗澡的时候排泄是不是正常现象。她回答说,是的,而且一岁小孩这种行为可能是有自我意识的。这意味着,她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的!看吧,家庭、孩子,你生活乐趣的来源。
就是这些了,希望诸位不要觉得我自报了太多家底而感到尴尬。
扎克伯格女儿刚学会走路时。
扎克伯格女儿。
4问:你好,马克!相信全球科技职场并不多元化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呢?我们作为少数族裔势力,该怎么做才能加入这个圈子呢?
答:是的,科技和产业圈子缺乏多样性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说实话,我觉得这是我们的问题,需要由企业领导层来解决。你问的是你们能做什么,但我觉得这一局面的主要责任还是在我们企业方。许多研究都表明最好的产出来源于最多样化的队伍成员配置。而且,我们不能只是因为对公司产出盈利有帮助就去这么做,而是要抱着造福全社区全世界的心态去努力。
我相信我们作为企业方能做很多。我已经想到了很多,但这些需要时间来完成。运营公司以来我相信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你想要员工多样化、国际化,你最好有一个同样注重多元化员工配置的管理团队。你不能指望一支普通的招聘团队能够多注重国籍、文化多元化的员工配置。所以,我们要先培养一支多元化的招聘团队,跟我一样同样重视多元化的配置,然后他们出去寻找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国家的优秀人才。这首先要对HR进行培训。要知道,公司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比如需要物流方面的人才,这时就会产生冲突。
每个HR都会说自己注重多元化员工组合,但当遇到满足需求的员工之后,他们是否还要多此一举考虑多元化这项因素?每个招聘者都有指标压力在身,因此我们必须给予足够明确的指令来激励为了公司的长远利益而将员工多样性纳入考量范围。我尤其注意所谓“无形的偏见”(下意识的偏见),我们会要求每个管理人员参与严格的训练,让他们明白各自有哪些下意识的偏见想法。许多研究也表明,很多人认为他们在乎多元化团队,但仍旧对有些人群带有偏见。在我另一次旅行中,我在一个公司稍作了停留。他们的员工95%是男性,只有5%的女性。我问他们的老板,这样的配置如何能为女性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
然而,他很明确的表示,这方面不存在问题(我当时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这显然不是个明智之举。有时候,有些人会认为他们做了最正确的事,然而其实是错的离谱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这种下意识的偏见危害巨大。我们因此对公司高管进行严格培训,确保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是这是个社会普遍现象,需要很长时间来调整。的确,科技行业存在着这么样一个问题,阻碍了其正常发展。至于你能做什么嘛,优秀的工程师是行业的刚需。
好好学习,认真钻研,你会成为一个才华横溢、前途无量的工程师。要知道,无论在硅谷还是其他的科技公司,工程师都是供不应求的。如果你专注眼前所做的加以努力,未来的路很广,机会很多。
业余爱好怎么改变命运?
5问:你好马克!我想问,你是如何在课外自学习得一项技术技能的?
答:有意思的问题。或许在座很多工程学生都有这个疑问。计算机课程很棒,你从中学到了很多,但很多时候你做的只停留在编程层面。在招聘Facebook员工时,我们经常问到的问题是,你在专业之外完成了什么成就,因为一个人真正的热情和领导力才华体现在副业上,而非学业和工作上。我个人可能只是从一些副业上学到了编程技术,而非从校内课程上学到。
这就是为什么我为自己制定了那么多个人挑战。我花了大量时间在Facebook上,当然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更全面发展的人,所以我给自己定目标。
今年我要走出旧金山探访全国各地,去年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智能家园管理系统。我学到了很多关于人工智能、智能家园方面的新知识,得以着手编写从未做过的程序项目。要知道,这几年因为公务繁忙我很少自己编程了。我因此有机会第一次接触智能机器。这个项目完成的很好。
6问:你走上这条路最初的动机是什么?我知道你一路上碰到过很多障碍,所以我想知道是什么激励着你不断往现在的这个方向前进?
答:我觉得对企业家和所有人来说都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要意识到,想法不是最开始就完全成型的。我觉得这很重要,因为很多媒体——你看的电影里人们都有不同的想法,而电影总会刻画一些突发奇想的场景。
比如你现在有了这么个想法,然后发现你突然就有了这么一家大公司,或者获得了诺贝尔数学奖(注:其实根本没有诺贝尔数学奖,扎克伯格纯粹是在开玩笑)。但现实是,世界并不是这样的。我觉得理解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如果你觉得世界就是这样的,如果你觉得自己还没有到突发奇想的时候,那你就会觉得自己不可能创造些什么东西出来。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没有一样东西是这样诞生的。
世界真实的样子是,你一头钻进去,并且知道你要弄懂某件事所需要的大部分知识对你而言都是陌生的。但是一旦明白了这一点,你会在前进的路途中懂得越来越多。或者你知道其他人也不怎么懂这件事,至少这就给了你信心——给了我信心,你就知道自己至少还有机会沿途学习。我觉得这是你们应该思考的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不要盲目相信在你着手做一件事前必须要有一个完全成型的想法。
这个想法很危险,是会让你退缩的。一头钻进去、知道你会在前进的路途中学习知识才是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只要你记住,就算在今天——我们也会发布一开始并不完美的产品。
我会和我的团队说,如果我们能从人们那里获取反馈、吸取教训,那我们会把产品开发得更好。不论你花多久去打磨、如何由内而外地提升产品质量,在你真正发布之前,产品都不是完美的。所以你必须要着手行动。我觉得这是真的。
7问:我的问题是,在领导力的问题上,你发现这一代人对此有什么误解,你个人又会做些什么去改变这种误解所带来的影响?
答:我认为最大的一个误解,我之前就说过,那就是想法不可能上来就是成型的。我觉得你们做的所有事都是这样。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危险,而明白你只需要一头钻进去而不必了解一切是很重要的。但既然你又问了一个问题,让我来想想第二大误解。我觉得就是,多结交些牛人是很重要的。
这说起来有点奇怪,甚至不太像是一个误解,但是你有多相信这一点才是重要的。人们会谈论很多关于雇人的问题,但我觉得他们并没有实际经历过。我们刚刚谈过多样性的问题,很多人嘴上都会说,但我觉得你们要真正的付诸行动。不太会有人会说员工的多样性是不好的,或者说他们不想要这样的多样性,但你要真的去实践才行。我觉得在录用最好的员工方面也是类似的。
所有人都说他们想雇到最好的员工,但其实这样的压力很大。比如说我必须要完成三件事,我真的需要别人来帮我忙,这个人看上去很不错,那或许我就会录用这个人。其实我和与我共事的人有这么一条规定,那就是我不会录用一个人让他直接为我工作,除非我也愿意为他们工作。我也不是在雇他们运营Facebook。如果在另一个宇宙里,在我没创立Facebook、要去找工作的时候,我是否尊敬这个人尊敬到愿意去为他工作?看看我们的核心团队,有着像雪莉·桑德伯格(Facebook首席运营官)这样的人,还有所有领导公司产品开发的人,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一切都变了、我处在了一个不一样的位置,我当然也愿意为他们工作。
我觉得这是思考你们所作所为的很好的方式。你们会和其他人一起共事,你想要确保你的团队和你周围的人,不论他们是你团队的成员还是在为你工作的人,你是愿意为他们工作的。
如果你周围的人通不过这个简单的测试,或者你到了一个团队,这个团队还有另外三个你不太想一起共事的人因为你觉得从他们身上学不到什么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我会想到另一个团队去。这个测试非常好,对我一直都很有用。我在说我想要一个很棒的团队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哈佛的学历重要吗?
8问:你好,我就是下一个州长。感谢你来这里。我的问题是,就你的经历而言,你觉得学士学位是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答:噢,在这方面我可不是你们的榜样。当然是了!好好学习!(全场笑)
我觉得是有用的。我很喜欢我上大学的那段时间,我希望我呆在学校里的时间长一点。我没选择辍学,我只是不小心建立了Facebook,而Facebook逼我离开了学校。 但如果我有机会能在大学多读两年——大学是个神奇的时期,你能探索各种不同的兴趣爱好,关注各种不同的事,遇见很棒的人,这些都不是我想抛弃的。如果我能在大四的时候再创建Facebook,我是会这么干的。我希望我留在学校里。但当然,毫无疑问有很多研究表明,你有了学士学位当然会增加你求职成功和高薪水的可能性。
我可能并不是跟你们谈论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但除非你有一个辍学的极佳的理由,你真的应该读完大学。甚至对我来说,我今年也要重回学校拿一个学位。哈佛终于允许我回去了。我必须要说,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爸妈最为我感到骄傲的一件事。我说这个不太合适,但留在学校里好好学习。
扎克伯格和保镖一起跑步。
你会竞选总统吗?
9问:你好,我之前也在Facebook实习过。我的问题是,我们谈了很多社会问题、社会正义问题。至少作为80后、90后、00后的一代,我们看到了我们政府尽管引入了很多新技术,但还是在一个过时的体系下运行。你有没有和其他像坎耶·韦斯特这样的竞选总统的意愿和打算?他也表达了竞选的兴趣。你有政治抱负吗?
答: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因为我觉得坎耶的支持率不会是最低的。但对这个更大的问题——我觉得有件事很有意思,就是我到处游历,见了很多人。很多人都会说:“噢,他想和人们见见面!他一定想马上就竞选总统。”难道我做的其他事就不重要无所谓了吗?难道我就不能去了解其他人的想法了吗?
我们在建立一个不小的社区。我们每个人都在发挥自己的作用。我觉得需要做的一件事是,要有那么一种技术和工具能给人们权力建造地方性和全球性的社区,建造一个更紧密的社会网络,这样,我们都能享有这个很大的共享平台,社会整体会在所有领域取得进步。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做最适合他们的事。
对我来说,运营Facebook是个很重大的责任,也是给了我一个重大的机遇,去影响我们很多人都很关心的很多事情。这在我生命中是一大幸事,我觉得我有责任去作出我能作出的最大的改变。这是我关注的事。还有我和我家人一起做的慈善,是为了让我们在得到了如此多的幸运之后能把最好的一切回报给全世界的人们,帮助他们建立社区,确保每个人都能得到像我得到的那种机遇。谢谢。
谢谢各位,谢谢你们今天来。我觉得今天的这次问答活动非常好,你们问了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很欣赏你们。我希望能听到你们之后的反馈,在今后几天听到你们更多的想法。谢谢。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扎克伯格,Facebook,女儿,二胎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