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浙大教授苏德矿:微博答疑解惑、直播上课只为服务学生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王积润

2017-03-24 07: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直播前,苏德矿就已经在浙江大学名声远扬,在众多教师中是“偶像级”的存在,学生称之为“矿爷”。 视频编辑 忻燕(04:14)
近日,微博直播火起了一位“网红”,不是“小鲜肉”、“蛇精脸”,而是浙江大学59岁的数学教授苏德矿,因直播微积分课程而广受学生欢迎,最高在线听课人数高达1.3万人。
早在直播前,苏德矿就已经在浙江大学名声远扬,在众多教师中是“偶像级”的存在,学生称之为“矿爷”,每学期开课的课程更一位难抢,有学生戏称:“选中矿爷课的几率跟彩票中奖差不多。”
3月4日正在直播答疑解惑的苏德矿。
3月22日,苏德矿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直播上课并非心血来潮,早在去年10月已经就开始筹划,“做一件事前肯定要做很多功课,我就在斗鱼、一直播这种网络平台看视频,看其他主播是怎么录制、怎么和观众交流、怎么使效果变得更好。”
2017年春季学期的第一节微积分课,苏德矿拿出了自己的“设备”,一部手机、一个三脚架,开始了直播录制,“从第一节课开始,录满一整年,就是一套完整的课程了。”此外,每周末苏德矿还会抽出一个晚上的时间直播答疑解惑。
除了直播,早在2013年,苏德矿就开通了新浪微博,在他的简介里写着:专门用于答疑高数(微积分)、考研及学习有关问题,目前已经有7万多名粉丝。
“我每天几乎发20条微博,除了讲一些高数和考研的问题,还会转发一些我觉得对大学生有意义的内容。”苏德矿认为,教师不仅要教会学生知识,更要教会学生做人。
在苏德矿的微博里,澎湃新闻记者发现,除了大学生、考研学生,还有不少高中生或学生家长来请教苏德矿关于学习或教育问题,甚至私信里还有人请教感情问题,他都一一解答。
有些学生遇到了挫折也会私信苏德矿,而他都耐心开导、提供解决方案,甚至长期和学生保持着联系。今年,一名考研学生成功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还专门给苏德矿报喜,感谢苏德矿一直以来给她的帮助和支持。
苏德矿说,自己开直播上课的原因之一,也和这个答疑解惑的微博有关,“很多外校学生在微博下面给我留言,说很想听我上课,有的人还专门跑过来我们学校,开直播也是想给这些学生提供一个方便。”
但既要每周直播,又要每天在新浪微博上给学生们答疑解惑,已经59岁的苏德矿也有着自己的担心,“我眼睛近视1500多度,视网膜已经出现了破裂,每天花太长时间对着电脑,很怕眼睛有一天会失明。”
苏德矿说,看到自己的直播和微博能帮到那么多学生,总想为学生们做得更多,总是存着侥幸的心理,想着眼睛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出问题,“毕竟那么多学生都在等着我回答问题,一个个都是求知若渴的,不忍心拒绝他们啊。”
3月23日苏德矿直播微积分课。
【对话】
“打算录一整年的视频,做一个完整的课程”

澎湃新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直播微积分课程的?
苏德矿:我想做这个直播不是心血来潮,从去年10月份的时候我就了解到有很多直播平台,包括斗鱼网、一直播,然后我注册了一个账号,进去看他们到底怎么播,看了大约有四个月,比如手机怎么摆、怎么能放得住、怎么和观众语言沟通,比如问直播声音听的清不清楚,听清楚的“扣1”,或者卡不卡,卡就“扣1”。
上学期我是中途开始看直播的,做了充分的研究后,决定从这学期开始播,那么一年下来课程就完整了。我觉得要做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好,不是说走形式、炒作,而是要真的为同学服务。
有了这个直播后,不仅本班的同学可以回放复习,外校感兴趣的学生也可以一起观看。还有一个好处是,同学们可以在屏幕上互相讨论,还不影响我们上课。
而且一个视频可以成为一个专题,若是有同学不懂,可以转发视频和别人讨论,这样就把一群热爱数学的人给聚在一起了,学习能力较好的可以带动其他学生,大家互相帮助,共同提高。
澎湃新闻:当初为什么有做直播的想法?
苏德矿:一个原因是因为选课,一个班就一百七八十人,但有时候有上千人选,选不上的人心里肯定不舒服,那么通过直播,即使学生不来听课,也可以看到我上课的内容。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微博上很多同学说很想听我上课,有的地方还很远。而且有一些考研的学生,已经忘记了几年的内容,学的时候不太好,我如果录成视频,他们就可以返回去找自己不懂的章节看看。
其实2014年我就拍过一个视频,从2014年9月到2015年9月,总共拍摄了一年,180个课时,向全国开放,不需要账户和密码就可以观看,已经用了两年了。但这个视频只能用电脑看,还经常有同学反映上不去,所以我后来想到了用直播,这样学生用手机就可以看视频。
这个视频我是打算录一整年的,做一个完整的课程,然后在期中和期末的时候再直播一些指导学生们复习的课程。
澎湃新闻:除了直播微积分课程以外,还有没有专门进行其他直播?主要讲什么内容?
苏德矿:还有专门直播答疑解惑的,主要是利用课后的时间,一个星期一次,一般放在周六晚上,因为平时学生们晚上都有其他学习安排,可能没时间听,就放在周末来直播。
主要就是回答一些学生关于微积分和考研的问题,像最近问考研复试怎么准备的比较多。有时我也会借由这个平台传播一些正能量,不仅仅教学生怎么学习,还要教学生怎么做人。我耐心的给他们解答各种问题,对他们也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我讲几句话就花几分钟,但有时对学生来说,就是一种动力,一种方向。
有学生觉得我的直播很好,要给我打赏,我就直接和他们说,这个钱你们能省一分是一分,省到将来要结婚。我想开直播又不是为了打赏,纯粹是想服务学生。
“他们一个个都是求知若渴,我怎能拒绝”
澎湃新闻:您觉得开始直播上课后,有没有给课堂教学带来压力?
苏德矿:这个肯定是有的,比如说讲话的口音,我平时觉得自己讲话是很清楚的,但是一看直播,发现自己讲话语速有点快,还有点口音,学生听是有点影响的,那我下次上课的时候语速就慢一点、说话清晰一点、声音洪亮一点。
所以我觉得直播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老师认识自己,老师们可以回去听听(看看)自己的视频,来纠正自己,提高自身。
澎湃新闻:除了直播,平时会不会有很多学生在微博私信里向您提问?
苏德矿:私信太多了。我的微博是2013年2月份注册的,到现在已经发了3万条,平均每天20条,除了常规回答同学们的数学问题,转发一些正能量的微博,还有很多学生私信提问交流。
有一个学生2015年开始考研究生,一开始她问的问题都很简单,我觉得这个学生的基础是很薄弱的,但也都跟她讲了,后来她在微博里问的问题越来越深刻,考研的时候过了初试,但复试没有被录取,我问她要不要调剂到其他学校,她说她一定要考人大,我就支持下再坚持一年,今年果然考上了,在微博给我报喜。
澎湃新闻:那么多学生来向您提问,会不会觉得花费太多精力和时间?
苏德矿:我家中的事情都由我夫人承担了,所以我做这件事情,其实我的夫人有一半功劳,她把家庭里的事都承担了,我除了教学、写文章、编写教材、参加一些活动外,剩下的时间和精力就都放在微博和直播上了。
对于微博我可以说是“见缝插针”,哪怕是到外面出差,坐在火车上、中午休息、早上起来都是打开微博回答学生们的问题,现在每天看微博将近3个小时,以前是将近4个小时。
但是我家人对我眼睛是比较担心,我的眼睛度数1500度,高度近视,已经出现了视网膜裂痕,更进一步就是脱落了,但我做直播和刷微博的时候都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着眼睛应该不会失明吧,但确实花那么长的时间对着屏幕,是越来越危险了。
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走下去,毕竟那么多人都在等着我回答问题,他们一个个都是求知若渴的,这样我怎么能拒绝?教师其实真的是一根蜡烛,照亮别人燃烧自己。
“要利用网络,而不是埋怨学生沉迷网络”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学生评价你为“网红矿爷”?你平时和学生的关系是不是也很好?
苏德矿:我经常说,我跟学生是水和鱼的关系,学生就是水,我就是鱼,没有学生就没有我,没有学生我就活不了。而网红这个之前就是评过的,我是在全国高校的网红教师中排89位。
我觉得说我是“网红”就说明我跟上了时代,我一直认为要紧跟时代,不要落后于学生,要知道学生们喜欢什么,像网络,要去利用它,不能去阻止它,你越去阻止,学生就越想去玩。
澎湃新闻:您个人是不是也非常支持“互联网+教育”,利用直播等互联网资源来促进教育均衡?
苏德矿:对啊,我觉得不仅大学可以这样做,其实中学、小学都是可以的,直播也不需要很复杂的设备,一个三脚架、一部手机,再加上wifi或者上网卡就够了,如果小学生不能看的,可以让家长来看,对孩子的学生也能提出一些建议。对于老师也是有好处的,老师们互相看对方的教学视频,也能够提高教学水平。
我是很支持互联网教学的,我觉得教育要跟上时代,和先进的技术相结合,不能还是按照老一套的规矩,埋怨学生沉迷于网络。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红,浙大,矿爷,直播

相关推荐

评论(2.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