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高院再审单独夫妻抢生二孩案:法律条款不在了还能适用吗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2017-03-24 20: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23日,备受关注的浙江“单独”夫妻抢生二孩案,在浙江省高院开庭再审。
抢生二孩夫妇陈杨国、徐姗姗的代理律师吴有水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卫计部门征收社会抚养费的适用法律仍是庭审争议焦点。
吴有水认为,原来据以认定陈杨国、徐姗姗夫妇抢生二孩违法的计生规定因被修改而不存在了,再援引进行处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但卫计部门则认为,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应该依据生育行为发生时的法律法规,进行征收社会抚养费。
浙江省高院23日未当庭宣判。
判决将有风向标意义
2014年1月13日,陈杨国、徐姗姗夫妇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此时正值国家“单独二孩”政策出台后、地方计生条例修改前的“空档期”。2014年9月8日,台州市路桥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向其征收社会抚养费79020元。
陈杨国、徐姗姗夫妇不服,将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当地计生部门告上法院,但最终败诉。随后,他们申诉到浙江高院。时隔近一年半,浙江高院开庭再审。
在这一年多里,“单独”夫妻抢生案尚未有定论,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同样的问题也多有发生。吴有水说,浙江高院的判决,对于全面二孩后类似问题的处理,将有风向标意义。
2017年3月23日,对陈杨国、徐姗姗夫妇的案件庭审从上午9时开始,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结束。被告台州市路桥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一位副局长出庭,现场旁听人员有五六十人,其中一部分是卫计部门的人员。
当日,浙江高院还审理了浙江天台章榮真、李善霞夫妇的案件。
章榮真、李善霞夫妇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于2012年7月。2013年11月12日,“单独两孩”政策出台。2014年1月17日,《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其中将符合二胎生育条件的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修改为:“双方或一方为独生子女,已生育一个子女的。”
章榮真、李善霞夫妇情况与陈杨国、徐姗姗夫妇相似的是,两对夫妇均系在浙江计生条例修改后才收到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2014年7月11日,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人口计生局仍然对章榮真、李善霞夫妇发出了《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征收其社会抚养费13万元。
吴有水说,虽然看起来章、李二人的二孩出生时间更早,未在国家政策出台后、地方条例修改前的“空档期”,但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来看,两案的当事人均是在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改后,收到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的,因此两案的辩护理由一致。
“法不溯及既往”还是该案“除外”
2017年3月23日再审,法院先对上述两案的当事人的生育行为,进行了审查。
两案的卫计部门都认为,当事人的生育行为,发生在《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改之前,应该被认为不符合政策生育。
但吴有水认为,卫计委作出的行政行为,必须要依据现行有效法律、法规,被废止的法律、法规不得再援引适用,两案中原告的生育行为发生在2014年1月17日之前,即新法实施之前;被告的行政行为发生在2014年1月17日之后,即原来据以认定原告行为违法的法律依据,因为被修改而不存在了。因此,计生部门在新法实施后作出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适用法律错误。
卫计部门则认为,既然当事人的生育行为不符合政策,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应该依据生育行为发生时的法律法规,进行征收社会抚养费。
澎湃新闻致电台州市路桥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该局不愿意对庭审发表看法,一位办公室人员表示,“法院会公正判决”。
一直关注该案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湛中乐说,《立法法》第五章规定“法不溯及既往”,但也有例外。《立法法》中的原文是,“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
他提到,人口法修正之后,原来针对独生子女家庭和扶助失独家庭的政策还在进行,并没有因新法的修正而取消,这是对这一“除外”规定很好的贯彻。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单独二孩 全面二孩 抢生

相关推荐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