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军报撰文追忆维和牺牲的杨树朋烈士:永忆袍泽兄弟在

鲁成军/解放军报

2017-03-26 14:12

字号
 【编者按】
杨树朋,陆军第20集团军某机步旅四级军士长,中国赴南苏丹维和士兵。当地时间2016年7月10日,他在联南苏团总部营地执行难民营警戒任务时遇袭,后因伤重牺牲。
3月26日,《解放军报》在清明节前夕刊发了战友鲁成军追忆杨树朋烈士的文章《永忆袍泽 兄弟在》。
以下为全文:

“一鸣快要上小学了,今天我们视频聊天时,小家伙告诉我,他又长个儿啦……”妻子的来电,让我的心里很是安慰。
一鸣姓杨,是维和烈士杨树朋的儿子。每每听到他的消息,都让我想起那个在非洲红土地上一同战斗过的好兄弟。
树朋比我小几岁,我俩是山东老乡,他也是我调到机步旅后的第一个“师傅”。他面庞黝黑,一口山东腔,讲起火炮来头头是道,带着我练习也是耐心细致。而那温和的外表下,更涌动着一片赤胆忠魂。2016年,我们一同参加了中国第二批维和步兵营,飞赴万里之外的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这种缘分让我们更加亲近。
没想到的是,他却将热血洒在了那片异国土地上。
我至今忘不了那一声轰然巨响,树朋所在的105号步战车在我眼前被一枚火箭弹击中,瞬间升腾起一股浓烟。我火速奔了过去,看到的却是着火的战车和满地的鲜血。李磊已经失去了意识,树朋也血肉模糊地躺在战友的怀中……
树朋的遗体回国了。在电视转播中,我第一次看到了他的妻子邹丽娜。当时,她忍着泪水迎接丈夫的画面,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知道我必须要为这位兄弟的家人做些什么。
就这样,我的爱人带着儿子前往树朋在莱芜的老家认了亲。
今年1月10日,时隔6个月,我从维和一线返回,树朋被集团军追记一等功。我带着他的立功奖章和证书,和妻子一同上门“走亲戚”。
妻子已经和邹丽娜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刚一进门,俩人就紧紧相拥。而小一鸣第一次见我,也一点儿不怕生,嘴里直喊“叔叔”。妈妈纠正他说应该叫伯伯,可过了一会儿,一鸣还是叫我“叔叔”。他说爸爸说过,见到穿军装的都要喊叔叔,穿军装的叔叔都是这世界上顶好顶好的人。听到这儿,我的鼻子一酸,泪水便模糊了双眼,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给这个可爱的孩子更多的关爱。
去年腊月二十三,得知树朋的家人应邀到济南观看文艺晚会,我和妻子一大早就起来忙活,准备迎接亲人。逛街、看晚会、吃大餐,那天,我们过得特别开心。尤其是一鸣,咯咯咯的笑声一路不断。
儿子今年11岁,还是爱玩爱闹的年纪,可见了一鸣,却变成了暖男。好吃的好玩的,都先想着一鸣弟弟。我想表扬他几句,他却小大人似的对我说:“一鸣没有爸爸疼了,但有我这个哥哥罩着他,不怕!”看着两个宝贝,我又想到了我和树朋在一起的日子,真希望他们能一辈子做兄弟。
眼瞅着清明节就快到了,妻子告诉我她已经做好了计划,准备陪丽娜一起去祭奠树朋,然后赶春天带树朋的父母外出游玩一趟。我说我也要去,因为有太多的话想对树朋说——
兄弟,放心吧,丽娜的工作已经走上正轨,一鸣马上要上小学,全家也搬到了市里。我的好兄弟,相信阳光会永远照耀着你身后这片和平的大地,我们永远思念你!
(原题为《永忆袍泽 兄弟在》)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烈士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