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女子汗蒸减肥身亡,媒体暗访:藏红花药包实为花椒粗盐

唐宁/法制晚报

2017-03-27 18:25

字号
检测报告显示药包中含不明物质
法制晚报3月27日消息,汗蒸泡脚,被认为是一种功效独特的养生手段,还被认为有减肥、排毒等功效。因此选择汗蒸、足浴来缓解疲劳的人很多。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独家获悉,一名女士采用熏蒸减肥的方式进行理疗,结果出现感染中毒症状,昏迷多日后去世。平谷法院一审判处涉事熏蒸馆赔偿73.25万元。据了解,这起中药理疗汗蒸中毒致命的案件,在北京市尚属首例。
该案取证过程中发现熏蒸药包中有一部分粉末状物,无法辨别是何种物质。
记者随后走访北京部分足浴、汗蒸药包批发点发现,这些药包价格便宜到仅仅几分钱一包。记者根据商户提供的厂家地址,在山东找到一家生产药包的厂家,厂家直言不讳地称,他们生产的足浴粉主要原料是花椒和粗盐,只是在包装带上印上中药藏红花的名字。
网购藏红花药包
案件 理疗熏蒸减肥中毒 中年女子丧命
徐先生的妻子胡女士于2013年7月22日在“曲姿健康瘦身馆”的中药理疗熏蒸馆接受药物熏蒸。不料,却在熏蒸1个半小时后出现恶心、呕吐症状,意识也开始不清楚,四肢不自主地活动,并伴随心悸。
徐先生原本要求将妻子立刻送医救治,但该熏蒸馆工作人员却告诉他过两个小时后就会好转,并阻止其将妻子送医诊治。
岂料,两个小时过后,妻子不但症状未见好转,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徐先生立即将妻子送医诊治,然而,虽然经医院极力抢救,但仍无法挽救患者生命,2014年3月10日,妻子胡女士去世。徐先生称,去世前的7个多月的时间,妻子一直昏迷,且面目发黑发紫。经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诊断,胡女士为感染中毒性休克死亡。
起诉 药包检出不明物质 告熏蒸馆索赔
事发后,徐先生及家人将经营曲姿健康瘦身馆张某、刘某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起诉至法院,要求熏蒸馆赔偿其医药费、住宿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22.33万元。
北京市药品检验所向平谷警方出具的关于此案熏蒸药包检验结果说明中显示,2014年9月18日该所接到平谷治安支队送检的熏蒸药包样品,鉴别药包中的中药饮片品种。
经检验,药包中内容物共有川楝子、昆布、大腹皮等17种中药饮片,但药包中粉碎成粗颗粒或细粉、外观特征不够明显的,尚有一部分不能确认。
根据中日友好医院送检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307医院毒检室的检测报告,结果显示在送检血清中,汞、铅、铊、镉等含量均未超过正常值,送检血液、尿液中并未检测到其他毒物。
庭审 未尸检不能证明死因为熏蒸
熏蒸馆的经营者张某则辩称,她和胡女士是朋友关系,胡女士到店做熏蒸是免费体验,双方之间并不形成服务合同关系,她和李某伶是合作经营,她并不参与熏蒸项目,具体是由李某伶负责,因此她认为,李某伶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而她承担次要责任。
其次,原告方并没有对胡女士进行尸检,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胡女士的死亡与此次熏蒸有因果关系。
张某称,李某伶向刘某支付加盟费,由刘某进行培训,药方是刘某为胡女士开出的,刘某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且胡女士住院期间,她曾去看望,发现其病情当时已经稳定,但第二天又下了病危通知书,有可能是这之中发生了医疗事故。
判决 熏蒸馆经营者赔偿73万
平谷法院认为,胡女士到张某、李某伶经营的曲姿健康瘦身馆接受熏蒸服务,双方之间形成了服务合同关系,张某、李某伶应当保证所提供服务的安全性。
作为熏蒸服务的经营者,张某、李某伶存在并未事先确定胡女士身体状况是否适合接受熏蒸、未将注意事项充分告知的情况下为其提供熏蒸服务,经过较长时间高温药物熏蒸,胡女士出现恶心、呕吐、心悸等不良反应,进食后出现意识不清、胡言乱语、躁动不安、四肢不自主活动的症状,且在其出现不良反应后,又错误判断,没有及时送医治疗,造成处理不当等错误。
经法院审理查明,胡女士的住院病历中记载,损伤中毒的外部原因是原因不明的熏蒸剂中毒、原因不明的暴露于热液和热气化物下,因此,胡女士的死亡与接受熏蒸服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但四位原告作为胡女士的家属,在其非正常死亡后未进行尸检就对其进行火化,导致胡女士的死亡与熏蒸之间的因果关系程度难以确定,由此导致的不利后果,由四原告承担。
对于张某、李某伶所应承担责任的比例,法院结合案情酌情确定,该熏蒸馆的实际经营者为张某、李某伶,登记业主是李某英,故李某英与张某、李某伶承担连带责任。
张某称胡女士的死亡可能因医疗过错导致,但并未就此提供证据或充分的理由,因此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平谷法院一审判令张某、李某伶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连带赔偿死者家属医疗费、住宿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73.25万元,李某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走访 汗蒸足疗馆多用藏红花药包
该案件中,胡女士使用的熏蒸药包除部分中草药之外,还含有不明物质,这些物质已经无法进行查验。但记者走访洗浴用品商家和厂家发现,部分药包中的成分涉嫌掺假。
近日,记者走访海淀田村、朝阳吕家营、大兴旧宫等地区十余家汗蒸足疗店,发现藏红花等名贵中草药泡脚,价格在38元至68元。
在田村中路足疗店,有藏红花、老姜、山姜、苗药、艾草等泡脚服务。服务员向记者推荐藏红花,称来店做足疗的客人90%都选择藏红花,他介绍:藏红花是一种名贵的中草药,泡脚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对高血压、糖尿病等病人有好处,还可以治疗脚臭。
记者从多家足疗汗蒸店了解到,店内使用的藏红花等足浴粉,一部分购自东珠市口洗浴用品批发市场,一部分来自网购。
记者暗访足浴粉厂商,厂家称药包内主要是花椒。
藏红花足浴粉每包仅几分钱
位于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世纪天鼎美容美发用品市场,也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洗浴用品市场,记者发现该市场很多摊位都批发藏红花足浴粉,价格是3.5元至5元一袋(内装100小包)。
在该市场记者遇到了宏盛美容足浴养生用品商行的赵经理,他向记者推荐了广州名流化妆品有限公司出品的藏红花藏药足浴粉,每袋内装100包,净重550克,售价3.5元,算下来每小包只要3.5分钱。
从赵经理处记者了解到,足疗店给客人洗足浴:38元的一次放一包足浴粉;68元的一次放两包。记者也了解到,很多藏红花足浴粉也在网上销售,价格要比实体店便宜。
在网上记者看到不同厂家的多达几十种藏红花足浴粉,每袋售价不超过2元钱,最便宜的每袋只要1元钱,一小包合1分钱。
足浴粉价格低于藏红花成本
在网上,记者看到一款河北安国裕华中药材公司生产的藏红花足浴粉,每袋售价1.75元。记者与对方市场部吴经理联系得知,其在2015年底,便已不再生产藏红花足浴粉了,并退出该行业,原因是同行业竞争激烈,不造假已经无钱可赚。
随后,吴经理给记者推荐了广州白云区的李先生。李先生称他刚刚向北京的客户发送2000袋足浴粉,其中藏红花有1200袋,还有苗药、藏药、巴马汤等汗蒸足浴药包。
对记者的藏红花足浴粉是否真含有藏红花的问题,李先生听罢笑了,他让记者在网上查一下,看看藏红花多少钱1斤,对比一下价格就知道里面有没有藏红花了。
记者很快查到,河北安国药市、安徽亳州药市、广西玉林药市、四川成都荷花池药市,一级藏红花每斤12000元,每克24元;三级最便宜的每斤8400元,每克16.8元。而一袋重550克的藏红花足浴粉,批发价不到2元钱。
暗访 生产商称藏红花药包里主要是花椒粗盐
吴经理向记者推荐了山东泰安一家名为“泰安市珍木源健康产品有限公司”足浴粉生产商。记者拨通对方电话后,一位姓亓的女士告诉记者,公司目前生产足浴粉,生产地就在泰安市粥店街道大佛寺村。
3月14日,记者如约来到该地,却被告知生产车间已关闭,可前往公司面谈。亓女士称,现在不是销售旺季,大佛寺的生产车间现在关门了,去年工人最多时有三十个。
亓女士说,足浴粉里藏红花药包卖得最好,大约占九成。记者问,藏红花药包的主要原料是什么?
“我们的足浴粉包装小、价格还不低,主要是因为咱的产品算是最有良心的。” 亓女士很直白,“我们的藏红花足浴粉里的主要原料是花椒和粗盐,没有藏红花,如果客户在里面需要加点艾叶,这可以满足。” 亓女士称,广东那边的足浴粉里多是化工产品的粉末了。
说完,她拿出两小袋足浴粉泡在一个大水盆里,指着盆说,我们的足浴粉汤色比较淡,根据客户需求也可以加颜色,我们一般用食用色素,所以颜色会相对淡一点。
记者拿起“珍木源”的藏红花药包包装,发现其生产地是“成都市金牛区工业园”。亓女士对记者说,这个包装是原来北京一个客户要求做的版,我们现在的机器做的这款药包都是这个包装,要想改版那得加钱。
记者问这么多的花椒和艾叶你们都从哪里弄来的?亓女士说花椒是市场价格低的时候大量囤的,艾叶都是从附近山上摘来的。你们如果大量需要,我们就从市场买,加艾叶的足浴粉成本可能还会增加。
3月27日上午,记者向山东省泰安市食药监局的12331举报热线拨打了举报电话,接线工作人了解情况后,让记者将暗访期间拍到相关人员及产品的图片发给食药监局,以便工作人员了解掌握情况,如果查实将按照规定进行处罚。
(原题为《低价足浴粉原料主要是花椒》)
责任编辑:黎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低价足浴,足浴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