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否认单据造假、大股东挪用30亿,承认副总葛坤失联

澎湃新闻记者 王歆悦

2017-03-28 07: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28日早间,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辉山乳业,06863.HK)发布名为“股价不寻常下跌”的澄清公告,称所谓辉山乳业将公司董事长和控股股东杨凯挪用集团30亿元投资房地产的报道为“谣言”,但公司确认3月23日曾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与公司讨论2017年计划。
辉山乳业发布的公告部分截屏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半天暴跌85%。当天有市场传言称,中国银行对辉山乳业进行审计并发现该公司制作大量造假单据,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杨凯挪用公司30亿元资金投资中国沈阳的房地产,导致资金链断裂。
对此,辉山乳业称,“本公司断然否认曾批准制作任何造假单据并不认为有挪用的情况。杨先生断然否认所有以上说法。经过本公司对中国银行的查询,中国银行确认其并未对本集团进行审计,也未发现造假单据及挪用资金情况,媒体报道中涉及中国银行的内容与事实不符。”
不过,针对此前有报道提及的公司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葛坤“疑似失联”的情况,辉山乳业回应称,她是因为“近期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而休假,所以无法联系,以此澄清之前葛坤遭到“逼宫”的说法。
按公告的说法,葛坤主要负责辉山乳业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管治事务。鉴于她自公司2013年于联交所上市之前曾为杨凯团队的一份子,其还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 包括支出 )以及维持同管理集团与 其主要银行的关 系。 在2016年12月的浑水报告发布之后,葛坤于上述工作的压力变大。自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杨凯收到一封葛坤的信件,其中指出其最近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她会休假且希望现阶段别联系她之日起,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葛坤。
对于市场最为关心的债务问题,辉山乳业在公告中承认,3月23日公司曾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以讨论公司今年的计划并寻求公司银行债权人的保证,保证其贷款将按正常方式续贷,“辽宁省政府建议本公司考虑采取措施,使得逾期的利息可于两周内支付,且本集团的流动性情况可于四周内改善。”
辉山乳业未在公告中披露具体的负债情况。
此前,澎湃新闻从辉山乳业的一位债权人处获悉,辽宁省政府金融办在其3月23日组织召开的关于辉山乳业的会议上,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
上述人士还告诉澎湃新闻,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69%。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授信余额为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的最大为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第二为中国工商银行,金额21.1亿元,第三为吉林九台农商行,金额18.3亿元。
针对辉山乳业控股股东冠丰有限公司所质押的股份已成为保证金通知和出售的主体的市场传闻,辉山乳业公告确认了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3月27日的公告内容,即平安银行“已向冠丰贷款,截至2017年3月24日,贷款金额为21.43亿港元而公司的34.34亿股股份由冠丰质押给平安”。这部分内容与辉山乳业2016年12月27日的公告内容一致。
2017年3月24日,平安银行澄清,其并未持有辉山乳业股份。辉山乳业的28日早间公告也称,杨凯认为,“平安不似是出售本公司股份的源头”。
至于此前关于辉山乳业股东卖出其股份的消息,公告称,冠丰在2017年3月16日和17日分别售出公司股份,是为了向首元国际有限公司(冠丰为其股东之一)拟收购香港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提供资金。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遭“血洗”。截至当日上午收盘,辉山乳业股价暴跌85%,报收于0.42港元,公司午间公告紧急停牌,当日市值蒸发超过320亿港元。
辉山乳业的危局早有征兆。去年12月中旬,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就连发两份报告来沽空辉山乳业。这两份报告针对辉山的主要指控是: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便发布虚假财务报表,虚增利润率、资本开支和现金结余和收入数据都涉嫌造假,公司实际价值“接近于零”。
浑水把辉山乳业描绘成一家业绩糟糕,同时存在多重欺诈、造假行为的企业。浑水首先戳破了辉山乳业一直以来声称公司苜蓿自给自足的“谎言”,指出辉山乳业一直在以高价外购苜蓿;并指出,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也存在夸大行为,夸大程度约在8.93亿到16亿元人民币之间。浑水实地调查还发现,辉山乳业IPO前奶牛的生存环境非常糟糕,明显夸大了牛奶产量,销售量也存在造假。
彼时,浑水还在报告中指出,杨凯似乎从公司窃取了至少1.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当中涉及将一家至少拥有四个乳牛牧场的附属公司向一位未披露的关联方转移。杨凯控制着这家附属公司及相关牧场。
对此,辉山乳业当时的回应是:“董事会认为以下说明足矣,董事会确认本集团在年度报告和中期报告中报告的本集团合并收入仍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编制,且公平地反映了本集团在相关报告期间的业绩”。
港交所数据显示,截至3月17日,杨凯以及一致行动人葛坤共计持有辉山乳业73.56%股权。持股比例高度集中的同时,杨凯及其一致行动人还有多次交易辉山乳业的记录。尤其是在浑水发布做空报告的两天,均增持了公司股票,来与空头抗衡,保持股价稳定。
浑水创始人Carson Block猜测,3月24日,辉山债权方发现巨额资金被公司盗用,辉山股价狂泻后,足以证明股票的买盘完全消失,辉山乳业或主席杨凯一直以来是在用借债资金买入股票。
责任编辑:刘秀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辉山乳业, 澎湃, 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