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手游黄暴内容难禁绝!近亿青少年价值观谁来守护

邬慧颖、袁慧晶、童方/半月谈新媒体中心

2017-03-29 14:53

字号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络游戏逐渐向移动端倾斜。据统计,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进账1655.7亿元,而其中,移动游戏就占据了半壁江山,收入了819.2亿元,同比增长59.2%。移动游戏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吸金大鳄。
记者调研发现,迅速膨胀的手机游戏似一把“双刃剑”,在助推游戏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不容小觑其对青少年群体带来的负面影响。因此,如何削减手游对青少年价值观等诸多方面产生的“负能量”,成为当下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 半月谈微信公众号
爆衣、双修、杀戮……黄暴内容难禁绝
从端游、页游再到如今的手游,暴力、色情等内容一直是相关监管部门的重点打击对象。但由于目前移动游戏庞杂,准入门槛较低,管理难度大,因此部分手游企业仍然选择打“擦边球”,在游戏中掺杂一些暴力、色情的内容。这对青少年成长极为不利。
记者发现,为吸引青少年玩家,许多公司选择开发穿着暴露、仪态不雅的女性游戏角色。
例如,《战舰少女r》是一款把军舰拟人化的策略养成手游,暗藏色情内容的“爆衣”系统。
该系统表现为:在游戏角色受到不同程度损伤后,会出现衣服破碎的画面,而受玩家操控的“少女”也会相应显出“楚楚可怜”、搔首弄姿的神态。
据玩家反映“爆衣”系统去年已被屏蔽,但现今一些玩家仍可通过手段恢复该系统。
游戏公司为吸引玩家,除了为游戏本身植入黄色内容以外,还不惜靠低俗营销博眼球。如《新神曲》《天神传》等手游曾邀请日本AV女优代言。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苹果、安卓两大移动游戏平台上,游戏排行榜靠前的游戏大多是靠“三俗”赚下载量的低劣游戏。
这些游戏主要依赖一些小应用内设的广告推送,突出“双修”“征服女神”“欲罢不能”“极致杀戮”等具有性暗示、暴力暗示的宣传语,激发青少年的好奇心,诱导其下载。
专家认为,低俗营销在潜移默化中对青少年的价值观产生负面效应,也对整个手游产业带来不利影响。
“游戏戒了,视力也回不来了”
“最近太沉迷手游了,感觉要废了;眼瞎了没?我宅了几天一直玩手机感觉快瞎了;我也是,而且熬夜玩得脸色差;我手指打出了一个泡,现在都要贴创可贴……”
这是网上流传的一则段子,虽有些夸张,但却反映了现实问题:过度沉迷手游会对青少年身心发育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3月11日,记者在《王者荣耀》城市赛南昌站赛区看到,参赛选手几乎都是学生。记者在现场组队报名,随机匹配到4名队友,均为00后。
其中,最小的是14岁的小郑,今年刚上初二,他告诉记者,当天学校还有课,他是瞒着家里逃学来打比赛的。
还有一名叫甜甜的17岁女生,不是本地人,特意一大早坐火车从宜春来“凑热闹”。
南昌市民唐女士的儿子最近终于对她说“再也不玩手游了”,可唐女士却开心不起来。
她告诉记者,刚上初中的儿子在同学的带动下开始玩一款竞技类的手游,短短半年时间,视力就从1.5下降到了0.5,脊椎也开始有些变形。这让她追悔莫及。
在“氪金”中逝去的“真金”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贵阳市民贺永春把手机给14岁的儿子青青用了一个月后,与手机绑定的银行卡内存款少了13万多元。经查账、报警等一番折腾,她才明白,这些钱全被儿子通过120余笔交易,购买了3款手机游戏的道具。
记者发现,免费下载已成为手游的一大趋势,而与其相伴的往往是内购。“免费+内购”的模式,能够让玩家毫无门槛地下载手游,随后在游戏开发商的关卡设置、多重诱惑下进行充值,以得到更好的游戏体验。不少自制力弱的青少年成为“氪金”(注:花钱玩游戏)一族。
去年下半年以来,一款名为《阴阳师》的手游风靡全国,因其对玩家的“吸金”能力强,在网络上被人称为“土豪游戏”,甚至成为一些青少年攀比的工具。
王奕(化名)是华东交通大学理工学院大一的学生,自接触“阴阳师”手游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她就在里面投入了3000多元。“游戏方经常会有充值活动,而且朋友同学之间经常会比较谁消费得更多,谁的号更‘红’等等。”
手游相较传统游戏的优势在于玩家能最大限度利用碎片化时间参与体验,现在却成为孩子们变相逃课的工具。
“以前还需要逃课在寝室里打游戏,现在大家上课一样可以玩,而且还不会被老师发现。”据南昌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介绍,往日集体逃课打网游的现象已经改变,逐渐变成了同学之间在上课期间组团打手游。
江西省心理援助与研究中心援救部副部长黄钰认为,这些孩子投入在手游里的金钱只是表面的损失,被腐化的价值观和虚度的青春才是他们真正失去的财富。
记者注意到,有两大现象亟需引起重视:
一是人气手游正发展为青少年群体“社交必需品”。
一些中学生说,如果一个男生完全没听说过《王者荣耀》,可能会被小伙伴们认为“不合群”或者“不够聪明”。在他们眼中,《王者荣耀》玩得好,是智商高的体现,反之则是笨,会被群体排斥。游戏社交文化促使游戏成为青少年的生活必需品。
而在《王者荣耀》角色中,荆轲竟然是女的,诗仙李白成为了刺客,名医扁鹊成为用毒高手……这些错乱的角色完全颠覆了正常的历史观,让学生接受错误的认识。
二是电竞行业风靡全国,职业玩家成了青少年群体的新偶像。
江西财经大学电子竞技协会会长晏祺龙介绍说,随着当下超高人气的电子竞技联赛以及坊间流传的职业电竞选手的高薪收入,让一些中小学生玩家开始渴望成为职业玩家,沉迷于电子竞技。
《王者荣耀》玩家年龄分布
供给侧改革:手游产业未来之路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千元以下手机产品的普及,下载、传播的方式愈加便捷,手游产业几乎一夜之间呈现爆发式增长。由于部分“毒游”有较强隐蔽性,致使监管阻碍重重,青少年教育险象迭生。
当然,手游产业本身也存在着同质化严重、正能量产品难推广等问题。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有关部门在加强手游内容监管的同时,应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产业又好又快发展。
1.猪也能冲上天
为了搭上移动互联网这班“高速列车”,大大小小的手机游戏公司和团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在这个行业里,一到两年内收入上亿甚至更高都是有可能的,这对传统行业简直难以想象。”成都高新移动互联网协会秘书长张正刚说。
据了解,在2014年的巅峰时期,仅成都市高新区就有上千家手游开发团队。很多团队抱着一夜暴富的“掘金”心态,希望快速上马挣大钱。
“行内有一句话:在这样的大浪潮中,就算是一头猪,也能被冲上天。”成都龙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尹学渊说。
在这种“只要是手游就能挣钱”的大环境里,手游产品同质化严重,一些手游靠色情、暴力吸引青少年群体,或者在游戏里设置充值陷阱来攫取利益。
有专家认为,游戏的成人化已经从原来简单的暴力、色情,转变到游戏企业通过传播暴力文化和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故意制造玩家仇恨,并设置大量金钱陷阱来牟取暴利。该位专家表示:“近一亿未成年人玩家被这类游戏所包围,这一现状令人很担忧。”
业内人士人反映:“前几年监管较弱,青少年获取不良游戏的途径很多,在手机预置或者任何一个应用平台里都可以下载打开,任何一个人可以成为转发平台。好在2016年相关部门开始对手游进行审核备案管理,这种情况得到有效控制。”
在有关部门加强监管的同时,有专家呼吁手游开发公司设置青少年防沉迷系统。然而国内某知名手游公司高管认为,一款叫好又叫座的游戏是需要花费大量心血的。企业本身是逐利的,在逐利的基础上才会考虑社会效益。
负责手游研发的尹学渊建议,政府部门应制定统一的防沉迷制度,同时为手游公司提供大数据支持,以便研发的时候专门针对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设置防沉迷系统。
接受采访的专家认为,对手机游戏应该采取“疏堵结合”的应对方式:
一方面,政府需要加强文化执法力度,严防游戏中暗含的暴力和色情等不良内容侵蚀青少年思想健康,让未成年在科学监控下有节制玩游戏。
另一方面,需要从学校和家庭教育入手对青少年进行积极引导,提供更多的娱乐方式取代手机游戏。
2.正面价值观手游步履维艰
在不良游戏疯狂“掘金”的同时,真正适合青少年的正面价值观手游推广却步履维艰。
为了让年轻人更加了解长征,江西开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华崇鑫曾开发了一款手游。
这款游戏全部参照长征特殊历史事件及时间节点设计,由历史学家把关,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还原了当时场景,详细介绍各个历史事件。此外,在游戏画面和人物风格上,华崇鑫选择了偏向卡通Q版的风格,契合了当下年轻人的“萌文化”。
据华崇鑫介绍,该手游上线后反响不错,第一个月的充值量为60万元,第二个月则达到了100多万元,“在没有推广的前提下,前两月充值量能达到这水平,已经属于行内中等水平了。”
然而,游戏去年6月底上线测试,8月份就被迫下架。
他说:“手游都需要网络出版服务许可,但像我们这种小公司哪能拿到网络出版服务许可?都必须要挂靠在大型游戏企业才能申请出版,可这审核就需要大半年,我们这种刚开始创业的小公司实在等不起这时间。”
华崇鑫介绍,目前对于市场的各类手游,政府部门均一概而论,并没有引导青少年接触正面、积极向上的手游。
“我们不能去否定手游,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引导青少年喜欢弘扬正确价值观、益智类的手游。”“把不好的东西过滤是一个方面,还是要推广好的作品。只有出好的作品,老百姓、小孩愿意看的,才是真正的发展方向。”
3.供给侧改革给手游产业注入新的活力
据尹学渊说,从2015年到2016年,大量“只挣三个月钱”的手游小团队被市场淘汰,连全球知名的跨国游戏软件公司GAMELOFT都撤销了它在成都的研发中心。
“上天之后,如果没长出翅膀,会摔得很惨。在2014年的巅峰时期,成都有上千家手游开发公司,现在估计不超过100家。”尹学渊说。
在这种情况下,“只做精品手游”的成都龙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存活了下来,并逐渐发展壮大,2014年利润基本是0,2016年营收达到1.6亿元,利润3000万元。
“我们怀着‘弯道超车’的憧憬来打磨精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成本超过一半都放在了研发上面。开发出好玩的游戏,听起来很容易,实际很难。用户要求高,市场竞争激烈。”尹学渊说。
从2015年到2016年,成都龙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连续两年都分别有一款游戏被APP STORE评为年度全球最佳游戏之一,其他的行业内外奖项共45个。
在被誉为中国移动游戏“第四城”的成都市高新区,像成都龙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样在市场调整期进行供给侧改革,而获得良好发展的手游企业不在少数。
记者了解,目前游戏产品供过于求,“僧多粥少”,已经形成渠道控制市场的局面,导致研发商利益缩水。
一些中小企业游戏开发商反映,发行渠道已被大型网络公司垄断。中小研发商的收入分成从过去七成到不足现在的二成,生存空间日益逼仄。
由此,粗制滥造,急功近利的游戏产品难以避免。
因此,加快游戏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亟需政府部门提供良好的市场环境。
(原题为《爆衣、双修、杀戮……手游黄暴内容难禁绝!近亿青少年价值观谁来守护?》)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手游黄暴内容

相关推荐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