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作者丁捷:选材只对事不对人,杜绝对号入座的八卦

微信公众号“法制晚报”

2017-03-29 21:21

字号
江苏作家丁捷
“我虽然是一位作家,但是我的说话水平远远比不上我采访的那些落马官员。”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丁捷如是说。
近日,一本口述体反腐纪实文学《追问》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作者丁捷是中国作协会员,曾经被称为“青春大写手”、“灵魂作家”。他的另外一重身份是江苏省属某文化单位的纪委书记。
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从中纪委和江苏省纪委提供的633个案例中,选出28个违纪违法典型,与其中13人面对面长时间交谈,最后又从中选择8名典型人物,进行深度记述。书中涉及多名中管和省管高级领导干部,丁捷直言在近两年的材料消化、当面访谈、着手创作中,精神状态几度近乎崩溃。
对于最近网上对书中一位正部级高官真实身份的猜测,他指出,选材上,自己只对应事,不对应人,杜绝对号入座的八卦。
担任纪委书记期间 查办熟人事件好几起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您作为曾经非常活跃的著名青春文学作家,为什么会想要写一本纪实性的反腐题材的作品呢?
丁捷:四年前组织上派我到一个单位担任纪委书记的职位,在工作中受到的心情冲击比较大,我查办的熟人事件就有好几起。作为一名写作者,我的内心是很敏感的,我能够体会到一个人从制高点坠落的心理落差。两年前我和领导谈过这个心理感受,他说,纪委书记和作家其实是相通的,都是研究人性的工作,你能当好纪委书记,就应该能够写一本书去反映我们纪委书记的心路历程。所以,我初步的设想是要写一本名为“纪委书记”的小说,来反映纪委书记在办案过程中的心理感受。
有一次上党课的时候,中央电视台时事评论员杨勇先生说:其实老百姓是很好奇的,为什么看起来是精英的人物会做出在老百姓看来都很愚蠢的事儿呢?应该有人能够去揭开那些落马高官的人生轨迹和心灵变化。
用纪实的手法准确记录贪官的心路历程的文学作品很少。我调阅了大量的卷宗案例和忏悔录,消化了几百万字的材料,采访了很多落马官员,才有《追问》这本书的文字基础,然后用三个月完成这本书。
写这本书很有压力 吸收了太多的负能量
法晚:您在书里称写这本书时心情很压抑,做纪检工作包括写书过程中的负能量是怎样排解的?
丁捷:写这本书是很有压力的,因为除了纪检工作外,我吸收了太多的负能量,我听到的都是贪官们堕落的过程,还有极少数的腐败分子的内心是很肮脏的,逻辑是混乱的、不可理喻的,我需要理解他,用他的口吻去叙述,这个是很困难的。著名作家奥威尔说:作为一个现实主义作家,如果不是写作本身有无法言明的魔力,你是根本无法坚持下来的。这句话就是我写《追问》的内心写照。
我讲一个真实的实例,我的一个朋友来向我自首,最后我确定他是受贿,他最后被执法部门带走了,我看着自己的朋友因为犯的一个错误,从一个高点坠下,而我却没有办法救他帮他。我的心情很沉重,当时我觉得自己胜任不了这项工作。后来,我回家把这件事讲给我爱人听,我爱人说这证明两点:第一,你是很善良的人;第二,你做男人不成功,工作中的挫折把你压倒了。后来我自我反思,理性还是要压倒感性的,有个词叫“法不容情”,就是说我们纪检工作还是要按纪律办事,按法办事。
法晚:您写这本书是否收到过威胁?
丁捷:写书的过程我没有收到威胁,但是在做纪检书记的过程中我有过被威胁的经历。包括匿名的,还有的请人放话过来,比如“注意你儿子的人身安全”“我是搞体育的,小心一点”等等类似的话。
很多官员连普通老百姓的法制觉悟都没有
法晚:在这8个典型案例中,您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哪个?
丁捷:我年轻时候也做过记者,但是那时采访的都是成功人士,采访过程是愉悦的。现在,人到中年,我又重操旧业去采访,但是却是采访落马者,他们的人生有极大的落差,大部分人都将自己的内心封闭,很难走入他们的内心世界。但是也有一部分官员看得比较透彻,这个官员是一个市的原副市长。他说:“您说要来采访我,一开始我是拒绝的,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是后面我想通了,党和国家培养了我,但是我却辜负了党和国家,我欠党和社会一份情。我豁然开朗,我想用我的失败经历给我的同行作为教训,说不定能挽救几个人。”我们俩聊了整整一天,虽然他是在厚厚的牢墙之中,但是我走的时候回望监狱,内心还是有几分感动的。
这位因“错情乱爱”落马的赵姓副市长,在职期间和小乔、小凡两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为了瞒天过海,小乔甚至借闺蜜的男友假结婚,后来还给他生了一个私生子。
在丁捷采访过程中,这位落马官员肆无忌惮地向作者描述小乔和小凡的魅力善良,表白自己跟她们是真心相爱:“小乔从来没有因为跟一个副市长过日子就抬举自己。她靠自己的工资过日子,自己到菜场买菜做饭。她为我两次流产,一次生育,没有让我陪过一次医护,请过一次假。因为我们的生活不能公开,所以我都是夜晚‘潜伏’过去。不管多迟,只要我说我要过来,她都做好夜宵等着我。”
法晚:您在书中也写了这位副市长“不是大贪污分子,也没有收受巨额贿赂”,为何这样一位看似不是大老虎的人成了您书中第一个案例呢?
丁捷:这位副市长的案例具有非常大的警示意义。他的罪名是严重违纪、渎职、重婚罪。他认为小乔是他的“家外家”,是有事实的婚姻关系,他认为这是正常感情,是纯洁的。他并不认为自己是腐败分子,他认为只是因为自己是官员,所以党纪国法对自己更严格,这是一种很奇怪的逻辑。
但是退一步讲,重婚罪是适用于所有公民的。如果你不是一个副市长,你的女朋友是否能找到高薪又悠闲的工作?虽然你并没有主动介入,但是小乔的用人单位还是因为你的原因才会给她安排这个工作。我问他:这个是不是腐败?他回答:可能是腐败。其实我们很多官员是缺少基本的法律知识的。所以说,我们不但要对党员干部进行党纪教育,还要进行普法教育。很多官员官职很高,看似文化水平也很高,但是可能连普通老百姓的法制觉悟都没有。
还有一位被称媒体称为“江湖大佬”“国企巨贪”的访谈对象。他这么说道:“即使在我退休半年后,我有一些私事,想找原来的老部下帮忙,往往热心的,倒是那些我在位时,不常在眼前转悠的人。可是,我特别有把握的那些人,往往是对我最阳奉阴违的人。这些混账东西,后来有的进去了,有的还在外面,但大多数都不跟我再联系。”
种下的交情不干净 得到的情感也不纯洁
法晚:这些落马官员可能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逻辑,比如这位国企老总以人走茶凉的心态反思,您怎么看?
丁捷:这位国企老总是很讲究“兄弟义气”的,他的兄弟掌控了国企的要害部门和下属有实力的公司,甚至高层决策都是听兄弟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在为他的兄弟哥们儿的利益服务,在为他的兄弟哥们儿打工。有些兄弟在他落马之前被捕,甚至有人将他举报。他是很气愤的,他认为这群人是恩将仇报。
但是他所说的“恩”和“仇”是没有逻辑关系的。你使用国家权力去帮助你的兄弟,你种下的交情是不干净的,所以“种瓜得瓜”,你得到的情感也是不纯洁的。他为什么想不明白呢?其实他认为自己有真才实学,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坐到现在的位置上,他就认为这个企业是自己的,他没有弄清楚自己的权利义务。这位老总本身是很有能力的,但是被他的“兄弟义气”所害。
写《追问》不是为赶热 杜绝将人物对号入座
在《追问》一书“最后的华尔兹”部分,“天性就是浪漫”的正部级领导详细叙述了他跟女明星安娜相识的这段往事:“首先要申明,绝对不是有些人八卦的那样,我通过一部电视剧看中了她,然后打电话给某导演,然后开始了物质轰炸,直到把她轰晕,倒在我的怀中……我的涉案金额就那么多,最后认定的也就一两百万,即便那些钱全部给她,能买她这个级别的明星跟随我几年?……安娜在我生命中的出现,在我情感世界里的出现,可以说,也是突然的,意外的……”
法晚:最近网上正在热议这位正部级高官的真实身份,认为他是某位落马官员。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丁捷:最近反腐文学有点热,但我写作出版《追问》不是为了赶热来的。
纪实文学是以文学的手段来呈现真实。就是说故事起因是真实的,结局是真实的,但不等于从情节到人物,完全对应现实里面的某一个人,人物形象还是经过一些文学处理与艺术加工。
选材上,我只对应事,不对应人,我努力使每一个人物都具备代表性、概括性,但杜绝对号入座的八卦。
如果这部严肃而艺术的《追问》还是不幸被八卦被娱乐,我想恐怕是网络时代,某些读者的阅读消费习惯使然,我对此表示遗憾和失望。
(原题为《【关注】纪实文学《追问》深度记述8名落马官员 作者丁捷称:“我杜绝对号入座的八卦”》)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反腐文学,追问,丁捷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