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五行占:稼穑不成

俞晓群

2017-03-31 15: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五行中“土”生万物,土发生变异时,会带来稼穑不成之恶果,导致饥荒。
《晋书》记载,吴孙皓时,常岁无水旱,苗稼丰美而实不成,百姓以饥,阖境皆然,连岁不已。吴人以为伤露,非也。案刘向《春秋说》曰:“水旱当书,不书水旱而曰大无麦禾者,土气不养,稼穑不成”,此其义也。皓初迁都武昌,寻还建鄴,又起新馆,缀饰珠玉,壮丽过甚,破坏诸营,增广苑囿,犯暑妨农,官私疲怠。《月令》,季夏不可以兴土功,皓皆冒之。此修宫室饰台榭之罚也。
《隋书》中有两段饥荒记载,归因于皇室穷奢极欲:(一)齐后主武平四年,山东饥。是时,大兴土木之功于仙都苑。又起宫于邯郸,穷侈极丽。后宫侍御千余人,皆宝衣玉食。逆中气之咎也。(二)炀帝大业五年,燕、代、齐、鲁诸郡饥。先是建立东都,制度崇侈。又宗室诸王,多远徙边郡。
遍览廿五史,自晋代以降,诸史记载饥荒事件逐年增多,史官虽笔墨简略,但许多事件,即使今日读到,依然触目惊心。本文仅列饥荒时代几段故事:
其一,圣米:《新唐书》大中五年冬,湖南饥。六年夏,淮南饥,海陵、高邮民于官河中漉得异米,号“圣米”。
其二,干尸:《宋史》建炎元年,汴京大饥,米升钱三百,一鼠直数百钱,人食水藻、椿槐叶,道殣,骼无余胔。三年,山东郡国大饥,人相食。时金人陷京东诸郡,民聚为盗,至车载干尸为粮。
其三,《禾粟九穗图》:《宋史》绍兴元年,行在、越州及东南诸路郡国饥。……六年春,浙东、福建饥,湖南、江西大饥,殍死甚众,民多流徙,郡邑盗起。夏,蜀亦大饥,米斗二千,利路倍之,道殣枕藉。是岁,果州守臣宇文彬献《禾粟九穗图》,吏部侍郎晏敦復言:“果、遂饥民未苏,不宜导谀。”坐黜爵。
其四,食子:(一)《元史》至正十九年正月至五月,京师大饥,银一锭得米仅八斗,死者无算。通州民刘五杀其子而食之。保定路莩死盈道,军士掠孱弱以为食。济南及益都之高苑,莒之蒙阴,河南之孟津、新安、黾池等县皆大饥,人相食。二十一年,霸州饥,民多莩死。(二)《明史》万历二十九年,两畿饥。阜平县饥,有食其稚子者。苏州饥,民殴杀税使七人。(三)《明史》崇祯九年,南阳大饥,有母烹其女者。江西亦饥。十年,浙江大饥,父子、兄弟、夫妻相食。
其五,《饥民图》:(一)《明史》万历二十二年,河南大饥,给事中杨明绘《饥民图》以进,巡按陈登云进饥民所食雁粪,帝览之动容。(二)《明史》崇祯六年,陕西、山西大饥。淮、扬洊饥,有夫妻雉经于树及投河者。盐城教官王明佐至自缢于官署。七年,京师饥,御史龚廷献绘《饥民图》以进。
其六,观音粉:《明史》崇祯十三年,北畿、山东、河南、陕西、山西、浙江、三吴皆饥。自淮而北至畿南,树皮食尽,发瘗胔以食。十四年,南畿饥。金坛民于延庆寺近山见人云,此地深入尺余,其土可食。如言取之,淘磨为粉粥而食,取者日众。又长山十里亦出土,堪食,其色青白类茯苓。又石子涧土黄赤,状如猪肝,俗呼“观音粉”,食之多腹痛陨坠,卒枕藉以死。是岁,畿南、山东洊饥。德州斗米千钱,父子相食,行人断绝。大盗滋矣。
值得注意的是:历代史官记载饥荒时,有些字词多见:(一)“瘗胔”:指人肉;(二)殣;(三)殍,莩。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五行占,圣米,《饥民图》,观音粉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