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渭南6岁男童遭继母虐待生命垂危:曾被罚跪、废电线捆手

卫楠 康菲/华商报

2017-03-31 08:14

字号
3月29日,6岁男童鹏鹏(化名)昏迷后生命垂危被送至陕西渭南市第一医院,医院发现孩子满身伤痕于是立即报警。目前,孩子已被转院至西安接受救治,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警方调查发现,孩子曾遭捆绑、殴打。
孩子送医时已无呼吸心跳
有捆绑、殴打情节

3月29日下午4时许,渭南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鹏鹏多名家属焦急万分。
一名家属说,上午10时许,他突然得知,鹏鹏受重伤被送到渭南市第一医院,他急忙从西安赶到,当时孩子正在接受抢救。
“娃是他后妈送来的,我们到抢救室见到了娃,身上布满已经结痂的伤疤,手腕部位还有绳子勒出的印迹。”这位家属说,“他后妈说娃是早上在家里摔倒受的伤,但明显就是被打成那样的。”孩子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昏迷,医院发现情况异常报了警,辖区派出所民警来调查此事。
渭南市第一医院的医生给家属进行谈话时表示,鹏鹏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经过抢救,逐渐恢复心跳和呼吸,但颅脑内有淤血、脑组织水肿压迫脑室、严重贫血,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建议立即转院。
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东风街派出所一民警介绍,经过对孩子父亲和继母的初步询问,应该是打伤的,有捆绑和殴打的情节。
父亲称娃是摔倒碰伤
转院西安后消失

3月29日下午6时许,鹏鹏被紧急转到渭南市中心医院,在转院途中,华商报记者看到,鹏鹏的脸部有伤、眼睛微睁,身上也有伤疤。
鹏鹏的父亲说:“小孩是早上摔倒的……”华商报记者追问有无殴打,他表示:“头上的伤是在墙上磕的。”当天并未见到鹏鹏继母,鹏鹏父亲说被警方叫过去问话。
在渭南市中心医院,医生查看病情后建议立即转往西安接受救治,鹏鹏的亲生母亲柴女士一度悲伤到失控。家属商议后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当晚鹏鹏又被紧急转往西安唐都医院,并接受了手术。
“转院到西安后,鹏鹏的父亲就不见人了,手术费也是家人垫付的。”这名家属说,家人曾给鹏鹏的父亲打电话,虽然手机通着但一直无人接听。
华商报记者从孩子家属处了解到,目前治疗费用已捉襟见肘。
护士流泪配合救治
孩子情况仍不乐观

昨日凌晨5时许,手术结束后唐都医院一名医生给家属谈话时说明了病情。该医生表示,手术后鹏鹏的情况还很严重。
“把头骨取开后,脑内有大量的淤血,哗的一下像爆炸了一样。”医生说,“现在孩子头部四分之三的骨头已经取掉,参与手术的每个医护人员都想尽力把娃救过来,但后面能走到哪一步非常不乐观,孩子现在没有呼吸,只能靠呼吸机维持,需要家属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只要孩子有心跳,我们便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治。”
这名医生表示:“孩子的膝盖、脚踝、手指等部位都有伤,甚至已经结痂,很多都不是最近才形成的。”
“孩子身上这么多的伤,就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亲属的注意?”这名医生说,“手术时,好几个护士都很痛心,都是流着眼泪将孩子的手术配合完成的。”
孩子都遭受了啥
警方查明孩子曾被罚跪
遭废电线捆手

鹏鹏怎么能受这么重的伤?他到底都遭受了什么?华商报记者通过鹏鹏的亲生母亲、老师等了解到,此前就发现孩子有伤,而警方调查也证实,鹏鹏曾遭受到罚站、罚跪、甚至双手被废电线捆绑。
生母:孩子曾说继母不给饭吃 经常打他
鹏鹏的一名家属介绍,鹏鹏父母离异后,孩子的抚养权归父亲。但鹏鹏父亲常年在野外工作,没有时间照看,去年后半年重组家庭后,鹏鹏便被交给继母带。
柴女士说,3月29日上午,前夫告诉她孩子摔倒受伤正在医院治疗,让她赶紧来。她赶到医院后,孩子已经在重症监护室抢救。见到孩子时,孩子头部充血,几乎全是软的,身上好多伤痕,膝盖也是烂的,看着特别残忍。
她表示,她和前夫离婚后在西安生活,儿子由前夫抚养在渭南生活,她偶尔才能看一次孩子。
“去年5月左右,我见了一次儿子,看见娃身上有一些褐色的疤痕,问娃咋了,娃说他妈(指继母)不给吃饭,还经常打他。”向前夫说后,之后就更难见到孩子了。
“去年一年娃就丢了3次,有一次娃在街上转悠被市民以为走失报了警,民警联系我让接孩子,当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我还在西安,孩子就被送回前夫家。”柴女士哽咽着说,“我去年已经向法院起诉,想要回儿子的抚养权,还没有结果娃就出了这事……”
“3月18日,我们还专门到渭南想看看娃,但他后妈说没在渭南,最终也没见到。”这位家属说,“孩子被送到医院后,他后妈才说当时娃身上有伤,害怕我们看到才故意躲着不让见。”
老师:发现孩子脸上有伤 继母称娃不乖离家出走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鹏鹏在渭南市区一所小学的学前班就读。昨日,班主任翟老师得知鹏鹏受重伤已生命垂危,十分震惊和痛心。
她说,鹏鹏一直在该校就读,挺乖的,和同学也相处得很融洽,性格比较活泼,只是从本学期初开始,脸部经常有红色印迹。
“每天早上我们都会对孩子进行晨检,发现鹏鹏的脸上有淤青等现象,我还询问过几次,娃说在家磕了碰了,也说妈妈(指继母)让他罚站,但没有说有殴打的情况。”翟老师说,“我还问了送娃来上学的鹏鹏妈妈(指继母),她说娃学习不行,不好好写作业还背着书包离家出走。”
翟老师表示,从3月中旬开始,鹏鹏再没有来过学校。她还专门打电话询问,鹏鹏妈妈(指继母)称鹏鹏又闹离家出走,刚好孩子父亲回来了,便让孩子在家。
“家长还说孩子写作业慢,每天晚上都得陪到半夜两三点。”翟老师说,为此她还专门提醒,要给孩子多一些辅导和沟通,不要给孩子太多压力。
翟老师表示,3月28日,孩子还没来上学,她还给鹏鹏家长打电话,鹏鹏妈妈(指继母)说孩子骨折了,要在医院休养,无法到校上学。
警方:孩子曾被罚跪又捆手 送医前两天已无法下床
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华商报记者找到了鹏鹏家所在的小区,但所在的单元共6层,只有楼下1户有人,这名居民表示并不认识鹏鹏一家。该小区内多名居民均对此事不知情,一名居民表示,该小区的居民来源比较分散,邻里之间也鲜有往来。
因事发地点属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站南派出所辖区,临渭分局东风街派出所已按照程序对案件进行了移交。3月30日,华商报记者从站南派出所了解到,目前该所正对此案进行调查。
“初步了解,孩子的继母让孩子罚站、罚跪,还用废电线将孩子的手腕绑住又拴在阳台上,不让自由行动。”该所一名办案民警介绍,在送医前两天孩子一直躺在床上,无法下床。3月29日早上,孩子想起来,可能是因为之前头部已有伤导致头晕没站稳,头朝后又重重地磕在墙上。
这名民警气愤地说:“她(指继母)说是嫌娃不懂事,才6岁的孩子,要怎么懂事?”
据了解,目前孩子的父亲联系不上。31岁的继母孙某,因涉嫌虐待罪昨日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该民警说,家人之前就发现孩子受伤,如果当时就能想办法、采取措施,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昨晚9时许,鹏鹏的家属说,孩子血压已经恢复正常,但仍未脱离危险期。(原题为《6岁受虐男童生命垂危》)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陕西,6岁男童,遭受虐待,生命垂危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