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男子网恋被引入传销后妻离子散,怒花7万卧底揭穿

宦小淮、苗言/成都商报

2017-03-31 16:50

字号
成都商报3月31日报道,玻璃桌上,摆着一排玻璃杯,装满了白开水,KTV服务员提着装满酒瓶的篮筐,悻悻离去。丁飞在大家簇拥下,点了一首《铁窗泪》,他最擅长迟志强的歌。
一曲终了,坐在角落的田冲挥舞双手,带头喝彩,握着手机,手指挪开摄像头,手机一直处于录制状态。“家里”来人了,丁飞都会带着几个核心成员,陪同新来的“家人”去KTV,打入“家庭”以来,田冲早已成了里面的“元老”,这些场合自然少不了他。
花了66000元“入会费”,雇朋友来佯装下线,田冲在这个以“家人”相称的传销组织里,用将近7个月的时间,偷偷录下了10.9G的音视频文件,整理出4万字左右的文字资料。
一场欺骗
单身群的邂逅,家庭破碎难以重圆

到传销组织去,还得从一场网恋说起。40多岁的田冲,和老婆走到了破裂的边缘,在一个单身交友群里,他认识了比他还大几岁的湖北省鄂州市葛店镇的蔡英,比起老婆来说,蔡英要体贴得多,每天在网上嘘寒问暖,病了还会叮嘱他吃药。
“她从来不提任何要求,过生日都不允许我给她买礼物。”田冲迷失了,他把蔡英发来的照片存到手机里,当对方提出到成都一起生活时,田冲索性卖了运送水果的小货车,买了一张去往成都的火车票。
从陕西西安,到四川成都,田冲在车上就开始憧憬着异地重新建立幸福生活。
2016年1月27日,从火车北站下车后,他按照蔡英发来的地址,来到了成都西区大道旁的万景峰小区,刚一进门,就有两个小伙子迎上来,帮忙提行李,田冲坐到沙发上,小伙子又过来帮忙揉肩膀。“我的肩膀受过伤,在网聊时我跟蔡英说过。”现在回忆起这段经过,田冲冷冷一笑,“都是做过功课的”。蔡英为他收拾了一间房,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天,两人出去买菜,蔡英都会把钱包交给他,自己一个人去摊位上挑挑选选。
蔡英开始提到,自己花店生意不好做,想要转行,也希望田冲能够帮忙参谋一下。不过,从到了成都后,田冲一次都没见到过她开的店。他跟着蔡英到了小区另外一个“生意人”的房间考察项目,对方在不经意中透露商机,提到“1040阳光工程”,田冲开始警觉:自己误入传销了。
他借故回到了西安,覆水难收,他的老婆已经不肯原谅他了。
妻离子散
妻子拒绝复合 女儿也不肯原谅他

3月28日,不同时段打了4次电话,记者终于拨通田冲妻子的电话。“我看到成都的电话,以为是他(田冲)的。”田冲的妻子告诉记者,“他跟着那个女的跑了,现在知道是传销,后悔了?”她说,“没有复合可能了”。
还在念高中的女儿,也不肯原谅这个父亲,就连父亲给生活费,她也拒绝接受,“我自己够用,为什么要用他的?”对于父亲的印象,女儿表示“很模糊”,“但他很倔,一旦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去改了”。
田冲也知道,蔡英的出现,让他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去年3月,他准备骑行西藏,经过成都时,又见了蔡英一面,对方仍然抛出了橄榄枝。他以要完成心愿为由,骑着自行车朝着西藏进发。
去年5月,他见到了蔡英的女儿,也知道蔡并没有离婚。终于确信自己上当了,但“她人并不坏”。田冲告诉记者,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打算举报这个传销窝点,回到家后,他开始在网上查询1040的相关文章,也给一些反传销组织打电话咨询。
一切准备就绪,他给女儿打了电话,把银行卡密码也告诉了家里人,去年8月底,他再次坐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刚开始听课就要交3800元。”田冲告诉记者,交了这些钱,只是一个入会资格,对于一些核心课程,根本无法接触到。
要成为这个家庭的人,还必须花费66000元的费用。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田冲一咬牙就把钱交了。
秘密潜入
两个手机应付检查 录下10G音视频文件

田冲当过兵,退伍后摆过水果摊,喜欢管闲事,年轻时,在西桃园和一伙收保护费的干上了,撂倒了3个,自己左肩上也留下了一道伤口。卧底传销,是对蔡英的恨,还是要去帮她一把,田说自己已经分不清了。不过,他唯一坚定的,是要把传销除掉。
正式入会,他被分配到丁飞的“家庭”里,每天9点钟上课,学员控制在6人,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导师”,田冲把手机打开,握在手里,对准主讲人。其中一段视频中,丁飞主讲,这个年近五十的中年人,反戴帽子,手上挂着一串念珠,坐在功夫茶盘前,两边坐满了“学员”。
“这个二八定律啊!”视频中,他摸了下帽子,不假思索,“我记得是李嘉诚说的吧?”他接着说,“如果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觉得这个行业好,这个行业已经没啥前途了”。
手机,每天要查三遍,早上9点一次,中午一次,晚上10点一次,一般情况下,如果朋友圈发现了关于“家里”的信息,主任罚款50元、经理人罚款100元、总管罚款300元。有一次,一个主讲人冲着田冲喊,“你拿个手机干嘛”。他迅速把手机翻过来,“没干嘛,玩呢”。
为了应对检查,他买了两个手机,一个用于检查上交,一个放在衣兜里,设置了指纹锁,通过这种方式,他成功录制了10.9G的音视频资料。
“咋可能不担心呢?”当被问到暴露怎么办,田冲说,他准备了一条下下策,“如果暴露,我就拿菜刀把里头的人挟持了”。
互相拜访
整理出4万字资料,记下42个房号

“马云、雷军这些名人都是从传销里走出去的,传销就是要培养现代化高级人才。”视频课,是传销组织里的必修课,这些像素成渣的视频,将一些国庆阅兵、中央会议的视频切割,然后配上不搭界的讲解。
田冲将一段视频点开,开头就是风声萧瑟的背景乐,然后解说着,“在祖国大陆正在蔓延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一个打造亿万富翁的摇篮,吸引了大批志士,忍辱负重,积极运作,成功地构筑着祖国的经济长城。”
里面的人都相信,传销是“国家政策支持”下的一种新经济,各个“家庭”之间,还要相互拜访,提高知识水平。在一段视频中,两位妇人坐在一起,拉起了家常,“这可能又是一次商机来了,我们应该去搞清楚,不给自己留遗憾,对不对?”
一段视频中,在租住房里,只有几件简单家具,一名穿着黑色夹克男子,还拿着一支笔在纸上边画边介绍,“五万块能做什么生意!”他告诉旁边坐着的女子,“现在门面很贵的,还有人员和装修费用”,他宣称,国家现在引进“传销经济”,撬动民间之本,就是促进货币流通,“如果思想跟不上时代脚步,注定要被淘汰”。
每天互相拜访,田冲跟着一起嘻嘻哈哈,他每到一个地方,都把房号抄写下来,在万景峰和上锦颐园,他一共抄下了42个房间号。据他介绍,小区中大概有200多个人(在从事传销),一般4个人租住一间房,“春节到现在,又多了20多个人”。
纳投名状
雇来朋友入伙,赢得“家庭”信任

虽然交了钱,但业绩却一直跟不上,田冲开始被“家庭成员”怀疑,认为他是一个“落后分子”,他假装找到一名“同事”唐赫请教经验,这个人在这个传销组织里小有名气,虽然蓬头垢面,却在网上勾搭了四五个女子,其中有两人被骗进了传销。
唐赫一个“葛优躺”躺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田冲开着录像开始套话,“你怎么那么厉害,能够把这么多女人迷倒?”对方漫不经心,一个冷笑,“多聊嘛。”
田冲继续询问,“你们两口子都在这里,你去勾搭别人,她不吃醋啊?”后来他才知道,在这里,夫妻档很多,能够放下身段去发展下线,这是“格局”。
田冲最后找到了自己骑行时遇到的一个好友,花钱让她来到成都,帮助自己演戏,有了朋友的助阵,他让大家“刮目相看”。这让丁飞这些领导也开始更加信任他。
亲如一家
精神上控制,来去自如心甘情愿

新成员到来,传销组织里七天不查手机,营造一种轻松氛围;新成员心情不好,组织出钱去唱歌,带着一起去景区逛逛。
在一段视频中,肖女士成了里面一个“家庭”的老总,她在发表感言时痛哭流涕:“进入这个全新的行业,感谢大家一起努力,除了感激还是感激,一切尽在不言中。”桌上摆着一束花,周围站了一圈人,当天晚上前来的,还有组织里的两位大领导,张总和沈总。
沈总在表示祝贺时发言,一口气讲了16分钟,讲话中出现了18次“感恩”,8次“家人”,她还感谢“国家搭建平台”。在她的讲话中,她提到自己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到广东鞋厂打工,“在座的有没有打过工的?那个生活很苦吧。”她话锋一转,开始谈到自己的梦想,不想回到农村,要改变自己。“去年我回了一次湖南衡阳老家,大家都说我的变化很大。”她还指着旁边张总说,“他以前可是副行长的级别,走到哪里都是车子接送,现在做这个生意,就是因为没有哪个生意有这个赚钱快,动动脑子、动动嘴巴,多方便。”
祝贺的话说完,大家开始端上各自做的菜,北方菜、南方菜,大家抢着下厨,吃晚饭,大家又开始争着做家务,田冲跟着大家一起蒙混过关,默默拍下了这一切。
报警举报
放出派出所,大家“信念”更坚定了

田冲的手机储存卡已经不够用了,他认为时机成熟了。今年2月,他上课时躲在厕所里拨打了110。没过多久,两名警察来到了门口,将田冲和其他成员都带走了,楼下是停了一辆大巴车,另外几个“家庭”也被捣毁。
到了派出所,有说自己是做装修的,有说自己是过来搞服装生意的。做了笔录后,这些人最后被放了回去,警察让他们散了。他们却换个房间,继续留了下来。
“进局子”对这些传销人员来说,只不过是生动的一课。“你看,抓了不是都放了,这是国家正面打击,侧面扶持。”组织里一位导师“鼓励”大家,要认清现在的形势。很多将信将疑的人,因为能够重获自由,他们更相信这是一个秘密产业。
近日,记者来到万景峰小区,对于里面的传销人员,门口的保安已经能够一眼认出来,“看多了,神情都不一样。”门口保安证实,警察已经来过几次,驱散了一波又一波,小区里的人至少已经少了三分之二了。
小区物管也证实,他们也帮助警方查找落入传销组织的人员。不过,很多人都不肯离开,甚至有家人到了门口敲门,里面的亲人都不肯开门,等了一天都没用。
田冲并没有泄气,他开始在网上加了更多单身群,“现在已经有湖北和广西两个地方的人找我去了。”田冲将自己的网名改成了“千里走单骑”,没有了家,他准备打入各个传销团伙,卧底一家,举报一家。(文中人物系化名)
【延伸阅读】
现实困境
取证难 打击难 家人陷传销 需理性处理

传销打击难度大,首先就是取证难。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说,这些组织不传实物,没有公司、没有产品,那些传销人员都是自愿的,即使被抓到也不会配合警方调查取证。“他们认为别人说的都是假话,是限制这个行业发展。”李旭告诉记者,在打击传销组织中,打击对象主要是组织领导者,对于一般参与者只是批评教育为主。
如果有家人搞传销,应该怎么办?李旭建议,不能采取冲动的做法,不要训斥和盲目劝导,否则他们会更加反感。“要缓和关系,稳住他并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助。”他介绍,可以找一些做过传销的人员现身说法,实在不行,就暗中地切断他的人员、资金链条,等到钱花光了,在里面不能发展下线,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传销组织也会主动动员他们离开。
揭秘南派传销
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不限自由,打感情牌

从去年8月正式加入,到今年2月离开,如果再加上去年1月的初次接触,田冲在这个传销组织四进四出。与之前传销并不一样的是,传销组织并未阻止过他离开,更谈不上“暴力控制自由”。田冲说,7个月下来,他发现里面的人特别和善,组织都是通过精神控制。
3月29日,记者找到了蔡英的电话。接通电话后,对方表示已经不在成都了。不过,在记者提到田冲的名字后,对方语气变得不耐烦,提高了分贝,“你谁呀?关你什么事!”随后她挂掉了电话。当记者再次拨通电话后,她张口开骂,甩出一句,“我是骗了他!你是想打抱不平吗?”随后再次挂掉了电话。
何谓南派传销
“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告诉记者,田冲遇到的异地传销组织是一个典型的南派传销,在传销中,北派是传销的初级版本,而南派传销则是一种升级版。
不限自由
北派传销会对人进行人身控制,迫使其本人或家属支付入会费。南派传销人员则来去自如。
打感情牌
南派传销打的是感情牌,通过对加入人员进行全方位洗脑,让对方死心塌地为了一个所谓的发财目标而心甘情愿拉人入伙。
理论完善
北派传销以年轻人为主,投入少,环境差,开大课。南派传销往往选择高档小区,小班教学,理论上更完善,还发行一些非法出版物。
危害更大
南派传销对人员思想毒害严重,经济损失更大,投资和后期运作,十多万、几十万的都有,有的甚至一个家族被骗上百万。
选人策略
发动感情攻势还投其所好
要点:在婚恋网站、单身群,都潜伏着传销组织的人。邀约时要找对方需求点。
在田冲所在的传销组织中,几乎都是说着外地口音的人,湖北、广西等地居多,“他们都不会找本地的,因为怕他们在当地有势力,到时候反悔,找来一堆人还是很麻烦。”田冲还透露说,传销里面发展下线,也要看长相,如果凶神恶煞、没有亲和力的人,大家都会尽量避开,因为这些人不好控制。
田冲在卧底期间了解到,在传销组织中,有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是通过感情攻势骗过来的,在婚恋网站、单身群,都潜伏着他们的人。在一段视频中,一名中年妇女给另一名妇女分析,如何把她的表弟骗过来。
“对了,刚刚你不是说他有腰椎间盘病吗,你就给他说,过来给他治病。”这名出谋划策的“军师”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你去找那个万中旺,他在这里也是那个病,好像就是楼下的诊所治好的。”交谈中,请教的女子在本子上认真做笔记。
在传销课程中,导师罗列出了成功几大步骤,在行动之前,要扩大名单范围,“你认识谁”(亲友、邻居 、校友、同事、合作伙伴、朋友们、网友),同时,在邀约时要找对方需求点,而不是把自己要的强加给对方才能成功邀约,同时要保持“高姿态”(不强求、不乞求),“三不谈”(产品、制度、公司),“专业化”(多学习、多请教),“多咨询”(推荐人、大经理),“多分析”(家庭、工作与爱好、资金状况、性格等)。
形式转变
网络传销比例超过异地传销

原因:中老年人较多,因为他们对互联网不懂,难以辨别真假信息。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告诉记者,每天他们协会都会接到上百个电话咨询如何应对传销,而容易被传销组织“选中”的,多是大学生群体、退伍军人、打工族、生意人等。“生意失败的想翻身,找不到工作的想脱困。”
传销的形式也开始变化,网络传销的比例已经超过了异地传销,“从咨询人数上来看,要多出三五倍”。据他介绍,原始股、基金、虚拟货币、微商、消费返利、分享经济、金融互助、慈善养老,这些概念层出不穷,而且操作简单,不用到外地,在手机上就可以实现投资。“这其中中老年人较多,因为他们对互联网不懂,难以辨别真假信息”。
特殊暗示
宣称建筑暗含玄机

解读:上课时说,政府暗地里支持行业,在修建一些建筑时,把隐晦的含义暗示出来。
“上课时说,政府暗地里支持行业,但是不能对外说,所以在修建一些建筑时,把一些隐晦的含义通过建筑暗示出来。”田冲拍下了卧底时的教材,教材中出现了一张合肥市政府的平面图,注释中提到,平面图像一个游戏手柄,倒过来就是一个金元宝,寓意在这里有一个赚钱的游戏。这幅图下边,专门有句暗示性的话:“那么这个模式到底是谁在操控呢?”
湖北华侨城未来之门的雕塑前,一个形状如7的柱子被解读为“七天时间让你慢慢了解并通往未来的财富之门”。同样是华侨城,一个倒下的喇叭雕塑,被解读为“低调宣传,四方形的喇叭口代表四面八方口口相传。”
在一些水深3.5米的标识牌前,因为图片拍摄于枯水期,也被解读为“明明这么浅?这是吓唬胆小怕事的,行业要选择有胆识的人。”
管理纪律
有八字方针四大禁忌

摘要:严禁不正当男女关系,抽烟每包不超过5元,不能和当地人套近乎……
在传销组织里,大家奉行“听话、照做、服从、配合”的八字方针,行业四大禁忌:严禁不正当男女关系、严禁借贷关系、严禁消极言论、严禁保守派。大量的传销人员涌入小区,就连物管也疑惑,这些人从来不闹事,甚至“非常守秩序”。田冲告诉记者,在传销组织里禁止饮酒,因为担心喝酒误事,男士抽烟每包不超过5元,不能打的,每天生活费用控制在十元以内。夫妻要分开住,这样才能更好保证各自开展工作。在房间里,电视一般不让看,因为害怕里面会出现一些对组织不利的新闻,影响大家的士气。
田冲在笔记中记录下,“男士必须每天刮胡子,女士不可穿吊带衫、超短裙及睡衣出门,大街上碰面点头微笑,禁止握手逗留”。在大家返回家里时,如果在30楼,一部分人必须在29楼就下电梯,然后爬楼梯回家。传销组织的人不能和当地人套近乎,不能在马路上谈论业务,彼此之间,也不能建微信群,晚上还要接受检查,笔记、手机都要删掉相关文件,这也避免在被警察盘查时,留下证据。
(原题为《男子迷情女友竟是传销“肉弹”,妻离子散,怒花7万元卧底揭穿》)
责任编辑:苏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传销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