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男子持刀逼疑似保健品诈骗团伙退钱:无意伤人,不怕报复

张帆/北京青年报

2017-04-03 06:44

字号
北京青年报4月3日报道,近日,广东茂名信宜市镇隆镇一男子手持刀具,勒令疑似保健品诈骗团伙当场退款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视频中的男子被人称作“好汉哥”,有人称赞其见义勇为的行为,也有人认为其“以暴制暴”的做法不妥。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梁雄志是镇隆镇当地的沉香种植大户,也是一名资深义工。他告诉记者,这是自己第五次制止保健品诈骗团伙的行为。“做好事不能挑战法律的底线,我不打他的人,那么我去砸他车,我想过,最多罚我100元钱帮他装玻璃。”对于3月31日持刀制止的举动,梁雄志解释说。
昨天,信宜市玉津大酒店有限公司镇隆宴会酒店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大约在3月底的时候,这一疑似保健品诈骗团伙就在该酒店内办讲座,“给老人发东西”。该工作人员表示“酒店发现以后就不租(场所)给他们了”。
镇隆派出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看到了网上的照片,但当事双方都没报警,“如果双方报警,我们肯定会做出处理,但是现在双方都没有报警,我们就是说知道有这一回事。”
“在广东,经常发生老人被骗的情况,特别难取到证据,他们有工商营业执照,又没有人报警,我们不敢确定是不是骗子。”这名工作人员说。
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持刀阻止保健品诈骗行为是危险行为,但如果只为自保,起到震慑作用不违法。“好汉哥”砸碎保健品诈骗团伙面包车玻璃违反《侵权责任法》第二条,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赔偿损失。但如果双方均未报警,且警方不认为需要行政或刑事处罚,则不用追究责任。
此外,韩骁认为,情理上,我国民法倡导公序良俗原则,“好汉哥”的行为虽欠妥,但也符合社会正向的价值观和善良风俗。而在面对违法犯罪的时候,不能用“以暴制暴”的方式来伸张正义,应该采取报警、请求公安部门支援的方式,即使公安人员不能及时赶到,也不能使用暴力手段扰乱公共秩序,给社会造成恐慌。
对话
“好汉哥”:无意伤人,不怕报复

北青报:当时怎么发现这伙人的?
梁雄志:事情发生在3月31日下午两点半,在镇隆中学附近的一个路口,我刚好开车从那里经过,看到有人在那摆东西,有好多老人围着,密密麻麻有一个班的学生那么多。
北青报:怎么识别出是骗局?
梁雄志:他们一个丝面被卖500元钱,一瓶羊奶800元,一套何首乌1000多元,承诺老人说第二天可以退钱,一看就是骗人的嘛。他们当时正在交易,30日收了老人的钱,31日退还给他们,老人觉得不错,又买了很多。
北青报:后来怎么去制止他们的?
梁雄志:当时他们有三四台车,我在距离四五米远的地方停车,叫他们“马上走,不要在这里摆这些东西卖”,他们不理我。
我问那些老人,老人说“还没退钱给我”,我问多少钱,老人说最少的500元,最多的两三千。
我让他们退钱,他们说不退,说什么明天退。我说“给你5分钟,马上走”。
他们有另外两三台车,应该是坐人的,刚好上面有一座桥,他们就开到桥上面去了。过了5分钟,我上去看到他们大概有十几个人,七八个男的,七八个女的,基本都是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我车上刚好有一把刀,就拿过来,他们还是不退,要把一车东西拉走。我不管他,我敲烂一块玻璃之后,他们开始退钱。
我一直守在那里,大概有十来分钟,他们又不退了。他们说要请我吃饭、给红包,我说我不要,我赶你走不是为了你的钱。他们还在跟我谈,我一看不对,把玻璃又砸了一块,他们又开始退钱了。
北青报:老人对你的行为有抵触情绪吗?
梁雄志:没有,我跟他们说“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什么都送给你可能吗”,有的老人不敢去拿回自己的钱,他们年纪大,怕嘛。后来我看到老人就问拿到钱没有,他们说“拿了拿了”,这个500元,那个1200多元。老人没说我什么,有些事情要当面揭穿才行的。
不怕他们报复我
北青报:为什么你车上有刀?
梁雄志:因为我是做沉香生意的,经常要上山去检查沉香,要把皮砍开看,这把刀跟砍柴刀差不多,大概40厘米长。我们一个礼拜要上几次山。
北青报:逼对方退钱的时候你不害怕吗?
梁雄志:不怕,我说过,我做正当的事,去哪里我都不怕。我是把它当作很普通的一件事去做的。因为他们人多,我肯定要先拿好东西(刀),跟他们离两三米的距离,我知道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北青报:你没想过他们可能报复你吗?
梁雄志:我不怕。我能做就不怕他。我感觉现在很多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麻木了。也有人说我“要小心啊”,我说这个没问题,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北青报:有没有想过换一种不那么激烈的方式处理?
梁雄志:我想过,做好事不能挑战法律的底线,我不打他的人,那么我去砸他车,我想过,最多罚我100元钱帮他装玻璃。
没想到会上新闻
北青报:你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吗?
梁雄志:加上这次是第五次,前年和去年都有过。以前是在乡下,我去赶过他们,当时他们还没收钱,我就赶他们走了。如果在大楼里,我没办法去赶他们。刚好他们在路边,我说你不走,我就把朋友叫过来,把东西打烂。(保健品诈骗)在我们当地乡镇相对比较普遍。这几年,在我们镇周围,这种骗局骗成功的大概有骗100万以上的,每年都有一两次,每次都二三十万。基本上上当的都是贪小便宜的老年人。
北青报:你家里有老人被骗过吗?
梁雄志:我家里没有人被骗过,但我好多朋友的父母被他们骗过。这些老人家本来把钱看得比命还重,骗了他们就要了他们的命。(生于)五六十年代的老人,他们花钱是偷偷花的,一下子被骗了,就感觉好可怜,又不敢跟家里人说,害怕挨骂。
北青报:遇到这种情况为什么不叫警察?
梁雄志:因为我以前问过,很难取证,警察会管,会叫他们离开,但很难抓人嘛。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我看到都会去阻止。就跟我这些年做义工一样,我感觉做义工并不是简简单单大家去搞一个活动、照个相,我觉得帮人没有实际行动是没用的。
北青报:你平时做什么工作?
梁雄志:我以前在外面干活,2008年回家乡从事沉香行业。2008年我加入茂名市义工协会信宜义工团,我是副团长。我们主要是帮忙资助贫困学生,从不同渠道找捐款,也照顾过抗战老兵,捐钱给他们用。去年5月20日信宜大水,我们帮忙去救水,当时好多车抛锚,我们去帮他们拖车。
北青报:你知道自己这次在网上火了吗?
梁雄志:我根本没想到今天能上新闻,我不是为了炒作,不是为了出名,我只是有空去帮帮这些老人家。山东潍坊有个人看了新闻后在网上找到我的公司,打电话过来,说要买一万块钱沉香,我说你不懂货,我不知道怎么卖给你,我不是要靠名号去做生意。
(原题为《“好汉哥”自述为啥持刀逼停“保健品诈骗”》)
责任编辑:苏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保健品诈骗

相关推荐

评论(1.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