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黄成小直播平台突出问题,专家:关停违规应用是有法必依

澎湃新闻记者 卢梦君

2017-04-03 16: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网络直播平台的监管正在从政策落实到行动。
据中国网信网消息,近日,国家网信办接到网民举报,“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经核查取证后,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依规在应用商店下架并关停服务。
去年12月,国家网信办等三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整治网络直播平台存在的乱象,将1879名严重违规网络主播纳入黑名单,在各直播平台禁止其重新注册账号。
两次查处的依据均包括《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这一规定由国家网信办在2016年11月4日发布,旨在对互联网直播进行规范管理。
受访专家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对互联网直播平台的监管将持续下去,当乱象太多太集中的时候,更需要侧重保护未成年人、保护社会秩序。
专家认为,不管产业如何发展都不能损坏社会效益,关停传播低俗信息的互联网直播平台不是不让产业发展,而是让产业更好地发展,因为这些平台靠的不是技术而是噱头和炒作。
关停18家互联网直播类应用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互联网直播平台门槛低、来钱快,很小的网站或是几个个人马上就能开展直播业务,与此同时行业乱象也很多。
近日,在接到网民举报后,国家网信办对“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进行了核查。
核查发现,被举报的直播类应用未能落实主体责任,缺乏内容安全审核机制,一些主播利用这些平台大肆传播违法违规内容。有的网络主播身着军队警察制服,佩戴军衔警衔臂章等符号;有的衣着暴露、行为极具挑逗性;有的直播时发布私人微信、QQ,诱导粉丝至社交平台进行色情交易等。
澎湃新闻检索发现,网络上对上述直播应用的讨论也有类似描述。
例如豆瓣上一则帖子对“蜜桃秀”的直播内容尺度进行了讨论,一些网友留言称,“随便点开了一个,喂养母乳这种都有”、“三点都露了,粉丝还说全脱了”、“恶心到我了”等。
国家网信办认为,这些网络主播的行为违反《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青少年健康成长带来恶劣影响,网民反映强烈。
经核查取证后,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依规将18款直播类应用在应用商店下架并关停服务。
朱巍认为,查处行为说明国家网信办发布的直播新规不是纸上谈兵,不是睡眠的规定。
涉黄是小直播平台突出问题
2016年被称为互联网直播元年。
朱巍表示,自己在参与《规定》起草工作时,了解到互联网直播平台有400多家,但现在到底有多少已经说不清。
“大家为什么这么着急往直播平台扎根?因为获利太快了,线上打赏一般平台和主播之间四六或者五五分成,有的主播一场直播下来能赚到几十万。”
与此同时,直播平台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成型,大的平台已经形成,而小平台进来只能通过其他办法赢利,其中便包括展示没有底线的内容。
朱巍说,大的平台存在的问题更多是违法广告,小的网站主要是涉黄涉暴,还有一些中型网站,本来没有新闻资质却假装有新闻资质,违反了《规定》中的对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互联网直播发布者的双资质要求。“现在乱象主要是小平台,涉黄是突出问题。”
“很多学生在课堂上讨论时,或是同事、家长在聊天时说起,大家都很反感互联网直播中存在的侵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大部分直播平台还没有转型成功,靠低俗的内容来吸引网民和用户。”朱巍说。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最近在了解一些互联网直播,“平时还好好的,到了半夜或者后半夜就非常低俗了。”
“现在很多直播,内容很难靠正能量来获得收入,就会存在打擦边球、违规的东西。”陈少峰说,直播平台缺乏自我监管,有的是利益驱动而忽视监管,有的则是对政策不敏感不敏锐所致。
从专项整治到常态化监管
去年一年,各部委频繁出手,对互联网直播平台进行整顿。
2016年2月至4月,全国扫黄打非办组织协调国家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部门,部署开展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按照职能分工分别对不同直播内容加强监管,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及时清理淫秽色情及低俗、不良信息,查办了一批网络直播平台违法违规案件。
7月至10月,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重点整治三类网络直播平台:一是群众举报、网络曝光或网民反映问题集中的;二是涉嫌存在色情表演、聚众赌博以及其他违法行为的;三是企业自身管理秩序混乱、安全管理制度措施不落实的。
7月,文化部出台《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对网络文化经营单位传播网络表演行为进行规范。首次明确了表演者为直接责任人,并提出今后将对网络直播实行随机抽查,并实行“黑名单”制度,被列入名单的表演者将被全国禁演。
9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直播节目应坚持健康的格调品位,不得含有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所禁止的内容,并自觉抵制内容低俗、过度娱乐化、宣扬拜金主义和崇尚奢华等问题。
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规定》,对于视频直播平台的管理从主播、内容、技术、用户、平台多个方面出发都做出了十分明确的规定。
一些直播平台也开始以公约的方式开始行业自律。
例如,去年4月,北京市网络文化协会携同百度、新浪、搜狐、爱奇艺、乐视、优酷、六间房、酷我、映客、花椒等20余家从事网络表演(直播)的主要企业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公约要求,网络直播房间必须标识水印;内容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备查;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等。
陈少峰认为,这两年政策的主基调是弘扬正能量,娱乐性表达要和文化艺术表达取得一致,从业人员也要对互联网政策、趋势有更清晰的认识,“对互联网直播平台的监管会越来越严。”
朱巍则谈到,关停18家只是一个开始。“绝不是说只有这18家违规,据我所知,保守来说90%的互联网直播平台不同程度存在违法违规情况。”
他认为,直播新规已经出来,对互联网直播的监管不是无法可依,而是应该做到有法必依。所有专项检查都有结束的一天,只有按照法律法规,把监管制度化、常态化,才能进行有效监管。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直播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