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任务》:超能缉毒特工队

戴桃疆

2017-04-04 10: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去掉了《湄公河行动》中鲜明的国家立场,《非凡任务》将焦点从缉毒警察这一群体缩小到个体身上,拿个体说故事是香港电影人做了数十年的工作,麦兆辉和庄文强合作了那么多次,理应讲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好故事,可惜《非凡任务》没能实现这种预设和期待。
黄轩在片中饰演卧底
《非凡任务》的故事并不复杂。黄轩饰演的男主角是一名人民警察,单兵作战技术强、意志力坚定、反应迅速、果敢坚毅而且长得不赖。他的领导李建国(祖峰饰)派他潜入贩毒集团内部查清源头,试图一举将东南亚头号毒枭及其手下一网打尽。
孤军奋战的林凯在敌方势力中险象环生,主要危机在于他的上线总是嫉妒他、出卖他,在一轮轮黑吃黑的过程中林凯终于依靠威胁大佬接近了大佬。
段奕宏(右一)饰演的老鹰在十年前炸伤了一只耳朵。
观众以为段奕宏饰演的东南亚毒贩大佬绰号是“一只耳”,但其实不是,他的绰号是“老鹰”。“老鹰”有成大事的头脑和品质,他非常有个人品牌意识,贩卖的高纯度毒品都有扎眼而鲜明的标识,他懂得规避卫星追踪,懂得向天空要土地。植株培育方式的改变提高了毒品的生产成本,必须靠扩大销售来弥补利润上的折损,因此即便他看穿了林凯的真实身份,仍旧同意和自卖自夸宣传自己特别会贩毒的林凯进行合作,代价是林凯要吸毒……
电影的后半程看上去都像是被迫吸食毒品后的林凯产生的幻觉,单兵突入以一敌多进行枪战、印度宝莱坞风情追车,镜头中的机动车高速运行,枪声四起,正义战胜了邪恶,缉毒警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艰难地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被迫吸毒的林凯毒瘾发作
在《非凡任务》身上,不难看出整个清明档期的通病:演员都是好演员,但是故事是真不行。香港导演和香港编剧已经习惯了基于“香港”这个概念做文章,前几年的那些故事中虽然出现了大量的内地演员,但讲的仍然是香港故事。
把视角放得开阔些,香港虽然是个国际大都市,但对比国际这个大舞台,它不过是个弹丸之地,失去了这个名为“香港”的框框,麦兆辉和庄文强有了更多可支配的元素、更广阔的表现空间,却在更多选择面前失去了自我。就好比武侠小说作者想要突破传统武侠小说的局限,挑战条条框框的过程中逐渐远离原点,搞出的所谓新武侠最后几乎被玄幻小说所吞噬。
故事的后半程像特工电影
《非凡任务》的后半程简直像是从特工电影里移植过来的,紧张刺激中又透露出一股为了走向完结而毁灭的悲观情绪。无论是警方还是毒枭都带有强烈的自毁倾向,李建国单刀赴会、“老鹰”报杀妻灭子之仇……兄弟、夫妻这些现实中最朴素又最普遍的情感放到电影里完全无法引发观众的共鸣,双方自我毁灭式的选择完全无法说服观众。
香港电影人选择在宏大背景中切入一个小点,视野上的局限性导致在人物设计和人物情感关系处理上都非常小家子气。人民警察对犯罪分子的仇恨普遍有着私人化的理由,李建国孤注一掷地抓老鹰是为了自己的好兄弟;林凯毅然决然地投身打击毒品犯罪的高难度行动中是因为自己的亲人曾饱受毒品的折磨。反之亦然,毒枭憎恶人民警察是因为他的妻儿。
老鹰与怀孕的妻子
《非凡任务》视野小、格局小,演员本身的文气又重,缉毒题材电影本应有的那种气概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削弱,大江东去变成一江春水,化作三个男性角色眼中的一腔深情,以至于电影为了把流失的睾酮补回来,不得不在影片接近尾声的时候安排他们互相追逐、乱打一通。
港人北上,给国产电影带来了更强烈的节奏感、给国产电影打上了鲜明的影像特征。香港电影人不缺乏想象力,可他们缺乏对于香港以外地区的历史感的感知能力,早期拍出手撕鬼子的是香港导演,安排年轻演员在古墓探险题材里表演坟头蹦迪的也是香港导演,如今一手推动缉毒警察像孤胆特工转化的还是香港导演。
与香港电影截然不同的内地电影起初是香港电影的对照物,两者越是不同,就越是能够清晰地反映出香港电影自身的特征。如今二者的差异化逐渐被弥合,从《非凡任务》的表现上看,香港电影人如何在讲述严肃故事的过程中保留自我,对于香港电影人来讲仍然是一个未决的问题。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非凡任务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