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产业升级,北京功能疏散,雄安新区与楼无关

南蔻

2017-04-04 10: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雄安新区”位于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是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的新区,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对于不熟悉“隔壁”白沟的人来说,雄安新区是国家“明修通州,暗渡保定”的“一招大棋”,可是对于我们这些从小就购买并吐槽着“北方义乌”的各种假冒伪劣产品以及真皮革箱包的北京吃瓜群众而言,这不就是白沟的产业升级、北京以小商品物流为代表的“低端产业”的转移、以及北京第二机场存在的目的吗?有什么可炒房的,让人家踏踏实实发展实业不好吗?
白沟镇、容城县、安新县和雄县构成了一个菱形,镇的体量与三个县相比不相上下,而未来建设的雄安新区,就是以这个菱形为基础起步的。
白沟在哪,动批要往何处去?
身为一个住在“动批”(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旁边的土著,整个故事却要从白沟的假货说起。白沟镇位于保定市高碑店、雄县和容城三地的交界,行政上属于高碑店。1980年代 “村村点火”的时期,白沟率先开始招商引资,组织农村剩余劳动力搞起了小商品的生产。由于这里的商品都是一手经营,价格远远低于市场的零售价,几年之后,一跃成为了北方最重要的集贸商镇。在短缺经济的末期,质量好不好不是问题,问题是有没有。其实白沟也曾被称为“北方的义乌”,而白沟的假冒伪劣货在就近的北京市场上失去话语权,大概是在1990年代义乌那场“烧假货”的危机公关之后。其实不只是危机公关的问题,白沟窝在华北平原,信息本来就比北京晚半拍,而北京又要比东南沿海晚半拍,晚着晚着,就成了“老土”的代名词,渐渐消失在了历史的深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甚至不知道它还在不在,破产没破产。
在白沟消失5年左右的时间里,北京先是有了“天意”小商品批发成,然后“金五星”、“天成”,其中以“天”为字号的估计有两位数。不光是城郊的批发大棚类型,城内也有,占用的是防空洞、地下室、烂尾的商场等地,后来逐渐在动物园周边成了体系。在上世纪末,动物园前的公交车广场拆了,变成了一个带写字楼上盖的交通枢纽,比过去各种占有各种剩余空间而言,写字楼式的出租店铺也确实看上去正规不少,让人多了购买的欲望。
2000年之后的几年,大致是“动批”最好的年景,好到“动物园在哪?动批旁边”的地步。随着小商品尤其是批发产业的兴盛,周边的各种餐饮、酒店也建了起来,甚至盘活了一些猛然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比如北京展览馆每每有俄罗斯剧团来演出,第二天就能看到演员们出现在市场里买各种伴手礼。再比如在旁边华堂(现已拆迁)顶楼的萨莉亚,当中亚过来淘货的大叔大妈们都去了西边的新疆驻京办事处请客时,价廉物美又貌似比较洋气的这里则变成了中亚年轻人的聚会场所。到了2016年“动批”拆迁时,人去楼空,只剩下一层各小型物流公司的广告——“中亚各地包机”、“北京直飞阿拉木图包机”……不被“撑爆”的北京机场不配做老丝绸之路上的小商品输出地呀。
10年时间,小商品批发从朝阳产业变成了过剩产能,先是压往大红门,然后压回白沟。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白沟没死,一直都在,只是谁会记得“第二个烧假货做危机公关的人”?白沟的产业在这些年里逐渐集中在了箱包上,而与白沟相仿,绕着北京平原的半圈,还有北方最大的数个特色产业镇,都指望着北京机场做自己的“一带一路”物流始发地。因此北京第二机场选在武清、大兴和廊坊的交界地带,确是一个理性的选择。至于为什么没用好石家庄和天津机场,我也不知道。
2017年4月3日,河北省雄县县城俯瞰。 东方IC 图
你比东京山手线多一环
打开中国铁路图会发现华北平原旧有的铁路是横平竖直的网格形态,除了北京有6条铁路线路汇聚,没有一个城市的铁路有半点“中心”的样子。因此在铁路主导大宗货运的时代,物流的中心只能是北京。就连从天津去保定,在2015年津保铁路通车前也还得绕一下北京。所以现在在“清退落后产能”的同时,铁路网、公路网也得调整,否则还是会“落入奇点”。
津保铁路的建设确实起了个好头,穿起了拥有数个工业强县的保定东部平原,有水和景观的白洋淀(安新县),有基础产业的白沟等地,有石化的霸州,以及大港口天津。未来京九高铁还会沿着老京九线建设过去,这样雄县“隔壁”的霸州会是一个十字形的节点,其中一条还可以直奔香港而去。而白沟这样的大产业镇则有2~3个国际机场可以保障自己的物流,它们最初的转型设想——逐渐淘汰产能,发展会展、物流等服务业,转生产中心为集散中心,也逐渐变得现实起来。
津保铁路的前后脚建设,是津唐铁路、张唐铁路,已经建了多半个圈,就剩下“保定怎么去张家口”这个问题了,之后还要建“飞狐陉连接线”吗?(原本张家口到蔚县、房山到涞源都是有铁路的,现在基本处于货运或废弃的状态,中间隔着古飞狐陉。)原本北京市内是有一条环形铁路的,连接了北京北站、西站、南站、北京站、东站和星火站,前两年也据说要把这条线路恢复成城市铁路(S线),就像东京的山手线环线一般。不过这次的“二环”确是提速的,而它对产业分散和周边地区物流的改善,则还需要观察几年。
不挖湖,不积楼,缓称强
说完了原本雄县、安新和容城一带代表性的产业基础之一和宏观交通,不得不提的还有白洋淀。华北难得有这样大的一片湿地湖泊,在强调宜居性、人居环境的现在,已经是稀缺资源。按照1990s国际、2000s国内的新城建设逻辑,凡是重点新区开建之前,都要在中间挖个大湖,作为蓄洪和水位调节之用。最典型的当属郑州的郑东新区。对于雄安新区而言,有了白洋淀,就没有那么大的土方量了。并且这次严格得几近扭曲的售楼政策,貌似又要强势扭转传统新区建设中“广积楼”的环节。然后呢?
很多华东地区的知识分子都认为新城建设是传统规划的延续。——嗯,华东城市多,初级市场(小城镇)也多,这也是传统市场的延续,而华北一直是缺乏这样的市场的。不信数数看,除了济南石家庄,还想数谁?!对于华东而言,新城区建设可能不是锦上添花,然而对于华北,未必不是雪中送炭。北京—天津—保定所形成的这个城市大三角,里面只有4个地级市及以上级别,边长却已经超过了上海到南通的公路距离,从上海出发,这样的距离几乎是要到常州了。北京到白沟的距离,差不多是上海到苏州的距离。如果说本地市场不发达地区,在新一轮小城镇建设中的首要目的是发展本地市场的话,保定想东部产业转型,北京想分流一部分功能,天津可以拓展一下自己的多式联运影响力,雄安新区若是以产业为重,可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那7个重点建设方向,“绿色智慧,优美生态环境,高端高新产业,优质公共服务,快捷高效交通网,激发市场活力,全方位对外开放”,表面看起来是有点太“泛”,可是如果把白沟拉来对比一下,则会看到:箱包皮具生产确实污染较大,尤其对水源影响大;只顾生产不顾生活,除了公路其他交通和基础服务都比较烂的城镇确实不够宜居;在白沟这个生产基地的旁边建设升级版的新区,传统轻工业要升级,转移部分生产,自己留下研发、品牌、产业链整合、会展服务等功能;做成了全球贸易中心之一,是不是会有外国人来定居?如是等等,都是再正常不过的需求。不过是之前8年左右没有大型项目,至于媒体这样惊诧吗?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雄安新区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