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札记|姜春良少将:元首会晤定基调,两军关系总方向难变

澎湃新闻记者 谢瑞强

2017-04-08 11: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中美元首会晤。
会面之前,美国媒体4月1日报道称,中美两国在如何推动两军关系尤其是军方高层互访的问题上仍有待进一步达成共识,而两军关系下一步如何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次高峰会的成果。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上任两个多月,在如何推动中美两军关系发展的问题上似乎仍处在观望状态。
对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姜春良少将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中美两国军事关系总体还会保持“有接触,有合作,也有博弈”的状态。他认为,军队高层访问还会继续,一些联合军演或训练也会进行,接触和合作都有利于军事关系稳定发展。但美国也不会停止在中国周边地区“搞事”,推进反导包围圈建设、“搅局”南海等针对性比较强的军事措施或行动,这些会导致中美两军进行博弈。
元首会晤将给军事关系走向定调
澎湃新闻:中美元首会晤对中美两国军事关系发展有什么意义?
姜春良:这次会晤是特朗普上台之后,中美两国元首的首次会晤,意义非同一般。两国关系是友好合作还是冲突对抗对军事关系有决定性的影响。现在,中美元首坐下来举行会晤,可能讨论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的议题,包括可以共同合作的领域,也包括中美之间的分歧。这就给了双方增加了解的一个机会,有助于凝聚共识,减少分歧。
中国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所以不会主动与美国对抗。现阶段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发展经济,与世界第一经济体的美国进行合作是发展经济的正确选择,而目前的美国在反恐、经济等方面也需要与中国合作。因此,合作是中美关系的重要特征之一。然而,上升期的中国和积极维护世界霸权的美国也有竞争和分歧的地方,中美关系存在博弈的一面。中美元首会晤就是为中美关系定基调,基调是合作还是对抗,决定了中美军事关系的基调。
澎湃新闻: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之后,中美军事关系会走向何方?
姜春良:中美元首会晤有利于推动两国关系在新起点上健康稳定向前发展,也有利于两国军事关系稳定发展。从长远来看,中美军事关系中博弈的一面会逐渐缓和。现在,“萨德”入韩、第三舰队航母“搅局”南海、美韩朝鲜半岛大规模军演等一系列事件,让人觉得中美军事关系的博弈会越来越激烈,但这只是短期中美军事关系的一个表象。
美国认为其国家利益遍布全球,那就无法将全部精力用于遏制中国的崛起,近期美国军费增加采用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看是为美军增强军力注入了一阵强心剂,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增加军费最好是经济上有所发展,把基本盘做大,这就离不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无法绕开合作这个基调。此外,俄罗斯近几年在欧洲和中东地区的军事上的“扩展”会牵制美国不少的战略力量,与中国军事博弈军力上会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
这样的话,中美两国军事关系可能还会回到以前的状态,有接触,有合作,也有博弈。军队高层访问还会继续,一些联合军演或训练也会进行,接触和合作都有利于军事关系稳定发展。但是美国也不会停止在中国周边地区“搞事”,推进反导包围圈建设、“搅局”南海等针对性比较强的军事措施或行动都会导致中美两军进行博弈,处理不好,也不能排除激烈对抗的可能性。
现在,中美两国军事关系应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努力避免冲突对抗,多接触和合作,在务实合作中增进战略互信并共同管控分歧危机。
澎湃新闻:特朗普竞选胜出之后,不少人对中美军事关系走向表示担忧。提起特朗普,直率、表现欲、攻击性、易怒、情绪化等词汇都会浮现出来,提到国防部长马蒂斯,很多人会说他作风强悍、口无遮拦。您觉得他们的个人性格会不会影响中美军事关系?
姜春良:无论是特朗普还是马蒂斯,两人都是那种性格比较鲜明的人。领导人的性格对两个国家的军事关系会有一定影响,甚至有决定性的影响,历史上就不少战争的挑起和领导人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具体到中美关系,个性鲜明的特朗普和马蒂斯对中美军事关系会有一定的影响,但影响会比较小。因为中美是世界上第一、第二的经济体,并且都有拥有核武器,双方关系无法用那种非敌即友来评判。美国现在追求维持全球霸权,那对中国的战略围堵和遏制就不会放松,但两国经济相互依存,政治、军事等方面也存在很大的合作空间,这就意味美国对华的军事政策就不会出现大的变动,稳定中博弈还是中美军事关系的特点。
值得一提的是,有“疯狗”之称马蒂斯出任美国国防部长之后,担心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可能更加倚重军事力量,中美军事关系可能会出现大幅度倒退。个人认为,虽然他看起来比较激进,但他有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经历,尤其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更是给他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会更加务实。美国是军事强国,而中国军队实力近几年来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务实的马蒂斯在中美军事关系应该会非常谨慎。
美国反导包围圈不利于两军关系
澎湃新闻:“萨德”入韩是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军事遗产,体现了中美军事关系博弈的一面。奥巴马执政时期的中美军事关系对特朗普有没有影响?
姜春良:奥巴马执政的8年时间里,中美军事关系总体上呈现比较稳定向上,但在某些领域博弈比较激烈。比较稳定向上体现在两军高层互访逐渐增多,联合军演也明显增多,联系和接触多了就能够推动两国军事关系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博弈比较激烈的地方主要是南海、东海等问题。例如在“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指导下,美国开始加强在中国周边地区的军事部署,还经常“拉帮结伙”搞军事演习,有时候还亲自上阵,派军舰强闯我国岛礁12海里。这些军事博弈不利于双方军事关系的发展。
特朗普刚上任不久,奥巴马的军事遗产肯定会对特朗普时期的中美军事关系有影响。虽然特朗普个性比较强,一上台就表现出与奥巴马政策进行割裂的态度(比如放弃“亚太再平衡”战略),但是再个性也要与国家利益一致,目前美国积极维持全球霸权,并认为中国有可能挑战其全球霸权的地位,这就决定了特朗普在一段时间内还会加强亚太地区军事部署,还会为了确保所谓“航行自由”,在南海“闹事”。
澎湃新闻:中美两军今年的交往不是很多。根据过往的经验,过去几年中美两军都会在2月之前有一些高层交往,但是今年并没有观察到这样的情况。有评论认为“萨德”入韩让中美军事关系进入低潮期。您觉得“萨德”入韩对中美军事关系有何影响?
姜春良:中美两军今年交往至今比较少不全是“萨德”入韩造成的,美国总统换届、南海问题等因素都有影响。“萨德”入韩在战略、战术等方面对中国的影响已经有很多分析文章了,这里就不展开了。美国这种打破地区战略平衡的做法必然会相应地招致中国军事上的反制措施。前段时间国防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也公开表示,反对“萨德”,中国军队绝不是说说而已。虽然没有说中国军队具体如何反对“萨德”,但既然是军队,必然是军事措施,围绕“萨德”中美双方在东北亚地区可能会出现军事上的博弈。由于博弈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萨德”入韩会给中美军事关系带来负面的影响。
澎湃新闻:是不是“萨德”不撤出韩国,这种负面影响会一直存在?
姜春良:这是肯定的。而且我们还要跳出“萨德”入韩,其只是美国在亚太地区针对中国打造的反导包围圈的一部分,它才是更大的战略威胁。如果“萨德”撤出韩国,负面影响只是减少了一部分。除了“萨德”入韩,我们还要关注东海、南海、对台军售等,这些都会影响中美军事关系。
责任编辑:谢瑞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元首会晤,中美军事关系

继续阅读

评论(9)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