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深共享单车饱和论背后:乱停放占空间,高损毁制造垃圾

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2017-04-12 07: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共享单车已经“占领”了中国一线城市市中心街头,迅速增长的单车数量正在考验城市的运营能力。
最新一起共享单车爆满街头的案例,发生在清明节小长假期间。
4月3日,清明假期第二日,深圳湾公园内临海的自行车道上被堵得水泄不通,大量共享自行车被停在路边,占据道路约2/3。视觉中国 图
4月3日晚,随着深圳湾公园客流逐渐增多,入园的共享单车几乎占据了整条滨海观光道。高峰时公园内30万人,共享单车达到1万余辆。“我的天啊,当时简直寸步难行。”王先生回忆说。
当晚,政府企业连夜开紧急会宣布清场,并宣布在4月4日全天,共享单车一律不能进入园内。
2月28日,上海市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制造局路停车场,约4500辆共享单车被扣押在此。 东方IC 资料
类似的情况不仅发生在深圳。此前,北京和上海两地已经为此发布了警示信息。
3月14日,中国新闻网消息称,上海交通委要求6家共享单车公司暂停在上海市中心城区的投放,原因是“考虑到中心城区停放点容量趋于饱和”。上海交通委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问询时,对此消息“不承认也不否认”。
3月20日,北京市中心的西城区发布消息称,灵境胡同、西安门大街沿线、南北长街、府右街、长安街沿线共10条大街禁止停放共享单车。
……
多方信息显示,地方政府正在着手加大对共享单车的管理力度,而这也释放出重大信号:未来几个月,共享单车公司面临的考验从生产制造转向地面运营,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从跑马圈地式的扩张转向精细化运营,有资金实力的公司去往海外等高客单价的市场,与此同时,“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行业将加速整合。
饱和前夜
上海是目前中国拥有最多共享单车的城市之一,也是最早筹备出台共享单车行业标准的城市。
截至目前,摩拜和ofo这两大主流共享单车公司并没有放弃在上海区域的投放。两家公司也表示,没有收到上海交通委要求“暂停投放”的通知。
3月31日,上海市中心街头停放的大量共享单车。东方IC 图
3月16日,ofo上海总经理欧竟告诉澎湃新闻,ofo目前在上海共投放了18万辆单车,到2017年末,会再新增10万辆。
“我们会一直盯着供求情况,现在看来还是供不应求的,特别是早晚高峰和热点区域,现在都会重点调度。”欧竟说。
4月6日,ofo向澎湃新闻给出的数字显示,ofo在上海投放了20万辆。对比可见,半个多月内,ofo在上海又投放了2万辆。
摩拜单车一位高层人士3月中旬也向澎湃新闻透露,摩拜目前在上海有20万辆单车,将在上海郊区继续投放。
如此算来,摩拜和ofo两家就已经在上海投放了40万辆单车。而上海还有小鸣单车、小蓝单车、优拜单车等。中新网的消息称,截至3月中旬,上海有45万辆共享单车。
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对共享单车的饱和性问题的一套判断被广泛引用。
该协会秘书长郭建荣称,根据上海道路研究院的估算,上海可容纳约60万辆共享单车。郭建荣认为,平均每50名上海居民使用一辆自行车。上海有2500万人口,50万辆车基本能满足市民短驳需求。
但这样的计算方式并不被外界完全认可。
“很多年以前,我们是自行车大国,但以前并不会管自行车停放,现在为什么突然受到关注?”一名共享单车公司高管对澎湃新闻称,“自行车的用车需求一直被忽视了。”
在北京,1980年,几乎63%的上班族骑自行车上班;2000年,这一比例下降到了38%;2015年,骑自行车上班的人已不足12%。北京交通部门官员曾表示,计划于2020年将骑车上下班的比例提升至18%。
此前,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告诉澎湃新闻,上海有1200万辆自行车,但其中大部分自行车可能是长期无人使用的,它们在破坏风景的同时,也在占用这座城市有限的空间。
祥峰资本合伙人徐颖说,“刚刚开始投资(摩拜单车)的时候,我们也会考虑,这个市场是不是就是自行车的出行市场?现在来看,完全打开了局面,人们都在使用共享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包括小孩和老人,都没有使用上的障碍。”
数据研究机构艾瑞咨询在2017年1月的报告也显示,共享单车用户希望增加车辆投放数量和地点,其中,呼声最高的投放地点是地铁站沿线,用户占比73.6%。
“共享单车有没有饱和,到什么量级饱和,应该由市场决定, 而不是政府。”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远向澎湃新闻表示,“从经济角度,自行车的投放和企业盈利是不是出现拐点是市场饱和的标志,企业本身也会根据市场需求,来确定产业投放。”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自行车协会还有一组数据:在有桩共享单车方面,8万辆车对应21万注册用户;在无桩共享单车方面,45万辆车对应450万注册用户。这可能意味着,共享单车仍有发展空间。
摩拜单车去年4月22日运营至今,已开通36个城市,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天津这6个城市的投放数量已经超过10万辆。在全国,摩拜单车运营100多万辆单车。
ofo从校园市场走出来,目前已进入47个城市。4月6日,该公司向澎湃新闻披露的数据是,ofo在北京投放了25万辆,上海投放了20万辆,深圳投放了15万辆。在全国,ofo连接超250万辆单车。
城市管理新课题
眼下,共享单车在城市里面的分布,在市中心区域远多于郊区,因此,虽然数字上看上去还没有饱和,但矛盾已经出现。
仍然以上海为例。3月10日,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向共享单车企业发布了一则警示提醒,称“共享单车在黄浦区投放过多,请谨慎投放”。
通知称,黄浦区是上海市中心停车资源最紧缺的地区,该区目前的非机动车停放道路资源极限数量为15万辆,其中8万辆已经为电动自行车所占用,单车停放位置仅7万辆,其中社会车辆5万辆,留给共享单车的停车位只有2万辆。
4月5日,上海市静安区对部分路段重点管控,违规停放非机动车会被罚50元。如果是共享单车用户乱停,则罚款共享单车公司。
3月29日,上海南京西路,不少共享单车被违规停放在非机动车道上。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澎湃新闻记者还发现,在淮海路、南京西路等市中心一些没有自行车道的马路上,如果市民在人行道骑共享单车,交警巡查一旦发现,就会对其吹哨示意停车。
“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市场饱和后,共享单车出现闲置的单车,对公共资源的占用也是浪费,似乎背离了它的初衷。”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叶林认为。
任远则认为,共享单车是基于自行车的城市创新,这种矛盾需要创新方式来解决。
具体来说,在制度管理上,城市应该对于自行车交通有更加精细化的标准和规定;在空间资源上,应该及时对城市空间的资源配置进行重新划分,提高城市空间利用效率,合理提高交通空间使用的弹性。
“空间安排方式,并不一定是0和1的关系。提高空间运行效率有很多办法。比如,人行道路和机动车道路的重新划分,对自行车较多的地铁站进行空间的重新划分;比如加强弹性,有些人行道路可以允许自行车通行;还比如让自行车立体式停放,在日本东京,自行车可以停到地下去。”任远介绍说。
此外,任远认为,在人力资源配置上,需要增加和自行车有关的自行车秩序维护相关的社会服务人员的就业和社会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3月23日,上海市质监局 、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共同就《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等两个团体标准,向社会征求意见。意见稿拟定,每200辆共享单车须配一个管理人员。
“ 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不应该是一种‘一放就乱,一抓就死’的模式,而应该是一种协同治理的模式,通过政府和企业共同应对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任远说。
此前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未来”创业沙龙上,摩拜单车上海总经理姚呈武对澎湃新闻表示,“汽车刚出现时,当时是随便停,后来才有了地下停车库。电动车出现时,开始也是乱停。现在自行车井喷,我们希望一起和政府解决问题。”
姚呈武介绍,摩拜单车会帮助交通部门做停车白线的决策。每辆摩拜单车都配备了GPS,后台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自行车热力图,哪些区域分布得比较多,就会建议政府画停车白线。
比如,在IT男集中的上海漕河泾区域,很多地方原来没有停车白线,在摩拜建议下,相关部门多画了100多条白线。“原来中午他们就买个便当吃吃,现在可以骑到周围一公里,周围的餐饮圈也被带动起来了。”姚呈武笑言。
姚呈武也坦言,现在停车白线“有些区域满足得了,有些满足不了。”
姚呈武说,大城市现在普遍面临交通拥堵问题,而随着地铁的快速发展,又面临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从路面的占用面积来看,一辆小汽车约占10平方米,而一辆自行车只需要1平方米。低碳出行对大城市无论如何利大于弊。
“城市垃圾”
“一个城市的单车容量肯定是有限的,在容量还没达到饱和的情况下,要使用一些比较凌厉的方式跟竞争者抢夺份额。”作为领投摩拜单车B+轮融资的投资人,祥峰资本合伙人徐颖3月17日在动点科技主办的ChinaBang Awards颁奖盛典告诉澎湃新闻,北上广深等主力城市,仍然是共享单车大蛋糕中比较“唾手可得”的一块。
艾瑞报告也指出,目前共享单车市场主要集中在一线及部分发达二线城市,市场需求非常显著,但随着单车数量的急速增加以及用车场景相对同质化的限制,现阶段市场竞争激烈。一线及部分发达二线城市市场容量有限,单车数量将会较快达到饱和点,向三四线城市拓展成为必然,但市场需求及机会仍然有待探索。
4月3日,深圳湾公园内临海的自行车道上被堵得水泄不通,市民把自行车抬进观光道。视觉中国 图
“超出了容量之后,就是考验各家精细化运营以及政府关系的能力。有一定体量的单车公司都会跟政府保持很好的合作关系。大家最后肯定会规范化,绝对不会出现一种恶性竞争的情况。”徐颖说。
摩拜单车从创始之初就希望用互联网技术解决运营上的问题,而相比之下,原先只做校园市场的ofo没有太多专利储备。腾讯企鹅智酷的报告显示,由于ofo单车初版不如摩拜单车结实,ofo用户上报车辆故障的比例明显高于摩拜单车用户,分别为39.3%和26.2%。
叶林指出,一些公司出于占用市场“过量投放”,需要政府干预。如果把共享单车的质量门槛提高,也不会投那么多。
从成本上来看,有投资人向澎湃新闻透露,摩拜单车的成本大约700元,两年收回成本。而ofo的成本是摩拜的七分之一,只有100元左右,1年收回成本。
“对ofo而言,维修可能需要更高成本,所以马路上经常看到损坏的ofo,给城市制造了很多垃圾。”上述人士称。
可以看到ofo最近“疯狂”补短板。
2月22日,ofo宣布与中国电信、华为达成合作,共同研发基于新一代物联网NB-loT技术的共享单车智能解决方案。ofo将逐步替换机械锁,未来通过数据传输实现“随机密码”。
4月6日,ofo与北斗导航位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ofo则不再没有定位地“裸奔”,将在京津冀地区配备国产的北斗定位系统。
据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的微信公号披露,上海市质监局最近安排对共享自行车的质量进行抽查。上海市质监局局长黄小路表示,抽查的目的不是为了约束共享自行车的发展,而是为共享自行车提高产品质量提供依据。
3月15日,上海质监局带队到ofo总部调研。ofo方面表示,他们对协会牵头制定的共享自行车三个团体标准积极参与,对标准中的严格要求会对照进行改进。如:正在建立故障车辆互联网报修、定位和回收检修体系。对饱受社会诟病的机械密码锁已经制定出具体的改进方案,并拿出了产品。
4月6日,北京朝阳区一共享单车维修点,近万辆被损坏的共享单车覆盖了将近300米的路段,等待维修师傅们修理。东方IC 图
“我们设置的信用分体系规定,如果用户停在了非白线区域内或者小区内,平台就会扣用户信用分,但是竞争对手没有做这样的事,我们到底还要不要做?我们还是会做。”摩拜相关人士向记者坦言,期待政策出台标准,提高行业准入。
“坦白说我觉得没有对错和没有胜负。可能还是要过几年大家复盘,真正哪一家的做法验证在这个市场上是成立的。”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顾旻曼说。真格基金参与了ofo早期A+轮融资。
顾旻曼总结道,从创业思路来看,ofo和摩拜单车是典型的“南派”和“北派”的创业企业。她说,整个南方的创业者他们更加精耕细作,先做区域性生意,把模型做出来,才敢往外扩。北派的方法是非常狂飙突进式的,先把市场份额拿下来,然后慢慢做优化。“一个是自下而上的单点突破,一个是自上而下的规模式覆盖。”
共享单车蛋糕能吃多久
放眼全球,共享单车的市场依然很大。
腾讯网科技频道3月5日援引ofo创始人戴威的说法,认为当前离“泡沫”还为时尚早。“对于单车市场,存量和增量都要看,先看存量,中国市场里的存量6亿多辆,即便ofo生产了两三千万辆才占5%”,而这也是很多人并没有真正考虑的因素;此外,第二个是每年全球新增1亿辆单车,中国新增只有2千万左右。
艾瑞报告称,海外市场用户需求旺盛,相对高的客单价将会帮助共享单车企业提升盈利能力。
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6年,共享单车市场整体用户数量实现了从245万到1886万的巨大增幅。该公司预测,2017年,共享单车市场用户规模将继续保持大幅增长,年底或达5000万用户规模。
实际上,疯狂的造车竞赛与城市扩张也是因为这些公司背后有源源不断的投资方在烧钱。据统计,迄今为止,共享单车领域的总融资额已达70亿元人民币。
这不得不让人想到曾经同样激烈的专车大战:在大肆烧钱之后,专车领域骤迎洗牌,如今盛况已不复当年。
“疯狂融资其实已经融到很后面了,融资这个事情可能今年差不多有一个结论。其实自行车投入的成本比汽车投入的成本小得多,所以今年自行车的密度,自行车的管理会更上一层楼。今年做的更多是增量市场,很多原来不骑车的人现在在使用共享单车。” 顾旻曼认为。
不过也有投资人告诉澎湃新闻,共享单车整个市场被估算为10亿美元市场,但目前一些企业融资估值超出这个数字,已经在透支未来。
而在供应链层面,有很多自行车企业在这场共享单车的盛宴中吃到了蛋糕。“现在也有一些企业表现出担心,这个蛋糕能吃多久,是未知数。”中国自行车行业协会一位人士告诉澎湃新闻。
中国自行车行业协会联系着全国各地的自行车厂,了解共享单车的投放生产需求。在共享单车大潮下,传统自行车厂仿佛一夜迎来春天,订单源源不断。
该协会人士透露,实际上,共享单车在2017年一季度才开始迎来井喷。粗略统计,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共生产不到200万辆,而自行车行业在过去平均每年大约生产8000万辆。
责任编辑:杨鑫倢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摩拜,ofo,共享单车,自行车

继续阅读

评论(11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