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刊文追思刘亚楼将军:用中国陆军的战法击退了美国空军

牛晨斐/中国军网

2017-04-07 20:57

字号
四月的京城,春光正美。北京的春秋二季最是宜人,也有许多应季的风景。春天玉渊潭里的樱花,秋天钓鱼台旁的银杏……说到银杏树,当年在北京并不多,除了钓鱼台国宾馆墙外有一些,就只有空军大院里的最为壮观了。空军大院的银杏,便是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亲自选定栽种的。明天(4月8日)是刘亚楼将军的诞辰纪念日,清明刚过,也正是追思的时节。
(一)
我们有很多年轻人是不善追思的,不知是经历的太少,还是被寄予了太多。二十几岁是怎样的年纪?刚刚走出校门,初初踏上社会。24岁的刘亚楼,却已是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将”了。
红军时期的刘亚楼
“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毛泽东《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中的张辉瓒,就是国民党第一次“大围剿”的中路右纵前线总指挥。捉了张辉瓒的,就是刘亚楼的部队,那一年他20岁。
那是一个年纪轻轻就干大事、年纪轻轻就丢性命的时代。参加5次反“围剿”,历经长征大小70余次战斗,刘亚楼的二十几岁就是这样度过的。
有人会说,这是战火硝烟的特殊时代造就的一群特殊的人。但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是不需要热血的,任何一个需要热血的时代,便只能是年轻人的时代。
有的东西,对任何时代的年轻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比如学习。为了培养年轻干部,28岁的刘亚楼离开中央苏区到苏联深造。初来乍到的他因为不懂外文闹出了不少误会,他便下决心学好俄文。在一次学生联谊会上,仅学习几个月俄文的刘亚楼将普希金的诗咏诵得生动真切,在场的外国学生都吃了一惊。
1天背300个单词是什么概念?再聪明的天才也需要傻瓜似的坚持,没有强大的毅力是做不到的。而这“学霸”般的人物就必然是个学习机器吗?
刘亚楼多才多艺,会拉二胡、弹吉他、吹口琴,尤其擅长以弹壳吹奏各种歌曲。那时的他是个有朝气、有情操的年轻人,成为空军司令员的他也注重对官兵的精神熏陶。刘亚楼重视美化环境,尤其喜欢种树,这便有了我们开篇提到的空军大院银杏大道。他说种树就要选点好的树种,亲自选定了银杏树,说银杏树不生虫,果实既能吃,还可入药。
刘亚楼(左)和大家一起劳动。
(二)

人们最熟悉的刘亚楼当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任空军司令员,创建人民空军,指挥抗美援朝空战,创造20世纪战争史上的奇迹。但刘亚楼的先锋战绩,却不止于此。
刘亚楼
长征中,刘亚楼担任第一军团第二师政治委员,担当的就是开路先锋。这支部队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军队中最具盛名的英雄部队,1955年全军授衔时,上将中有六分之一出自该部。
组建人民空军,刘亚楼功在千秋。1964年3月13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会议,由刘亚楼介绍空军的工作经验。那个年代,在人民大会堂介绍经验的只有两个人,一是时任石油部长的余秋里,另一个就是空军司令员刘亚楼。
赴朝作战前,面对空军刚刚组建的现实,毛主席指示“一鸣则已,不必惊人”。刘亚楼却生生地打出了一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美国人惊呼:中国几乎“一夜之间,成为一个世界空军强国!”
阻碍在前,人们总会以激愤的口吻说上一句“不可能”。但是,还有什么,比在“破铜烂铁”之上建空军还不可能?还有什么,比飞行记录不到100小时的飞行员击落美国空军“双料王牌”还不可能?
水可以沸腾到结冰吗?可以!降低气压,水的沸点也会随之降低,沸腾着的水也可以结冰。陆军出身的人能不能打空战?能!刘亚楼就是用中国陆军的战法击退了美国空军。成为先锋、担当首创、造就奇迹……这样的人称得上是一个充满勇气的智者。
从前,我们从陆军挑选优秀的指战员,把他们送上飞机成为飞行员。今天,我们从空军挑选顶尖的飞行员,把他们送上航母成为舰载机飞行员,把他们送上太空成为出色的航天员。空军“新锐一代”矢志强军、制胜空天,繁星点点都在向将军诉说:今天的空军,不负你所望。
刘亚楼(右一)看望女飞行员。
(三)
哲学家萨特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亘古不变的,一是在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一是深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高贵信仰。刘亚楼曾参加苏联红军,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得到赏识。斯大林邀他加入苏联国籍,他毅然拒绝。
这是中国军人独有的气质,从前有,现在也有。在张斌拒绝担任微软的中方副总裁之后,比尔·盖茨说:“中国军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让人难以理解的东西。”这种难以理解的东西,造就了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造就了高尚与纯粹的人格。
刘亚楼说过:“一将功成万骨枯。我虽然不是一将功成,但仅警卫员就死了42个。我们这些人啊,要珍惜烈士的鲜血,要记住他们的牺牲,要加倍努力地工作。”
空军中曾经流行过一个口头禅“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刘司令来训话。”人们都说刘亚楼严厉,性烈如火,“我最厌恶那种房子越住越想宽敞,汽车越坐越讲究,家具越换越漂亮,心思不用在工作上,而专门在享受待遇上打转的庸俗作风!”这就是大伙口中的 “雷公”。
弥留之际,他挂念的一直是空军。一次,他长时间昏迷,经抢救恢复神志后断断续续地嘱咐:“条令,要编出来……往八宝山送一本。”
1965年5月7日,55岁的刘亚楼与世长辞。中央军委送给他的挽联上写着16个大字,“国失干城,三军挥泪,功在社稷,百世流芳。”
那些曾经的仗剑者,挽救了这片山河,也留下了无尽的财富。余秋雨说,中国文化要做减法,只有减法才能显示其筋骨和力量。拿破仑说,“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远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新中国不缺少勇士与战将,更不缺少思想与信念。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都需要更年轻的一代去铭记、去追思、去传承,去举头仰望那些熠熠生辉的灵魂。
2015年的秋天,一条微信在朋友圈里火了,是一条美得炫目的银杏大道。之所以火,不仅因为美,更因为那是空军大院的风景。明天是他的诞辰纪念日,我们何不借缕缕春风告诉刘亚楼将军:当年你让种下的那些银杏,如今依然很美。
(原题为《追思刘亚楼将军:当年你让种下的银杏,如今依然很美》)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刘亚楼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