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美军打击叙利亚引争议,辛格呼吁抵制美国商品

贾敏

2017-04-10 09: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特朗普打击叙利亚引争议
当地时间4月6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向叙利亚政府空军基地发射了59枚战斧巡航导弹,作为对该基地此前发起了致命化学攻击的回应。这是自2012年8月时任总统奥巴马宣称使用化学武器构成“红线”以后,美军首次因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对其进行军事打击。
在《外交政策》杂志近日刊登的“叙利亚化学武器杀伤链(Syria’s Chemical Weapons Kill Chain)”一文中,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政府与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格雷戈里·科布伦茨(Gregory Koblentz)试图根据联合国、禁止化学武器组织、非政府组织、美国及欧洲政府发布的消息,建构出叙利亚化学武器链的完整图景。
科布伦茨援引当地人员提供的数字指出,此次发生在叙利亚西北部小镇Khan Sheikhoun的袭击至少造成84人死亡,500多人受伤,是继2013年8月大马士革东郊古塔地区造成1400人死亡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后死亡人数最多的一起袭击。但是,自2014年以来,反对派控制的伊德利卜、哈马、阿勒颇等地至少遭受了120次化学武器攻击,大多是直升机投放装有氯气的油桶炸弹。这些攻击对当地人而言非常恐怖,但很少造成大面积死亡。而根据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说法,美国“非常肯定”这次袭击中使用的是更加致命的沙林毒气。这次袭击事件表明,尽管在2013年加入了化学武器公约,叙利亚仍然有能力发动多种化学攻击。
科布伦茨指出,叙利亚化学武器杀伤链包括四个部分:高层领导,负责授权使用化学武器和提供策略性指导;化学家,负责生产、运输和准备过程;协调人,负责提供攻击目标的情报和化学武器和传统军事行动的融合;行凶者,负责向目标发射武器。这一链条上的组织和个人目前已经造成了约1500人死亡和14000人受伤,文中列出了根据现有情报可知的所有参与人员名单。科布伦茨认为,尽管目前国际社会难以对其进行直接有效的制裁,但列出涉事人员名单是未来对其进行问责的基础,而长远来看,对犯下罪行的个人进行问责产生的震慑力要远大于对可修复的基础设施的军事打击。
在美国国内,特朗普政府的这次行动收到了两极化的评价。支持的一方中,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克·鲁比奥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这是重要的、决定性的一步,“将降低叙利亚政府进一步发动针对无辜平民的化学攻击的能力。” 众议院发言人保罗·莱恩称此次打击是“恰当而正义的”,“这些战术打击让阿萨德政权明白他们向叙利亚平民施暴时美国不会再袖手旁观。”而在反对的一方中,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对此次袭击的合法性发出了质疑,他在一条推文中说,“根据宪法要求,总统展开军事行动需要得到国会的授权。”加州民主党议员刘云平、弗吉尼亚州参议员蒂姆·凯恩都直接称这一行动“违宪(unconstitutional)”。
在《大西洋月刊》发布的“从特朗普打击叙利亚中学到的七堂课”一文中,大卫·弗拉姆从七个方面总结了这一事件带来的启示。
第一,特朗普说话不算话。反对对叙利亚动武是特朗普强调最多的一项外交政策。据美国《时代》杂志整理,特朗普在2013-2014年间曾18次发推特反对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而承诺不对叙利亚动武是特朗普在大选期间和希拉里叫板的中心观点,他在2016年10月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如果在叙利亚问题上听从希拉里的做法将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上任不到100天,他就采取了希拉里可能的做法。弗拉姆认为不能用“虚伪”来形容特朗普前后矛盾的做法,因为特朗普的说话不算话和不可预测比“虚伪”更令人担忧。
第二,特朗普不给理由。自从《独立宣言》发表以来,美国政治家都认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给出理由,尤其是在为什么要诉诸武力的问题上。1998年克林顿在就“沙漠之狐”行动发表演说时,第二段说的是,“我想要解释的是,在我的国家安全团队的一直建议下,我为什么决定在伊拉克使用武力,为什么在现在行动,以及我们想要达成什么。”而特朗普在关于叙利亚打击的发言中仅仅诉诸情感,然后断言“防止和威慑致命化学武器的扩散和使用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至关重要”,对于“现在和2013年发生类似事件发生时有什么不一样”这样令人疑惑的问题毫不解释。
第三,特朗普不在意合法性。2013年8月叙利亚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发生后,特朗普坚持声称奥巴马总统需要国会同意才能打击叙利亚。奥巴马向国会寻求支持未果后,放弃了军事打击计划。但在这次事件中,特朗普并未寻求国会许可。
第四,特朗普无视政府流程。此次行动显然没经过恰当的跨部门流程,特朗普在不了解各项风险和代价的情况下,就进入了一场事关区域和全球安全的军事对抗。
第五,特朗普没有同盟。在上任后的短暂时期内,特朗普在外交上和多国发生争端,此次打击行动也没有寻求同盟支持。尽管事后加拿大、英国表示了支持,但并没有任何给予实质性帮助的迹象。德国仅表示美国的行为“可以理解”,法国的表态更加有所保留。
第六,特朗普并未设想结局。特朗普2016年4月在智库“国家利益中心”发表讲话时曾表示,美国只有在确定能够取得胜利时才会参战。但就这次军事打击而言,如何定义胜利都不明确,更不必说必胜的计划了。
第七,特朗普在其对手中间是幸运的。特朗普的这次行动获得了不少民主党人的支持,而奥巴马在任时绝不可能从共和党人中获得类似的支持。
彼得·辛格呼吁抵制美国商品
近日,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著名伦理学家彼得·辛格在Project Syndicate撰文,呼吁全球消费者通过抵制美国商品来扭转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不负责任的环境政策。
彼得·辛格。
辛格认为,特朗普总统对于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的冷漠和在此基础上采取的行动所带来的影响,很可能比他颁布限制入境令、任命极端保守的大法官甚至取消奥巴马医保都更为严重。在做出取消对汽车、卡车采用更严格的效能标准的承诺和发布削减环境科学经费的声明后,特朗普上个月下令取消奥巴马在任期间颁布的停止建造新的燃煤发电厂并关闭大批旧的燃煤发电厂的规定,在辛格看来,这一政策的危害性仅次于发动核战争。
文章指出,尽管特朗普并未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但他的举动很可能跟美国政府在2025年以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降至26%的承诺不符。而由195个国家共同签署的巴黎协定是人类将全球变暖控制在比前工业时代升高2°C的最后机会。在一些低海拔的岛国,气温升高超过1.5°C就可能面临被海水吞没的命运。而科学家公认如果气温升高超过2°C将触发反馈回路,例如西伯利亚永冻层解冻释放大量甲烷、北极冰层融化减少太阳光反射,造成更加严重的气候变暖,届时可能导致地球上的大片区域变得不可居住。
辛格接着写道,在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将气候变化描述成中国人为了破坏美国工业而制造的“骗局”。上个月,特朗普任命的环境保护署署长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宣称他不相信二氧化碳是气候变暖的首要原因,认为这并非定论,“还需审查、分析。”美国气象协会很快致信普鲁伊特,表示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是“无可争辩的”,该机构“不了解任何在该问题上有专长的科学机构得出过不同的结论”。并且,煤炭行业工作岗位的减少主要是因为自动化和更便宜的天然气的加入竞争,并不是因为在二氧化碳排放方面的管制。
他进一步指出,特朗普之所以在这方面毫不顾忌,可能是因为他反复强调的“美国优先”针对的是现在到下一次竞选这段时间内的美国,牺牲的是美国的长远利益和其他国家现在的利益。短期来看,受到直接影响的确实不是美国人,而是热带低海拔地区的人们,尤其是那些当海平面上升就将流离失所的穷人。
辛格最后表示,由于巴黎气候协定并没有针对打破承诺的国家的制裁机制,其理念是这些国家会被“点名羞辱”,但鉴于特朗普对羞辱的免疫,以及美国因为不考虑环境因素而获得的不正当竞争优势,国际消费者应该通过拒绝购买美国商品的方式来对特朗普的政策表示抗议。尽管这也会伤害到那些没有投票给特朗普的无辜的美国人,但并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叙利亚化学武器袭击,美军军事打击,彼得·辛格,全球变暖

继续阅读

评论(21)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