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1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会不会纸上谈兵?看特朗普怎么回应

张天骋 编译

2017-04-12 11:24

字号
【编者按
特朗普提出的投资超过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到现在还没有具体方案,这会只是纸上谈兵吗?
如果你看完特朗普在4月5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文字记录,你会看到特朗普和记者就此问题针尖对麦芒的互怼。“您认为现在纽约的基础设施建设如何?你是搞地产的,你应该清楚这些事情。”记者问道,特朗普直言:“我认为纽约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很差。高速公路也很糟糕。”“那飞机场如何呢?”“更别提机场了,实在是太差劲了。”
此前,在与企业高管的会谈中,特朗普夸耀自己的基建计划:“我们正在谈论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法案,价值1万亿美元,甚至不止于此。”
以下是纽约时报记者马吉·哈伯曼和格伦·恩拉什对特朗普的采访内容(有所删节):

特朗普
记者:参议院通过尼尔·戈萨奇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的过程似乎并不困难,对吗?在我看来,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顺利的?
特朗普:这绝非轻而易举。但如果考虑到民主党对戈萨奇的强烈反对的话,那确实算是顺利多了。
记者:你和民主党人是不是在私下里谈论过?
特朗普:是的,我们确实谈过。
记者:那民主党人是不是表示他们其实并没有那么抵制戈萨奇?
特朗普:是的,他们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记者:嗯,应该是私下里这么说的吧。
特朗普:一位来自马里兰的民主党代表以利亚·卡明斯曾经在我的办公室里对我说:“你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并名垂青史!”
记者:真的吗?!
特朗普:在他表扬我之后,我昨天居然在电视上看到他(说我的坏话),我心里就纳闷了:“他还是不是那个把我捧成第一总统的人了!”
(一片笑声)。我还是很欣赏以利亚·卡明斯的,不过这确实很有意思——他刚在众人面前赞美我将被铭记为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位美国总统,之后却在电视上(收回了表扬),让我纳闷不已!
记者:那为什么民主党这么迫切地抵制戈萨奇?这背后有什么政治原因吗?
特朗普:嗯……我想可能和我赢得了总统选举有关。民主党早先认为他们势必会拿下胜利,毕竟对于一位共和党人来说,赢得选举人的投票难度实在是太大了,没想到最终我竟能轻松赢得竞选。我想他们正在尝试从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想苏珊·赖斯屡次想要揭露被监听者身份一事才是大事,是一件非常非常严重的大事,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件事,为什么你们纽约时报却只字未提呢?
苏珊·赖斯,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记者:你是想说我们有遗漏掉的信息吗?
特朗普:我认为这将是最大的事儿了。
记者:为什么呢?
特朗普:我们来看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首先,尽管赖斯是接受了一位希拉里·克林顿公关(NBC记者安德里亚·米切尔)的采访,但我想说她的表现实在是糟糕透了。当然,你们也一直揪着此事不放。
记者:可能是您一直揪着不放吧。
特朗普:不不不,大多数人都很关注这件事。我们拭目以待,但我感觉这会牵扯出很多事情。
记者:这次事件还能引发什么呢?
记者:是能引发关于赖斯的更多事情还是关于别的?
特朗普:我想是关于其他人的所作所为。俄罗斯(与我的“勾结”)一事纯属子虚乌有,而且是空穴来风的。正是苏珊·赖斯导致了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这一切都太糟糕了!我从没见过人们因为一件事如此愤愤不平,甚至连一些我的民主党内的友人都对赖斯所为忍无可忍,这些情况也都是前所未见的。你知道吗,他们在呼吁公民自由,因为这确实是对公民的侵犯。总而言之,赖斯的所作所为是赤裸裸的侵犯!
记者:你认为还有谁会与此事相关?能给我们一个概念吗?这事大概有多严重?
特朗普:与前任政府脱不了干系。
记者:会严重到与白宫办公厅主任有关系吗?
特朗普:我不想说是谁,但是你懂的。
记者:总统吗?
特朗普:我不想说是谁,还是那句话,你懂的。你们可能比谁都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坦率地说,我认为纽约时报因为不报道赖斯这场大事件而错过了太多。
记者:总统先生,如果您或是政府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关于赖斯的咨询,我们肯定会……
特朗普:不,你们有足够多的信息。你们有那么多信息,所以不!
记者:如果您在上个信息透露更多的话,文章必然已经发表。您能再给我们解禁一些消息吗?
特朗普: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
记者:不想?那好吧。
特朗普:是的,我不想再谈这个了,但赖斯的事真的意义重大,不仅对国家,更是对整个世界。
记者:那为何不再讲讲呢?
特朗普:适当的时候,我会讲的。
记者:关于此事容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您是否亲眼看到除苏珊·赖斯以外的任何一位的特工涉及此事?
特朗普:我除了想说这件事意义非同小可之外,不想发表任何评论。
记者:您认为赖斯的所作所为构成犯罪吗?
特朗普:是的,构成犯罪。
记者:关于您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一整套计划,有关报道早已风声四起。能给我们做一个大致的介绍吗?
特朗普:我们所要做的是一个绝佳的计划,所以我相信我们能赢得很多来自民主党人的支持,同时我们也获得了共和党人的支持。由于获得了两党的同时支持,所以很有可能我们会通过一系列法案。我也会将医改放入其中。
记者:真的吗?
特朗普:是的,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关系到很多人对此表示欢迎。从两个月前开始,我们在中东的投入已达到6万亿美元。6万亿啊!然而我们却连自己的马路、自己的高速公路都修不好。而且我们有很多的桥梁,保养情况也不尽理想。所以我们将在不远的将来推出全面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和法案。我相信,这些计划和法案能得到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的共同支持。
赵小兰,美国交通部长。
记者:交通部长赵小兰提到政府计划在“今年后半年”提出议案。您有想过加快进程吗?
特朗普:是的,我正想加快进程呢。我在思考将其与另一项法案同时开展,可能是医改,可能是税制改革,也可能是别的。
记者:您能给我们一个时间范围吗?就目前而言,加速进程的幅度多少呢?
特朗普:我们正在努力。我们的政府非常可靠,而且人才辈出。比如这位,加里·D·科恩,曾是美国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如果把高盛比作一个国家的话,他就是总统一样的人物。
记者:我们了解他之前的工作。
特朗普:相信我,高盛不愿意放走他的。但是,他想做一些更重要的。正如他所说的……
记者:确实,白宫经济顾问一职更为意义重大。
特朗普:白宫里他要处理的数据复杂得惊人。他做的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交易,但它们,又纷繁复杂,像花生米一样细小。好在,我们有一组非常好的员工。
记者:从各大媒体报道中,我们对投入额略知一二,请问大致能有多少由免税制度带来的公共资金?
特朗普:我们要做的是非常大的项目,要知道,有很多钱是被前几任政府会挥霍而空的。他们把钱浪费在根本不奏效的飞机路径选择系统上。这太糟糕了,一片紊乱。他们雇佣了各种不同的公司。巨额的钱财耗在这上面,但公司与公司之间却缺乏沟通。
记者:那总共需要多少钱呢,从各处的小道消息中,我们猜想差不多是2千亿到3千亿美元,这个猜想正确吗?
特朗普:不,比这多。要比这多多了。
纽约地铁
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记者:
那是多少呢?
特朗普:我们预计投入1万亿美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将把这些资金用在道路上,桥梁上,以及许许多多其他的地方。另外,我们要在很大程度上翻新。我们可以建造新的,更贵的高速公路。有时候这些高速公路贵得惊人。比如,纽约第二大道地铁隧道,被称作是“烂尾隧道”。当他们花了120亿美元的时候,发现真的是不可能造完。实际上,在建造之初他们就明白这条隧道是造不完的,因为这是有史以来耗资最大的隧道之一。所以他们没能完成。
记者:我们能稍微暂停一下吗?我想问一下,您提到的是总共1万亿美元。我们已有的估算是由免税制度带来的资金大约是2000亿到3000亿之间。这些数据是准确的吗?能和我们大致谈谈吗?
特朗普:目前我们还没有确切的数据,因为还未完成最后的决定。因为有些项目都在公共/私人合作中完成的相当好,有些就不是。
记者:您在纽约生活的时间最长,您觉得现在纽约的地铁建设怎么样呢?地铁建设得好吗?您最近一次在纽约坐地铁是什么时候?
特朗普: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对纽约的地铁非常了解,我以前乘地铁去基尤森林学校,那时我住在皇后区,在学校的时候,我乘地铁去学校,我从牙买加179街站上车,是有这个站吧?然后坐到森林小丘站,我非常了解地铁构造,我曾经站在两节车厢连接的地方搭地铁。
记者:你爸妈没有说你不能这样做吗?
特朗普:他们听到的时候根本没有被吓到。
记者:你现在也是这样做政治的…
特朗普:
你说得太贴切了,其实,那时候他们并不开心,我小时候很喜欢这样子搭地铁,那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记者:那您认为现在纽约的基础设施建设如何?你是搞地产的,你应该清楚这些事情。
特朗普:我认为纽约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很差,高速公路也很糟糕。
记者:那飞机场如何呢?
特朗普:更别提机场了,实在是太差劲了,我去过很多地方,我知道好的机场是什么样子的。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1万亿美元,基建,基础设施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