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韩硕谈连环画绘本《女娲造人》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2017-04-15 08: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本月初,“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宣布取得实质性进展。包括《羲娲创世》《伏羲创八卦》《女娲补天》《炎帝的三个女儿》等中国人熟知的创世神话为题材改编的连环画绘本已陆续出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话《女娲造人》绘本创作者画家韩硕,他笔下的女娲是一位圣洁的女神。
女娲造人,生长繁衍
“女娲抟土造人”是大众熟悉的神话题材,《太平御览》云:“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贫贱凡庸者,引縆人也。”更有说“当女娲造人之际诸神咸来助之;有助其生阴阳者,有助其生耳目者,有助其生臂手者。”在“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中画家韩硕所绘的是《女娲造人》,在创作中,韩硕尽可能在“造型上可爱一点,色彩上明快一点”以符合孩子的阅读习惯。对于艺术家的社会责任,韩硕认为一个艺术家要以艺术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韩硕:女娲是一位圣洁的女神
澎湃新闻:《女娲造人》的故事大众比较熟知,作为绘画创作者你又是怎么解读这个故事的?
韩硕:对于这个熟悉的故事,在画之前我对照看了古籍,其中对《女娲造人》的讲述相对统一,所以我的绘画版本跟古籍讲述基本出入不大。特别是文字作者对“创世神话工程”花了大力气,他们为此写了大约40万字的稿子,提供了很好的依据。而在我的创作中,我强调了女娲的可爱,以及她用泥巴捏的人的可爱。在创作中我特别表现了从泥胎变成真人的一系列变化,其中有一张泥人围成一圈跳舞的图,是我自己比较满意的。我尽量把女娲捏出来的人表现得有灵魂和思想,他们不是一个个泥胎,而会变成鲜活的人。我也尽量把他们的动态画得活泼一些。
舞动旋转的泥人
澎湃新闻:从战国帛画开始就有对远古神的塑造,在之后的古代美术创作中,也陆续有一些,大家比较熟悉的女神造型有顾恺之的洛神,你所表现的女神形象有何特别之处?古代美术的形象对创作有什么样的启发?
韩硕:在过去的绘画中,女娲,常见的是蛇身女神的形象。我在创作的时候思索,为什么这次系列文艺创作会以“神话”为落点?我觉得很大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神话零散在古籍中,梳理一下很有必要。相比中国神话,希腊神话更有系统,而且一些神话人物在雕塑和绘画中反复出现,特别是像维纳斯之类的女神,在西方的博物馆和人们的心中呈现出非常美的形态,成为了一种爱与美的信仰。我觉得女娲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她也应该是美的、圣洁的,所以我塑造的女娲是一个清纯的形象。
在具体创作中,反复是蛮大的。最开始的时候尝试的几张,最后几乎全部推翻。比如对服饰的表现,远古的时候也许只是树叶遮身,但真的这样画可能并不美,但我们研究发现中国的纺织出现蛮早的,所以我们就综合两者,服装既不像秦汉后的服装,也不像真正的原始人。尽管这次定义是“神话”,但如果画得很“原始”也不好看。现在服装看起来比较宽松、写意,兼顾了神话和审美,包括我希望去实现的新意。
我的表现手法是中国传统的手法(水墨画),题材也是民族的,基于这两点,我在绘画中尽量多吸收现代的元素,寻找新鲜感。我想把传统的龙凤形象表现得“新”一些,在色彩和造型方面是传统的但又体现出艺术的当代气息。
圣洁的女娲形象
澎湃新闻:此次创作的“创世神话”被定义为绘本连环画,这和过去你画的连环画有什么不同?
韩硕:过去我也画过一些彩色的连环画,但这次还是感觉到明显的不同。这次把中国古代神话整理出来做成一套书,我觉得本身就挺有创意。中国是文明古国,但关于民族起源的神话有点分散,这次以“创世神话”开始文艺创作对于民族精神信仰了解是个好的开端。参加创作的画家一半以上都六七十岁了,他们几乎已经二三十年不画连环画了。他们都画得很出色。他们精益求精的精神起到很好的楷模作用,带动了整个团队。另外这次是一套书,抱着“求同存异”的原则,在造型和服装上需要适当和其他画家的创作有一点联系,当然,这不是说“千篇一律”,丛书同时强调每个艺术家有独立的发挥。在创作实践和磨合中,我也不断体会到彩色图画书在理解与表现上的发展。总之是一次很有意思的创作。
女娲和伏羲骑上青龙
澎湃新闻:这套书的出版对青少年会有怎样的影响?
韩硕:青少年是否会喜欢、影响有多大,我不确定,但它至少是对青少年文化重视的表现。我觉得把中国当代好的文化艺术传递给年轻一代,就是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这个系列定位基本上是儿童读物,所以我尽量在造型上可爱一点,色彩上明快一点。但基本上还是延续了我的创作风格。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要多多宣传,中国的图画书也要多起来、好起来。我们应该努力去创造优秀的中国图画书给后代。
澎湃新闻:你是一位有名的艺术家,在当下艺术市场被广泛关注的形态下,你缘何愿意为少儿画绘本?
韩硕:每个艺术家都应负起社会责任。一个人如果只有自我、只想赚钱,人生也就没有意义。艺术家还是要以艺术来证实自己存在的价值。为孩子创作,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就应该做。
带有水墨画意味的绘本
澎湃新闻:你对传统的理解是什么?你认为当下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又是什么?
韩硕:我觉得传统就是一切优秀的东西。不优秀也不能流传至今,所以今天我们能看到的传统都是好的,但怎么学、学多少,就看每个人自己了。传统并没有界限,而且是延续和发展的,我们现在优秀的创造,也可能演变为将来的传统。所以,我们要努力。社会责任是一个艺术家的良知,不能急功近利,要自觉为社会出力。近年来我参与创作了一些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的作品,虽然辛苦,但我觉得能留下有价值的画,对国家、对社会都是好的。画家就是为艺术而生。应该用自己的艺术义不容辞去做有意义的事。
附: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女娲造人
故事梗概:伏羲与女娲从昆仑上迁徙到东方,那时大地还很冷清。女娲想,如果天地间有许多像自己一样的人该多好。她捧起黄土,照着溪水中自己的倒影捏出了一个小泥人。神奇的是,小泥人竟然活了起来……女娲又抓起一个青藤,对着泥浆挥舞,成千上万的黄泥点四处飞溅,她又挽着伏羲腾身飞空向它们吹气,刹那间泥点儿变成人降落到地面,四散开去,后来组成了各个部落,从此,大地上到处有了人。该神话故事体现了初民对于人类繁衍生息的美好想象。(陈苏/文)
"女娲补天"连环画绘本选登(韩硕/绘):
伏羲和女娲有了几个儿女。男孩子在草丛里嬉戏,女孩子在凤鸣声中跳舞。
女娲捧起一把溪边的黄土,照着水中的倒影捏啊捏,捏出了一个小泥人。
捏了一个又一个,女娲站起身来舒了口气。这时她看见不远处在弹瑟的伏羲,不由会心一笑。
灵巧的白雁一会儿飞入草丛,三个小伙子也扑进草丛;一会儿飞上树枝,三个小伙子也跃上树枝。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韩硕,女娲造人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