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项俊波落马,好戏还在后头

若溪/侠客岛

2017-04-11 06:54

字号
2017年,金融反腐大年!
4月9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查,掀起了第一个小高潮。当晚,中国政府网发布总理李克强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人民日报》今天(4月10日)亦整版刊登。总理在讲话中严厉批评“个别监管人员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这或许是个巧合,但亦可解读为一种巧妙的暗示——好戏还在后头。
看戏
好戏不怕多看一遍。
3月28日在湖南卫视开播的《人民的名义》堪称现象级反腐大戏。在十九大召开之前,最高检推出这样一部剧,让熟谙中国政治生态的人们咂摸得津津有味。项俊波的落马成为最新、最生动的注脚。
从越战老兵到北大才子,再到审计英雄,然后是金融高管,最终成为“一行三会”诞生以来首位被调查的掌门人,项俊波的履历简直就是从侯亮平到祁同伟的完美现实版。难怪《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却说,现实永远比电视更有想象力。
近年来,这样的大戏在项俊波监管的保险行业频频上演。2013年底,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副总经理戴春宁;2015年底,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首席审计官马仑;今年1月,中国人保集团总裁王银成等人陆续被带走……
中国农业银行也是重灾区。原来与项俊波搭班子的农行前副董事长兼行长张云留党察看,董事兼常务副行长杨琨已身陷囹圄。
股市的腐败让亿万股民咬牙切齿。
2015年,股灾爆发,中国股民平均损失超过40万元,“国家队”入场救市。当时,中信证券是“国家队”主力队员。无数股民引颈以盼“国家队”能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然而,谁也不曾料到,不少机构明面上打着“国家队”的大旗,私底下却先救自身被套的资金,还干着高抛低吸的勾当。超乎散户们想象的是,此后披露的事实表明,以中信证券原总经理程博明为首的部分高管团队与“私募一哥”徐翔狼狈为奸。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负责救市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竟然是幕后的“育良书记”,更有监管处长、发行处长、发审委员、投资者保护局局长、稽查总队副队长前“腐”后继。
面对金融腐败,李克强总理怒斥,“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
据说,项俊波落马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其掌舵农业银行时曾帮助已逃亡海外的“大鳄”郭文贵获取32亿元贷款。从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河北省原政法委书记张越到项俊波,这两年,郭文贵就像个瘟神,谁沾上谁倒霉。又据说,郭文贵之外,还有不少大鳄已被套上笼头。
这一幕接一幕的大戏,始于2014年掀起的金融反腐风暴。当年3月,中央纪委启动新一轮机构调整,第四监察室负责联系金融单位。2015年,中央第三轮巡视对包括一行三会、深交所、上交所、人保、信保等31家单位专项巡视。于是,潜伏深水中的一条条大鱼纷纷落网。
功过
电视剧里,祁同伟孤鹰岭血战毒贩,让人何等敬佩,其最后在孤鹰岭饮弹自尽又让人不胜唏嘘。历史上,汪精卫当年刺杀满清重臣时曾慷慨赋诗:“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不料晚年堕落成被人唾弃的汉奸。不禁让人想起那首著名的翻案诗,“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如果不出事,今年60岁的项俊波给了自己编了一台完美的剧本。
自2011年其主政保监会,客观来讲,项俊波的贡献也当得上其自诩的“中国最大的保险推销员”称号。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2016年保险业资产总量15.12万亿元,较2011年的6.01万亿元增长250%。此间,各种创新也喷涌而出,尤以互联网保险引人注目。2016年新增互联网保险保单61.65亿件,占全部新增保单件数的64.59%。
《中国经济周刊》报道,项俊波的监管思路以2014年为分水岭,在此之前,以防控风险为主,多次出重拳整顿市场;此后则演变为鼓励创新、突破发展为主,“放开前端”的做法更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从2014年至2016年,我国新增的保险类公司激增200多家,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保险业,成就了保险业的辉煌。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野蛮生长的保险业却忘记了“保险姓保”,依靠廉价获得的巨额资金,再配上平均8倍左右的杠杆,像抽水机一样抽走市面上的各路资金,崛起为令市场瞩目的凶猛力量。此后,宝能系与万科上演股权争斗全武行,血洗南玻A,觊觎格力电器,直至个别险资变身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怒对的“野蛮人、害人精”,成为众矢之的。
项俊波个人的蜕变只是小事,高杠杆的保险资金脱实入虚,甚至威胁实体经济,这才犯了大事。 2016年5月9日,“权威人士”现身《人民日报》时说过,高杠杆是“原罪”,是金融高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背景下,汇市、股市、债市、楼市、银行信贷风险等都会上升,处理不好,小事会变成大事。
风险
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金融则是市场的心脏。金融去杠杆,严防金融脱实入虚,站在这个角度,才能透透地弄清楚金融反腐背后的深意,才能把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大事情看清楚。
从2008年至今,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加了100多万亿,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左冲右突的巨量资金造成的后果就是股市震荡、债市震荡、房地产泡沫不断膨胀。更糟糕的是,不少研究发现,我国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也显著恶化,甚至被浪费掉了,“金融不支持实体”的现象越来越严重,金融腐败分子可以说是推波助澜。
这一趋势必须逆转。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三去一降一补”,高层也一再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以金融去杠杆带动实体去杠杆,把资金从金融体系内赶到实体经济中去,各种措施相继落地。
2015年股灾至今,股市高杠杆得以控制。
2016年底到今年初,险资的凶猛势头被按了下去。
对疯狂的房地产,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一个“炒”字道破了房地产的金融属性。如果一家规模数亿元的制造企业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如北上广深卖套房赚得多,谁还会愿意干实业?正因如此,2017年伊始,房地产调控不断加码。4月10日,国土资源部放出消息:不动产登记今年年底全国联网。这意味着,房地产税有了基础数据支撑。
4月初,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各路炒房团闻风而动,然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第一时间实地调查与多方获得的消息已表明,曾经的炒房思路在“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已经没有市场。
此外,在其他金融领域,去杠杆也在次第展开。
要实现金融去杠杆,要防控金融风险,就必须把金融反腐推向深水区。这一点,在姚刚、张育军、程博明等腐败案对救市的影响中已展现得淋漓尽致。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着力振兴实体经济,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随着项俊波的落马,市场对“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的新金融监管架构也有了更多的想象。
有个消息值得解读,4月7日,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在银监会《关于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指导意见》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银监会主动参与、自觉服从服务于监管协调,把部委的监管政策规制置于国家大政方针部署之下。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在中央强力的金融反腐风暴下,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时代将要到来。
(原题为《项俊波落马!别急,好戏还在后头》)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项俊波落马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