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报刊文评“微信赌博”:微信红包不是赌博者的隐身地

刘英团/人民法院报

2017-04-11 13:21

字号
微信群不是犯罪者的天堂,微信红包不该是赌博的工具。不管是传统赌博,还是微信赌博,都是法律和道德所不能接受的赌博行为。
近日,山西省公安厅向社会发布信息,晋中警方成功捣毁一个利用微信实施赌博的团伙。经查,该案件参赌人员约80余名,涉及山西、山东、湖北、广东、四川、河北等多省市,每日涉案金额高达100余万元。
与传统赌博相比,由于网络高科技充当赌徒的“帮凶”,警方查处微信及微信红包赌博却要受法律上、技术上、经费上的限制、掣肘,难度超乎想象。首先,在虚拟空间中的赌博行为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即使依法关闭掉一些微信赌博平台,很快又会被新的微信群替代,而赌头也会通过修改群名片等形式逃避网警的监控。其次,警方破获微信红包等赌博案件,不但要依法,还要讲究事实,尤其要有有力的证据。传统的赌博,有场地、有工具、有赌资,只要抓准时机,一逮一个准。而微信红包赌博,不受地理、时间、空间范围的限制,也无需场地、工具,即时电子支付平台收赌资于瞬间,警方取证之难度可想而知。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微信赌博非但不是娱乐,也非普通的治安违法行为,而是法律明令禁止的犯罪行为。根据《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的”或者“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则属于“开设赌场”,微信红包赌博的组织者、发起者则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
遏制微信红包赌博,一是从源头追查,建立健全常态化、持久化的赌博治理机制,多方合力斩断包括微信赌博在内的网络利益链条。其中,既要从规范网络经营行为入手,还应从技术上封堵违法网站,斩断“信息流”“资金流”。二是加快立法,前移监管关口,制订并实施有效的针对网络赌博打击之策。比如,加强与银行、网络营运商等部门的合作,及时发现线上线下的赌博线索,重点是提高微信空间巡查频率,加大微信技术监控力度,最大限度压缩微信赌博等违法行为发生的空间。三是通过道德规教化,引导网民远离赌博及网络赌博的“毒瘤”。
(原题为《微信红包不是赌博者的隐身地》)
责任编辑:王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赌博 微信红包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