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李永波这些年,是什么造就了他的江湖色彩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茶福

2017-04-12 13: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李永波带着未竟的心愿离开了中国羽毛球队。
这些年,外界眼中的李永波似乎形象有些固化,他是一手遮天的家长、大佬,甚至被形容为“羽毛球太上皇”。
那么场边真实的李永波是个什么样?在一位长期跟队羽毛球的媒体人眼中,他只是比中国其他运动队教练更做到了极致,更突显了个人性格的作用。
而那些半真半假的传言,更增加了李永波的江湖色彩。
李永波在奥运场边指导林丹。视觉中国 资料
“在整个球队里,需要有人做恶人,很明显,我就是那个恶人。”
李永波的这句经典语录,曾被某一年的苏迪曼杯官方秩序册收录进前言。然而,就在第15届苏迪曼杯开打前一个多月,这位仇人眼中的“恶人”,追随者眼中的“英雄”,走到了他执教生涯的终点。
棒球帽,是李永波的标志。赞助商甚至特意为他绣上了LYB的名字缩写。说起为何总是戴帽子,李永波曾表示因为自己头发自然卷,难打理,干脆就戴帽子了。
不过,心理学上认为,喜欢戴帽子的人更喜欢掩饰自己的内心。
李永波最大的“恶”,大概就是1997年的国羽内乱。经历了那次联名弹劾后,李永波似乎特别没有安全感,也不轻易相信别人。
每次出现“李永波下课”的声音,都必然伴随着另一个人的名字——李矛。二李都属于性格执拗,在专业上也都是佼佼者。但两个性格上都很强势的人,一旦出现裂痕就很难弥合。
李矛(左)。东方IC 资料
几年前,曾经有人想撮合两人解除恩怨。李矛的回应是:“我没问题。”而李永波则选择了沉默。遗憾的是,不久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让这一运作戛然而止。
但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么多年来,有些媒体有意或无意的重提甚至放大二李的恩怨,也是导致两人始终难以解除恩怨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喜欢戴帽子,李永波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次奥运会前,必去湖南韶山祭拜。
不过,竞技体育的教练员、运动员都有点迷信。比如比赛期间不剪头发、不剪指甲、不刮胡子,比如上次获胜时穿什么颜色衣服这次还穿什么颜色等等。
比如,里约奥运会谌龙夺冠后,就曾透露:“昨天晚上李导问我,他说谌龙,明天我们继续配合,你希望我穿什么衣服,还问我要不要喝鸡汤,如果王适娴那边有给你做,我就不买了。如果需要我就还买过来给你。我说李导,保持不变,还穿蓝色。”
里约奥运,李永波拥抱谌龙。东方IC 资料
在专业领域,李永波有他的独到之处。
他接手队伍后把女双作为国羽的突破口,一手打造了葛菲/顾俊组合,慢慢把队伍从曼谷亚运会的7块铜牌,带到2005年第一次让汤姆斯杯、尤伯杯、苏迪曼杯三杯聚首,再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霸气包揽,李永波率领中国羽毛球队走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特定的环境下,不是靠着他的个人魅力和魄力,中国羽毛球队就没有之后的辉煌。
然而,在坊间传闻里,李永波被描绘成一个整天泡在高尔夫球场,或是KTV里的“大佬”。
以至于他曾在一次赛后发布会上公开指出:“你们这样攻击我,我感到很委屈。”
而那些半真半假的传言,更增加了李永波的江湖色彩,成为一些不明真相者跟着人云亦云的理由。
李永波和中国羽毛球队拍摄2015年贺岁写真。视觉中国 资料
一位长年采访李永波的记者,曾这样评价李永波——“在他的执教理念中,一切以维护和保证国家队利益为主,一旦中国队利益受损,他会不顾场合与后果,第一时间就‘出手’。”
因此,李永波炮轰世界羽联这样的字眼,常常见诸报端、网络。“印尼人都是土老帽”,“韩国裁判水平‘高’”这些私下场合的谈话,也会被一些媒体写进报道,这让李永波感到很受伤。
他常公开感叹:“有些境外媒体啊……”因此,“境外媒体”也成了那些对李永波不利的媒体的代名词。
李永波属虎,但他又绝不是表面上霸道、粗暴的东北硬汉那么简单,有时甚至细心的让人不相信。
比如,在他上任之初,会邀请京城媒体去国家队场地打比赛,20多年过去,当年的那批年轻记者都成了媒体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李永波带儿子参加《我不是明星》节目录制。视觉中国 资料
说李永波是公关大师,还因为他兴趣广泛,爱交朋友,录过专辑,拍过电影,几乎没有他想做做不成的事,也给中国羽毛球队带来了体育界之外的关注。但这也成为他被攻击的把柄。
李永波还喜欢在人前“秀恩爱”。
他曾说,“林丹像极了20年前的我。”他也会在里约奥运会时,亲手为谌龙炖鸡汤。他的爱与恨,来的激烈而直接,这让许多人接受不了。
恶人也好,英雄也罢。李永波也只不过是个凡人,而不是神。对于55岁的他来说,人生已经走到了下半场。功过是非,自有历史评说。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永波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