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色情背后毒瘤:部分地区性侵案未成年受害人已占3~5成

章正/中国青年报

2017-04-12 10:28

字号
2014年,22岁的赵某某从网店上购买了一部服务器,在互联网上创建了一个名为“秘密小学”的色情论坛,从国内外幼女色情网站获得下载地址,得到100多部国内、日本、欧美幼女的淫秽裸露视频和色情图片。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邯郸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贾春梅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向记者介绍了这个案例。
赵某某在家中和网吧的电脑将儿童色情信息上传至“秘密小学”色情论坛,通过会员制付费方式,网友注册付费后从该论坛上下载观看。赵某某的论坛运营一个月,网站注册会员达400人。事发后,赵某某被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审查后,检察机关以复制、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对赵某某提起公诉,法院开庭审判后判决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无独有偶,近日,网友在微博上爆料,有一个境外儿童色情网站,观看的人多以大陆人为主,并附上处理之后的照片。日益增加的相关事件引发关注。
国际:有被性侵经历的女童大约占到20%,男童占到5%~10%
2016年下半年,有媒体报道,网上出现多起以招聘童星面试为名义骗取未成年女童发送裸照,甚至涉及淫秽内容的裸聊视频。
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院长姚建龙教授认为,儿童色情与儿童接触色情信息是不同的概念。儿童色情的特点是以儿童为淫秽图片、音视频、文字等色情信息的表现载体或者鼓吹对象,其制作、复制、传播甚至浏览、持有等行为本身即包含着对儿童的性侵害及二次伤害,并会给一般儿童带来巨大的性受害风险,属于国际社会共同严厉谴责和打击的丑恶现象。各国通常都会将对儿童色情的惩治区别于一般色情信息,给与法网更严、刑罚更重的处罚。
“关于儿童色情的内容在贴吧和QQ群中流传,背后都有儿童受到性侵的案例。”姚建龙说,让他觉得气愤的是,在我国,很多人并不认为这是严重的事情。
儿童色情的背后,我国的未成年人被性侵的案例日益增多,需要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姚建龙介绍,世界卫生组织在2010年做过调查,全世界18岁之前的未成年人有被性侵经历的女童大约占到20%,男童占到5%~10%。国内曾有学者对四省市3261名高中生的抽样调查发现,13.6%的受访者曾于16岁前有被性侵犯的经历。
“我曾经做的抽样调查发现,18岁以前有过被性侵的比例在20%左右。”他认为,调查数据结果的差异与抽样方法、调查对象及对性侵的界定不同有关,但至少都能说明这一问题应该得到高度重视。
“绿色童年健康上网管理平台”是国内一款健康上网软件,软件设计者与团吉林省委发起了“吉青·绿色童年”青少年安全健康上网公益项目。该软件负责人孙宏光介绍,截至2017年2月,在所有青少年接触到的互联网不良信息内容中,淫秽色情占比最高,为76.3%;暴露、不雅内容占比10.7%,居第二位。仅这两项,就占比到达87%,其中就包含大量儿童色情的内容。
孙宏光注意到:“现在有些不法网站,会散播‘恋童’内容,即猥亵不满14周岁的儿童。如果青少年看到此类内容,对青少年产生的影响是相当大的,孩子的人生观会被刻意引导,结果很容易造成孩子的心理偏差和社会悲剧。”
国外:个人观看儿童色情影片算刑事犯罪
贾春梅直言:“黄色网站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是背后有巨大经济利益在驱动,惊人的利润是黄色网站层出不穷的源动力。黄色网站收入来源包括为服务器提供商的代理收费分成、为其他网站代理广告宣传、通过会员收费服务获得收入,以及贩卖黄色产品取得非法收入。”
色情网站境外化正成为打击网络淫秽色情犯罪时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有些国家成了全球色情网站运作者眼中的“避税天堂”。
国家有关部委的工作人员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透露,他们发现色情网站之后及时举报,可是查处的难度就在于,这些服务器在境外。
孙宏光监测发现,这些网站的服务器基本不在境内,这些网站的运营者更喜欢将服务器放在日本和韩国,这样访问的速度比较快。
在姚建龙看来,我国法律对色情信息的制作、传播、走私和贩卖都是禁止的,虽然司法解释有所涉及,但是立法层面还没有把儿童色情单列出来明确进行从重、从严处罚。
姚建龙举了一个例子,与成人色情不一样,国外很多国家法律规定个人观看儿童色情影片的行为就是刑事犯罪,持有更是刑事犯罪。“儿童色情在很多国家都是重罪,不仅仅包括制作、走私、贩卖、运输和传播,就是持有和浏览、阅读、观看这类所谓‘个人行为’达到一定的量都是重罪。”姚建龙进一步解释。
我国并没有把观看和持有儿童色情的行为与观看成人普通色情信息的行为进行严格的区分。有专家表示,这是法律上的漏洞,积累到一定数量,一定会上升到刑事犯罪。
同时,社会普遍层面对儿童保护意识有待加强。比如在一些电视节目中,有女童与陌生男子独处,甚至有舆论对此进行调侃,这对于儿童自我保护意识的形成具有潜在的危害性。
姚建龙分析,我国儿童色情问题的背后,还涉及落后文化观念。我国一些落后地区,有人认为与幼女发生性关系能治病,甚至发生公职人员对幼女下手的案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网上检索类似的信息,大部分都是以社会新闻的方式呈现,多以披露吸引眼球的案情为主,却很少有文章提出如何保护儿童。
我国部分地区:性侵案件中未成年受害人比例已占3~5成
姚建龙认为,在儿童色情打击上,我国应该借鉴国外儿童保护立法经验,在立法层面划出更加明确的底线与红线,进一步织密打击儿童色情信息的法网,例如应当将个人观看、持有儿童色情信息的行为,明确界定为刑事犯罪予以打击。同时,相关法律应该将惩治儿童被性侵包括儿童色情单列出来,与成人被性侵有所区分。
姚建龙注意到我国法治建设在这个方面的积极努力。新近通过的民法总则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受害人年满十八周岁之日起计算。
换言之,对于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件,一旦被发现之后,在21周岁之内的追诉期都是有效的。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认为,要根治类似儿童色情问题,不妨独立设置性侵儿童罪,抬高犯罪的成本,对此类犯罪产生威慑、警示、遏制作用。
姚建龙对此也非常认可,根据他观察,留守女童的监护存在巨大的风险,他与基层派出所民警的接触发现,一些地区留守女童遭受性侵现象较为严重,比如有的农村教师、留守老人把黑手伸向了留守女童。更让他担忧的是,家长发现了这样的现象,不少选择私了。这样做的理由是,家长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沉默才是最有利的选择。
姚建龙表示,选择私了会产生高比例的“犯罪黑数”,这也是性侵案件的特点。美国曾经有学者研究发现,强奸犯罪黑数的比例高达90%,加害人受到法律追究的比例非常低。
童小军指出,已经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件与实际发生的被性侵案件的比例在1∶7,报道出来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
有专家表示,为了避免类似的儿童遭受性侵的悲剧,一味要求儿童提高意识防止被性侵并不现实。
“一旦孩子被性侵后,有些家长对孩子都是嫌弃的,”童小军认为,父母这样的观点非常可怕。
童小军认为,共青团和妇联在预防儿童被性侵问题上,可以起到倡导和预防的作用。当然,儿童一旦遇到性侵,国家层面应该有相应的制度跟进,比如伤害评级、法律起诉、监护权处置、心理治疗、社工介入等环节。
童小军认为,在司法环节,未成年人被性侵案件的办理要与成年人被性侵有所区分,比如很多时候发现未成年人遭遇性侵时,已经过了很长时间,证据该如何提供?孩子被性侵后的描述算不算证据?
姚建龙曾经遇到一个案例,在某边疆省偏远地区发生一起性侵儿童案件,承办检察官发现,受害女童出现较为明显的创伤后综合征,想帮助孩子接受后续心理辅导治疗,但苦于没有途径辗转找到姚建龙帮忙。姚建龙多方打听,在朋友帮助下找到专业心理咨询师,并资助其前往案发地对受害女童进行后续辅导治疗。
姚建龙直言,“我一直有一个观点,良心和爱心是靠不住的,没有体制机制保障的儿童保护是无法持续的,也是粗浅的。”完善的儿童保护机制不能光靠政府包打天下,社会力量也应该参与其中,成为保护儿童的重要环节。
姚建龙介绍了性侵案例的现实状况: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台湾地区所有性侵案件中受害者年龄在18岁以下的比例就高达70%,我国大陆地区还缺乏准确的全国性调查。但他在部分县级地域调查发现,不少地方所有性侵案件中被害人是未成年人的比例已经占到3~5成,因此儿童被性侵问题一定要高度重视。
姚建龙提出,自己的调研还不是全国性的,但是参照其他国家和地区儿童被性侵的演变规律以及我国部分地区的调研可以预判,如果没有有效的防控措施,未成年人被性侵的问题仍将长期存在。
(原题为《警惕儿童色情背后的“毒瘤”部分地区性侵案件中未成年受害人比例已达3~5成》)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性侵案,未成年受害人,儿童色情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