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启动,这些孩子是中国文学的未来

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实习生 李娇

2017-04-14 10: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99年,《萌芽》杂志联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一起举办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大赛首倡“新思维”、“新表达”、“真体验”的理念,号召写作要有真情实感,要有想象力和创造性,这在当时还是应试教育为主的环境中,仿如打开一扇表达真实生活体验的窗。
转眼间,新概念作文大赛已走过近二十个年头。现在,《萌芽》携手文化平台“新阅会”,启动了“新阅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4月12日,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伟、《萌芽》杂志社长孙甘露、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系主任朱国华、作家陈丹燕与几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同聚一堂,共论新时代条件下新概念作文大赛以及《萌芽》杂志的新与旧、守与变。
“新阅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启动。
“新概念”适应当下的阅读习惯显得滞后?
二十年时光,新概念作文大赛许多从前的参赛者,现在或已成为职业作家,或从事与文字相关的工作,或站在了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评委席上。
刘嘉俊是1999年获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获得者。对于新概念作文,刘嘉俊坦言,“新概念是我整个职业生涯的起点,我因此而开启了十八年的写作生涯。新概念对于我们这样一代人有着非常不同凡响的意义。写作、阅读有很多是非常个人的一种体验,你必须把自己大块大块的时间沉入到个人世界中去。然而,通过这样一个比赛,我们看到自己的创作其实是不孤独的,我们能够在其中看到一大帮志向差不多的人,找到同行者,这对我来说是最为非凡的一个意义。”
与此同时,刘嘉俊亦不讳言自己逐渐走向一条“去创作化”的道路。“我现在都没有办法说自己是一个职业写作者。因为从前年开始,我逐渐完全转向了与故事相关的头脑风暴幕后及运营工作。在和各种各样的合作方推动各种各样的项目向前滚动之时,在不断考虑模式、形态、运营、宣传和反馈中,我可能和写作距离越来越远。”
“我想做的仍然是一流的内容,影响到更多的人。但现在这对我来说不再是一个完全靠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而是靠一个机制和体系去完成的事情。”
爱之深,责之切。刘嘉俊表示,“(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青年文学浪潮,之后网络文学的兴起,一直到现在的IP运营。但凡有公司、机构搞一个文学大赛,他们的运营模型肯定包括吸收版权、销售版权,以及随之而来的转化、吸引流量的竞争经营模型等等。而新概念始终是坚持自己想法与立场的非营利机构,这是一件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
“但是同样的,大家也都提到新概念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新。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反复思考,在互联网、文化产业的急剧变化下,文学本身的形态变化是否就可以这么慢。作为比赛来说,新概念在坚持创新处有它非常厉害的地方。但在适应当下传媒和阅读习惯上,新概念还是显得滞后。”
“比如现在对于稿件的最长长度,5000字要求还是没有变化。按照之前对网络和快速阅读的研究来看,一个用户的平均阅读深度差不多是1500到2500字,超过3000字基本上读不下去。当然我不觉得这些所有的说法都适用于纯文学行业,但在年轻人当中,这些变化确是切切实实的。以前一篇文章能够刊载在一份全国发行的杂志上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现在的话,个人用户使他的声音达到全国没有那么难,所以新概念在组织、宣传,包括后续对于作者的跟踪,我觉得很多地方是可以做得更多、更好的。”
刘嘉俊 资料图
对此,同为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获奖者陶磊,有着不同的声音。陶磊此后成为了一名职业写作者,既有小说也有一些剧本,靠写东西来维持自己的生计。陶磊表示,“因为工作的特性,我接触到很多文学圈之外的人。在二十年的时间当中,文化产业产生了很大变化。今天看到的很多碎片化阅读之类的文化创新,对于文学都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也发现有时所谓的创新从某一方面来说是与时俱退的,它们实质上就如同比较负面的金融创新,想办法把别人的作品变成自己的。最极端的就是抄袭,隐晦的做法类似于翻拍。大多新的时代受众只认识到了新的版本,而不会了解到原先的作品。今天有很多人从事写作,或许他的粉丝、阅读量都很多,但是他是不是真的从事创新、创作,其实是打一个问号的。”
“现在会听到一些声音,《萌芽》或者新概念不再那么新了,我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因为它所守的那部分旧恰恰是对于创新的一种坚持。它始终坚持文学性的标准、深入人心的标准。不管外界把创新说的多么花哨和简单,我觉得《萌芽》和‘新概念’对于创新有自己的一套认识和标准,这是二十年来最为难能可贵和让我肃然起敬的事情。”
陶磊 资料图
“新概念”在适应当下的传媒方式以及阅读习惯上显得滞后?《萌芽》新任编辑部主任桂传俍就此回应,“《萌芽》和‘新概念’一直强调的是文学性和公益性,我们和别人最大意义上的不同可能就在于此。在现在这样一个重传播性和商业性的环境下,‘新概念’所强调的文学性和公益性反而是很新鲜的一个事情。重传播和商业性确实可能在人气上取得很大成功以及获得很高的收益。但二者性质本身不同。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不出来担负的话,其实也没有别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今天的学生之所以还信任新概念大赛,正是在于‘新概念’的文学性和公益性。”
桂传俍也承认在今天的时代环境下,因为发表渠道多样,发掘一些新的作者其实愈加困难。“原来‘新概念’有自己的一套筛选过程,很多写作者因新概念获奖,跟我们编辑有了接触。而编辑投入大量精力,新人经历编辑、修改这样比较传统的漫长孵化过程,不断获得成长。但是现在这个机制因为网络平台的原因,已经遭到了很严重的破坏,导致文学的标准被模糊化。大多数人认为写作只有风格不同,而没有高下之分,这样唯一能够评判文章标准的可能只有点击率和转发数,这和传统文学的发展逻辑可能是相悖的。《萌芽》和‘新概念’从一开始到现在都特别单纯。无论多么艰难,我们也必须在遵循文学逻辑和一些事情的底线上把这个活动做下去。”
今天的新概念大赛应回答社会“新”在何处
作家陈丹燕从大赛伊始,就加入了新概念作文的评委工作。“看这些稿件的时候,其实是可以看到一点点变化的,那一年的小孩子在想些什么东西,哪些流行歌曲给他们带来影响。有一年很多稿子都讲到朴树的《那些花儿》,有一年很多小孩写的小说都冒充自己是孤儿,然后有一段时间又冒出大量幻想小说。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这些孩子其实代表着中国文学的将来。他们慢慢会成熟的,也会变得很好,所以我一直愿意给《萌芽》看稿子。”
而针对现在外界对于新概念作文的唱衰之声,“无病呻吟”、“同质化”之讥,社长孙甘露表示,“《萌芽》杂志和‘新概念’不一样。而因为年龄所限以及个人经历的大同小异,同质化在所难免。但同质化并不可怕,文学之路充满个人选择。《萌芽》杂志和‘新概念’作为培育年轻作家土壤,希望青年写作者始终保持一份对于文学的兴趣以及对文学创作的坚持。”
作家孙甘露发言
《萌芽》和“新概念作文大赛”所守的那部分旧恰恰是对于创新的一种坚持,而在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到来之际,不同于二十年前的“新”成为了当下之问。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伟认为,“标榜新概念,肯定是和当时应试教育背景下的作文比赛,相对来说有点压抑个性的写作区别开来。强调新思想,写真情实感,是新概念作文大赛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培养很多年轻的写作者,其中有一些进入了专业写作的行列,则是新概念作文取得成功的标志。当年‘新概念’确实是一个新概念。而当下我们要回答社会,回答今天的青年作家、青年写作者,我们二十届新在哪里。”
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亦表示,“这几年文学多以碎片化、网络化等形式承载,但是文学有一个最本质的东西,它是进入读者心灵的。一方面,今天的青年作家,要写出进入今天读者的心灵,而且还会传之久远的好作品。另一方面,作家协会的工作永远都是‘团结作家、办好刊物、培养青年’几个字,《萌芽》在这上面承担了更加重要的任务。因为《收获》就是收获,有成熟的作家作品以飨读者。而《萌芽》以及新概念需要挖掘令人耳目一新之作,也承担着文坛未来能够收获更好作品的任务。”
如今的新概念大赛到底“新”在何处?新概念作文大赛主办方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我们的变化从十九届就悄悄发生在当中了。除交通补贴外,还注重评委的新老更替,去年初评委中就有五位青年评论家参与到评选中。而《萌芽》每年花大量时间由一位编辑带一位作家前往全国很多省市重点中学宣传推广,去年第十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吸引八万三千多人参与,创历年新高,与我们作家编辑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今年,在坚持基本宗旨与赛制不变的基础上,全新的‘新阅会’杯第二十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将在文学性与公益性两方面做出更多努力。首先,与近年来跟风而起,与课堂教学紧密结合的各路作文比赛不同,‘新概念’不以‘助力升学’为唯一目的。相反,自创设之初,提出‘新思维、新表达、真体验’的口号始,大赛便一直强调真实、多元、文学性才是赛事评选的标准,而恰恰因为‘独立’与‘专业’造就的公信力,反让更多高校甚至用人单位认可‘新概念’奖项的含金量。如今在联合主办的是十四所院校之外,越来越多的985、211大学将获奖者列入自主招生的考量范围,原来的‘成员’也不断给出更加优惠的政策,以最新加入的上海戏剧学院为例,每年都将有五个名额,留给在新概念大赛中发掘出的好苗子。”
“其次,二十年来,‘新概念’大赛不但从未收取任何报名费,还坚持给予前来上海参加复赛的同学以经济上的补贴。这一额度自去年从火车硬座标准提升为每人500元的标准。而新一届的获奖者中的佼佼者,及在由‘新阅会’与三联书店合办的‘年轻作家创作比赛’中的个别优胜者,也将直接参与到‘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中,拥有在更大平台上磨砺提高的机会。文学营每年在上海和台北轮番举行,10位大陆青年作家、10位台湾青年作家除得到共同交流机会外,还会得到两岸作家对青年的文学指导。文学营此后还将邀请香港的青年作家来加入,展望做成沪台港三地青年作家的交流活动。”
“此外,作为强调文学性的具体体现,大赛将向囊括相对成熟的创作群体,即向C组适当倾斜。新概念作文C组是由高中毕业,30岁以内的青年人组成。相对而言,他们是最没有功利性可言的一个组,但是相反因为经历和年龄的原因,C组其实是所有参赛者中最成熟的一个群体。由于写的人都是比较成熟的熟手,竞争激烈,获奖名额有限,总是被往届参赛者戏称为‘死亡C组’。此次大赛通过这样一个调整,希望剔除功利性的创作,促进更多优质作品的出现。”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概念作文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