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丨逃不出的种族主义

马纶鹏

2017-04-25 22: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
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恐怖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晚介绍一部讲述种族歧视的悬疑电影。

到如今,恐怖片还是主要有两个主流:一个是日本,以怪异、血腥和灵异为主,主要是少女为主角;一个在美国,多反映心理扭曲、各种家庭问题,在情节、视听效果和社会意义上取胜。后者最著名的鼻祖当然是希区柯克的一系列片子(比如《惊魂记》)。所以前者的恐怖,其实主要是感官上的,后者更惊悚,心理刺激更大。
美国的恐怖片自从经典的《驱魔人》(1973)和《德州电锯杀人狂》(1974)开始,就从吸血鬼、木乃伊、科学怪人等灵幻题材转向更日常、更能引起共鸣的题材,在宗教、家庭、青年人历险和变态者等诸多母题或元素上做文章。
《Get Out》海报
但美国的恐怖片恐怕很少有像正在北美放映的《Get Out》(网上暂译《逃出绝命镇》)那样,把种族问题放到幕前,或者说,种族偏见和掠夺变成了恐怖和恐惧的根源。无怪它入选今年The Hollywood Reporter选出的最值得期待的二十部恐怖片之一,在烂番茄(Rotten Tomatoes )上竟然有99%的新鲜度。
Chris和女朋友Rose
黑人Chris和他的白人女朋友Rose约会差不多半年了,准备一起去见Rose的父母,也算件大事。Chris去之前就有些忐忑,问Rose她的父母会不会介意自己是黑人,Rose大笑,说你不会思想这么过时吧,“我爸说,如果美国总统可以连任三届,我一定还选奥巴马”。
开车回家的路上,他们打闹时不料一只穿梭的野鹿被车撞伤,哀鸣声预示这是一个不详的旅途。
Rose父母
在Rose深掩于密林间的家中,Chris发现Rose妈妈是心理医生、爸爸是神经科医生,典型的中上阶层,而且异乎寻常地容易相处。在介绍家族史的时候,甚至还提及黑人高尔夫传奇泰格·伍兹(Tiger Woods)。
但这家人不仅有举止类似木偶的黑仆,还有奇怪的派对,出现的都是衣着光鲜但是已到暮年的白人富翁们。等到Chris发现自己被催眠,要被洗脑,甚至换脑,已经太迟了。逃脱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构思于奥巴马时期,发行在后奥巴马时代的2017年(在圣丹斯电影节的首映是在特朗普上台4天后),整部《Get Out》就是对美国社会不断激升的种族情绪、种族歧视的警示和讽刺。
Chris自己首先对这种跨种族恋爱不自信,特别害怕来自白人父母的压力;聚会的白人都不约而同先赞美Chris身材很棒,卖相极好,甚至有老女人厚颜无耻来摸他肌肉,然后就讨论黑人在身体上的优势——言下之意,你们智力当然不如我们白人。甚至一位被邀请的日本人操着蹩脚的英文问道,“在现代社会,非洲黑人到底有什么优势和劣势呢?”这种赤裸裸的种族语言和挑衅在21世纪的美国,回声绝对不会少。
《Get out》还在更深的历史层面挖掘了背后的惊人故事。Chris发现聚会上唯一的黑人也是和他类似的一位帅小伙,不过感觉他怪怪的,目光呆滞,说话客套,竟然同意这帮白人对黑人种种的身体赞美和地位蔑视。
当他把这张偷拍的照片传给他在纽约的黑人朋友Rod时,Rod用近似Rap的语速和方式调侃他说,这帮白人从来都坏得很,很有可能绑架、虐待、奴役,甚至性奴黑人!
虽然Rod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喜剧人物,满口黑人俚语,脏话连篇,但影片在此处用戏谑的方式说出了这个国家曾经极度不堪的黑奴史,而这恰恰不幸地在这个荒野小洋房延续着。
在足够的喜剧和悬疑之后,终于迎来了本片恐怖的高潮:在隐约感觉到这家人来者不善的意图后,Chris决定离开。这时他看到了门后一个红色的盒子,里面竟然是Rose和很多人的亲密合影,大部分是年轻帅气的男性,甚至有Rose家的女仆,最关键的是,这些人都是黑人!
Rose家的女仆
Chris终于明白,这就是一个奴役黑人的地方,所有人的目标就是他,他自始至终就是一个玩偶,鱼饵。
他想逃,却逃不掉,因为Rose的妈妈已经把他催眠,等待他的,将是Rose爸爸亲自手术——掏空Chris的脑子,留着他健硕的身体,移植一个由于基因缺陷而失明的白人艺术中介的脑子。
到这里,观众终于明白,这就是一个阴谋,一场赤裸裸、血淋淋的种族掠夺,而且是现代科技支撑的,比当时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更危险。
负面的角色不再是那些似乎天生就讨厌任何有色人种的Rednecks(有种族歧视的乡巴佬,多半来自美国南方的农民白人),而是这些美国社会的中坚职业人士,对黑人又爱又蔑视。
《塞尔玛》剧照
奥巴马执政下的美国出现了不少受到激励和启发的黑人电影,纪念马丁·路德·金的《塞尔玛》,揭露黑奴买卖的《为奴十二年》,以及去年感人至深的《月光男孩》,还包括长纪录电影《辛普森:美国制造》。
《为奴十二年》剧照
《Get Out》是今年特朗普上台后针对种族主义的第一炮,虽然有喜剧,有传统家庭情节,但恐怖气息恰是美国社会对黑人,对“白人脑子,黑人身体”这种怪异结合,甚至混血的一种集体性恐惧和病理式的发狂,骨子里很多人还是本质/纯正主义(essentialism)的信仰者,这和特朗普标榜的“美国更伟大”、“还利于民/白人”是一脉相通的。
看完影片后,我不禁问旁边的美国白人朋友如何看待这部影片,受过高等教育、又在纽约市区大学教书的他,耸耸肩,“这就是对种族、黑人的一种心理和身体的恐惧。”
我再环顾四周,发现虽然观众不多,但大部分观众是白人。我原以为在美国的南方弗吉尼亚,会有更多黑人来看这部黑人题材的片子。
只能希望,这些白人不是仅仅冲着电影中的幽默来的,否则他们学到的怕是如何占有和控制,因为人性有时就是如此不堪,无论你来自美洲,还是亚洲。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逃出绝命镇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