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何燕玲:抑郁症心理疗法或有副作用,病耻感耽误治疗

澎湃新闻记者 陈明明

2017-04-30 06: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抑郁症作为一种最常见的精神疾病,影响着全球约3.5亿的人口,是影响人类健康的重要疾病。从1990-2013年,全球罹患抑郁和/或焦虑的人数增加了将近50%,将近世界人口的10%。
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到2020年,抑郁症对健康生命年数的折损将排在各类疾病的第二位。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抑郁症都存在着低就诊率、低诊断率和高未治率的问题。
上海市医学会精神医学专科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何燕玲告诉记者:“在中国,抑郁症的患者数以千万计,尽管有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和相应的卫生资源,但是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接受了专业治疗,更有百分之六十二的患者从未就医。还有些患者一味追求心理治疗,即便已经很严重了也不肯服药,以致耽误治疗。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对于一般的抑郁情绪、轻度抑郁症确实有效,也可以和药物治疗一起治疗重度抑郁症,但要注意的是,心理疗法也有‘副作用’。”
澎湃新闻:不少人认为抑郁症仅仅是“心病”,您怎么看?
何燕玲:抑郁症影响人体身心健康。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到悲痛欲绝,自卑自责,甚至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行为;甚至发生木僵;部分病例有明显的焦虑和激越;严重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抑郁症造成的精神痛苦可以使人们难以从事最简单的日常事务,有时可能彻底摧毁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失去工作和谋生的能力。抑郁症的最坏的后果是导致自杀行为,这也是目前15-29岁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不少人会误以为抑郁症只会影响心境情绪,事实上,抑郁症会增加罹患其他慢性病的风险,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慢性疼痛,乃至肿瘤。反之,疾病如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肿瘤等也增加罹患抑郁症的风险,而产后抑郁可影响新生儿的发育。
澎湃新闻:近年来抑郁障碍已成为临床上最常见的精神疾病,但目前抑郁症的总体识别率较低,原因何在?
何燕玲:缺少正确的疾病相关知识、病耻感等因素是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主要原因。抑郁症若能给予及时恰当的治疗,则能提高临床治愈率,但目前诊治的情况不容乐观,对抑郁障碍的总体识别率较低,尤其是在综合医院。
WHO的多中心合作研究显示,15个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内科医生对抑郁症的识别率平均为55.6%,中国上海的识别率为21%,远远低于国外水平。
抑郁症的致病因素主要包括生物遗传因素、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但是不少老百姓却误认为抑郁症等精神疾病是患者个人的主观问题,这会导致患者产生病耻感而羞于求助或者求助方式错误。
2016年第三次公众精神卫生知晓度的调查显示,对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案例,62.4%的居民主要归因为“工作压力大”,对于严重精神障碍,如精神分裂症和躁狂症,45.4%的居民认为是患者“思想上的问题”造成的,很少比例的人认识到精神疾病是一类存在着生物学、遗传学基础的疾病,而归咎于个人主观的问题。
比如,如果归因为“个人主观问题”、“思想上的问题”,那采用的求助行为会倾向于思想教育、责备/批评/提要求;如果归因于“着魔、中邪”的,他们的求助方式可能是寻找巫医、大神来“驱魔驱邪”,现在有些偏远地区仍然存在这种情况。
澎湃新闻:现在不少抑郁症患者在病情轻度的时候没有及时到医院治疗,而是求助于心理咨询师,等意识到并不管用的时候才就医却已经是中重度了,您怎么看?
何燕玲:临床上对抑郁症的主要治疗方法包括:药物治疗、 心理治疗、电痉挛疗法和重复经颅磁刺激。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老百姓会误以为心理咨询就是心理治疗。事实上,根据我国《精神卫生法》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心理咨询人员发现接受咨询的人员可能患有精神障碍的,应当建议其到符合精神卫生法规定的医疗机构就诊。这也就是说,心理咨询人员不可以给患者作诊断和治疗,否则属于“非法行医”。
如今社会上的心理咨询从业人员在资质水平上参差不齐,从业门槛过低且缺乏监管。鱼龙混杂的市场现状也导致心理咨询收费很贵效果却未必好。相比而言,药物治疗的可及性更好。
在美国,心理咨询行业已经形成了完善的学习晋升体系和成熟的社会制度保障。心理健康服务人员配置主要包括临床社工、临床咨询师、临床心理学家以及精神科医生。单拿临床咨询师要求来说,就必须满足硕士学历以及2000小时的临床督导等。而反观国内,一个没有任何相关专业知识背景的人,只需交几千元钱培训几十天,就可以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
要成长为一名真正合格的心理师咨询师不是简简单单念个书考个证就行,需要积累很多案例处理经验和人生阅历。要进入患者的心理状态,对患者情绪进行共情,并非易事。有些所谓的心理咨询师自己心理的“个人成长”也不成熟,自己的心理问题会进入到患者情绪中,反而加重患者病情。
还有些机构的心理咨询师因为缺乏专业的医学背景,会将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的患者当作抑郁症或一般心理问题进行干预,耽误了治疗。
何燕玲表示,心理咨询人员不可以给患者作诊断和治疗,否则属于“非法行医”。
澎湃新闻:不少求助于心理咨询的抑郁症患者觉得药物治疗有副作用,您怎么看?
何燕玲:任何药物都有不良反应,哪怕补充维生素片过量会有副作用。医生通常会最大程度发挥药物的正面作用,扬长避短。患者在医生的指导下按时按量用药,就不会有大碍。事实上,心理咨询也有“副作用”。一句话开导得好可以让患者情绪缓解,说错一句话也可以让患者产生自杀冲动。
英国国家研究院曾出资展开了一项名为“心理疗法副作用”的调查,研究发现,错误的心理咨询建议或不当的心理疗法将会给心理咨询者带来伤害。
这项研究的主要研究者、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格莱尼斯·帕里称,对心理压力过大的患者来说,谈话治疗可帮助他们缓解压力和抑郁症状。但在少部分病情的治疗过程中,由于疗法或建议有误,也曾导致患者症状更加严重。
从抑郁情绪到抑郁症,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抑郁情绪或者轻度抑郁症可以先不服药,通过医院等正规渠道进行心理治疗,比如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特诊部。同样的抑郁情绪,可能只是一般的情绪问题,所谓“心灵的感冒”,也可能是抑郁症,或者双相障碍,或者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等,这是需要专业医生来鉴别诊断的,治疗方案也是不同的。
对有明显心理社会因素作用的抑郁发作患者,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常需合并心理治疗。常用的心理治疗方法包括支持性心理治疗、认知行为治疗、人际治疗、婚姻和家庭治疗、精神动力学治疗等,其中认知行为治疗对抑郁发作的疗效已经得到公认。
还有些抑郁症患者的疾病来势汹汹,一下子就很严重,中度以上的抑郁症患者不能仅仅靠心理治疗,而是要配合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的本质还是要患者通过自身去改变,但中重度抑郁症患者的内在动力已经没有了,心理治疗就很难起效了。
而且心理治疗不是立竿见影的,而是要通过好几次的治疗,才能逐渐起效,而有些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已经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乃至已经出现自杀意念,亟需药物控制。
责任编辑:陈玉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心理咨询副作用,精神疾病专访,病耻感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