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看待腾讯这场声势浩大的“造船出海”发布会的

张彰

2017-04-24 16: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月21日,金山软件发布公告称将与腾讯加强游戏业务合作,腾讯投入1.43亿美元买入西山居9.9%的股份。这是4月20日腾讯互动娱乐UP2017发布会后的第一个动作。
算上这次,近几年腾讯已先后投入超过186亿元人民币,出手三十多次,投资33家游戏公司,PC游戏领域涉及17家,移动游戏领域涉及16家,其中中国企业仅有8家。腾讯造船出海的野心并非是一时膨胀,实在是谋划已久。占据中国游戏市场半壁江山,靠国内市场就可以和Steam分庭抗礼的腾讯,想必这番出海,应该是会一帆风顺的。
但看完UP2017发布会,我总觉得有点奇怪。
腾讯布局十年,IP的短板是补齐了,腾讯动漫是中国唯一与集英社、角川集团、讲谈社和小学馆达成合作的平台,还有《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等IP。阅文集团要以原生IP价值为核心,基于用户、作家、合作伙伴三个原点,通过社交、IP开发、周边衍生三大驱动,形成相互联动的合作体系,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腾讯和工夫影业达成战略合作,陈国富多靠谱,腾讯征战银幕也会旗开得胜吧。
那奇怪在哪呢?奇怪在违和感。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认为,“一个属于中国文创行业的奇点,一个泛娱乐的新起点,已经到来。”之所以存在这个奇点,是中西方文创行业的“玩法”出现了根本不同,西方奉行精品策略、多出明星IP,且长于线下衍生。而中国的泛娱乐根植于新兴的互联网土壤,广阔多元的创作空间、丰富活跃的IP源头、形式多变的线上衍生,可以说“互联网+文创”的平台优势,只有当下的中国才有。
那我们来看看这所谓的平台优势打造出了什么。腾讯和开心麻花合作的舞台剧《我叫白小飞》场场爆满,又要邀请将邀请《功之怒》的导演David F. Sandberg、以及知名编剧Matt Lieberman来制作大电影。
原名《尸兄》的这部漫画,和那根本追不下去的动画短片,可能都没多少人记得是个什么模样,这个故事很特别吗?充满了1980年代、第三帝国阴谋论、街机、横版过关、录像带画质等等内容,邪典气质爆棚吗?掐头去尾剩下那每集那可怜的三分钟内容放泡面番里能排中上吗?资本只想让大家记得这个IP又“涨价”了。
南派三叔也来和腾讯动漫合作了,担任漫画编剧“大神”,我第一次知道“大神”是一种职业,可能优秀真的是一种习惯吧。开发什么呢?《代嫁丞相》,一个妹控抖M的女性向小漫画。这部作品上线才7话,点击量就破亿了,才上线7话南派三叔已经在谈改编影视的可能性了。接下来还会有手游、端游、大电影,没准还会和《狐妖小红娘》一样弄出一个虚拟偶像来。
《择天记》在热播,看了两集,只记住了鹿晗的发型和陶立克柱撑着日式天守阁的奇幻建筑美学,以及明明那么大投资找块小草坪就决战了的“勤俭持家”,这年头他们连在山巅之上开着电风扇撒撒花瓣都懒得弄了,小鲜肉那么贵,爬山多费工夫,万一人家不愿意爬呢,万一摔坏了呢,反正大家只看脸,看平原地区的脸可能更清秀些。接下来鹿晗的清晗基金可能会参与跟投《择天记》的端游、手游、大电影,和南派三叔一样又多一层身份,成功的明星投资人。
看看为腾讯出海站台的人和IP,再看看程武把生态提到了中西方差异这样的高度,对中国的文创产业的平台优势的这番盛赞,,我还以为开发出《哈利·波特》来了呢。
文创产业的中西差距真的已经大到出现了根本性差别吗?中国的文创产业已经强大到和西方对分江山了吗?不知道。但我们可以试想一下,腾讯布局全球市场,和万达布局全球影业那差不多的违和感。
那就是原来在他们的生态中,会拿来配置给一部类似《300:帝国的崛起》或《美少女特工队》的电影的资源,给了《长城》,后者融汇中西,试图走出一条中西哲学的新路,没成功,可能原本会配置给《行尸走肉》大电影的资源如今给了《我叫白小飞》。有没有感受到哪怕一丝丝违和感?
中国的文创产业,在美术和技术上和一流水平的差距不大,策划上差距比较大,在工业流程管理和人才储备上的差距就是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但是没关系啊,腾讯万达可以带着钱去美国买最先进的工业流程管理、最丰富的大项目管理经验和最丰富的人才储备,来生产《我叫白小飞》和《长城》。
人又不是用钱“炼金”,僧就那么多,喝不下那么多粥,就好像闭着眼睛也知道会有谁来站台一样,科幻找大刘,悬疑找南派三叔或天下霸唱,玄幻找江南,每个人都会答应的,几十上百亿的项目,就刷一下脸,难道还真不喜欢喝粥啊?
钱太多,IP和人都不够用了。你看这手游、端游、大电影、热剧、虚拟偶像、周边、衍生品、明星的全平台覆盖,你掏钱吗?原来你有掏钱或不掏钱的自由,如今只有在哪个领域掏钱和被周围环境嫌弃两种自由,就好像《阴阳师》做到的那样。腾讯的逻辑,也就是资本的逻辑,就是这么清晰。
要真说中西文创之间有什么差别,就是人家在奇幻文学、科幻文学、浪漫小说等细分文学领域深耕了几十上百年;要说中日动漫业有什么差别,就是人家在激烈竞争、高度丛林化的业态中磨炼了几十年,打磨每一个IP;要说中西电影之间有什么差别……
我就很疑惑了,为什么动辄就要比较中西,上一辈知识分子是最爱比较中西的了,但离开西方语境单纯来谈东方毫无意义。这一辈,他们不谈,直接买IP、买人、买项目。胡迁你写《大裂》是不是为了钱?许先哲你画《镖人》考据那么辛苦,而不是像某些人那样用个NPC来论证考据的不必要性,是不是为了钱?毕赣你拍《路边野餐》是不是为了钱?
如果我们的所谓平台优势只能持续这种生产方式,输出这样的价值,还真是挺违和的。
所以是不是这番出海可以让外国玩家们也尽快站上中国文创的优势平台,早日生情呢?不知道,但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Steam平台上也有水深火热的外国玩家苦战三百多小时的页游,翻译得不忍卒读的网文照样可以帮助外国毒虫戒毒。你看,违和吗?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腾讯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