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启示录:马克龙才是真正的“黑天鹅”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郑若麟

2017-04-24 17: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在4月23日举行的法国总统大选的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和勒庞得票领先,将进入5月7日的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视频来源 美联社 BBC 编辑 林顺祺 廉秀宇 沈靓(01:50)
法国选民终于按照为他们精心撰好的剧本投完了第一轮:“非左非右”的“前进!”党创始人艾玛纽·马克龙和极右翼“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成功出线”,进入第二轮对决。而高举着“戴派独立外交”旗号、力主要与俄罗斯修好的中、右派共和党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则果然被“空饷门”、“服装门”等一系列“丑闻”所击倒,被排斥出局。极左翼“不屈法国”联盟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则功亏一篑,未能在最后的冲刺中突破“即定格局”而笑到最后……法国民调机构这次“天才般”地算准(或更精确地说“引导”)了几乎所有出线者,甚至包括他们的得票率。令人叹为观止!
这次法国大选给了我们很多启示!
“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本来今年法国总统大选最有希望当选的当为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执政党左翼社会党五年政绩实在是乏善可陈,民心思变;所谓“钟摆效应”,左翼当“死”、右翼当选。菲永的竞选纲领也被公认为最“切实可行”。而菲永本人又素以“清廉、精干”而著称。似乎菲永已当仁不让,将入主爱丽舍宫。
就在菲永赢得党内预选时笔者就曾预言,要阻止菲永当选,只有搞出一些“丑闻”了。不料竟然真的会出现所谓的“丑闻”!在法国国民议会,雇佣自己的家属当秘书根本就是司空见惯的常事,也完全合法。但要是能证明家属是在“领空饷”,则属于违法之事。菲永就被“领空饷”的指责陷进了丑闻之中。事实上“空饷门”很有可能在选举之后会不了了之。但对于选举而言,这却是致命的。难怪1981年在竞选连任时也陷入“钻石丑闻”的瓦雷里·吉斯卡尔·德斯坦总统曾痛心疾首地说:“在法国,电视是第一大权力,而非第四大权力。”因为电视掌握着政治人物的生杀大权。菲永败选,吉斯卡尔·德斯坦当年也败选了。尽管事后也证明他在“钻石丑闻”中没有任何问题……
用丑闻来左右大选不是什么新招。只是用得如此精妙、奏效,令人叹服。这一兵法将无疑会成为今后各类大选的利器。
用丑闻打倒菲永,马克龙的前途就坦荡荡了。
马克龙:继承还是创新
当地时间2017年4月23日,法国巴黎,马克龙发表讲话。  视觉中国 图
马克龙进入第二轮是被精心策划的。应该承认,难度甚大,但事实证明策划者水平甚高。
马克龙是社会党人,是现任总统奥朗德一手提拔的政治红人。他曾在私人银行罗斯柴尔德银行任高管,后进入总统府任秘书长。其担任的最高政治职务就是社会党政府财长。当奥朗德因政绩不佳而竞选连任无望时,马克龙被选中了。
他的优势很明显:年轻、英俊(在选举体制中,颜值一向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经历奇特(娶了大自己将近24岁的语文老师为妻)、属于新一代的政治家。
但他的劣势也很明确,就是左翼政权的继承人。目前左翼执政党社会党的“大佬们”包括总理、前总理、各大部长,甚至包括现任总统本人,都明里暗里支持马克龙(却不支持自己党内预选出来的候选人阿蒙,结果导致后者以6%的得票率惨败。社会党的前景将摇摇欲坠),这充分证明马克龙的政治属性。这将会成为马克龙的不利之处。所以,要参选,首先就要去“左翼继承人”色彩。所以马克龙才会从政府中辞职;所以马克龙才会创立自己的政党,而且要点明“非左非右”;所以马克龙才会拒绝参加社会党内的预选……一步步棋显然都是精心策划的,目的就是一个,将马克龙与社会党切割开来。
马克龙虽然没有社会党作为强大的政党后盾,但却依然有着强大且“神秘”的支持力量。
竞选是需要组织的,是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撑的。法国历届大选都证明,当选者总是投入资金最多的。今年马克龙的资金投入则是一个谜,至少到目前为止。而没有政党作为后盾似乎也没有成为马克龙的短板。马克龙的竞选活动搞得声势十足。显然这不是仅仅依靠一个刚刚建立的新政党所能够支撑起来的。其中的奥秘,只有以后再去调查了。
马克龙得到了几乎所有媒体的全力支持,这也是一个人所周知的“秘密”(这也就意味着马克龙得到了控制着媒体的财团的支持)。从今年一月份起,所有的民意调查就都认定,马克龙将进入第二轮。这究竟是民调反映了投票意向呢,还是民调引导了投票意向,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法国选民从来都有一种“从众”、“崇胜”心理。在犹豫不决、不知投谁的票时,大多数人的投票意向就会影响选民,因为选民希望自己的票能够“胜出”。本来,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当选,再加上法国共和党和社会党党内预选时,民调都错得离谱,给人一种印象,即法国选民的“从众”、“崇胜”心理已经让位于“逆反”心理。看来这是高估了法国选民的“独立精神”。
马克龙以一个没有政党支持,没有明确资金来源、没有基本选民范畴、没有出众的演讲口才、没有厚实的从政经验、没有强大政绩支撑的“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出面竞选仅数月,便一举赢得大选首轮投票,甚至一只脚实际上已经踏进爱丽舍宫,确实是一个“奇迹”。只是,这个奇迹显然是人为的,而非“神迹”……
寻找组成政府的多数派
法国的选举体制与美国不同。法国总统大选之后,将举行立法选举。在立法选举中获得多数议员席位的政党,将出面组成政府。过去,总统候选人往往有一个强大的政党支持。当选总统一般而言都能获得议会的多数。但今年两大传统政党右翼共和党和左翼社会党的候选人都在第一轮被淘汰出局。摆在马克龙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赢得议会多数,组成一个“马克龙多数政府”,这将是马克龙赢得总统大选后的首要问题。因为就目前而言,这位异军突起的“新总统”手下人员要组成一个参选的议员候选人大军都困难,更遑论选出一个议会多数派来。
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要么借自己胜选的“东风”,广招人马,组成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杂牌军”,来充满议会议席。这样的话,将来执政就会出现问题。目前支持马克龙的政治家就已经有点左右混杂,包罗万象。既有前法共领导人罗贝尔·于、亦有最右翼的自由派政治家阿兰·马德兰。要是他们出现在同一个政府内,那将令人无法想象。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依靠左翼社会党的议会多数派。这样就更没有“新意”了:一个“旧团队”怎么可能创下新业绩?如何才能在马克龙当选之后组成一个令人耳目一新又能够顺利运作的议会多数派政府,我们拭目以待。
“马克龙外交”……
令人关注的法国新总统肯定不是他的国内政策,而是其外交。
法国一向在国际上扮演着一个超过其实力的大国外交角色。戴高乐时期法国不仅是西方国家中率先与中国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的大国,而且戴高乐的法国退出北约、在中东采取亲阿拉伯立场、首先提出建立欧洲共同市场等等,在当时的世界上都是惊人骇世之举。到2003年,希拉克总统领导的法国也是当时最坚定反对美国小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的主要大国……法国“独立外交”传统是到了萨科齐时代开始“失传”的;而到奥朗德时代,法国则进一步演变成紧随美国的“另一个英国”。
号称“揭开了法国政治历史新时代”的马克龙是否能够也建立起新一代法国外交?
从目前看,马克龙将继承奥朗德的欧盟政策,这在他的全部竞选过程中都已经清晰地表现出来。在对俄罗斯政策,对中东政策,对非洲政策等诸多领域,到目前为止马克龙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惊人之举”。倒是在对华政策上,马克龙可能会有一些动作。我们注意到,马克龙很会抓住表现自己“独立性”的各种机遇。在达赖当年窜访法国时,马克龙曾以个人身份会见过他。当时他刚刚从社会党政府中辞职。而当中国旅法公民刘少尧在家中被闯入的警察无端开枪射杀后,马克龙又是惟一一位接见了死者家属以示支持的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在担任财长时,曾在电视辩论中坚定反驳对中国投资法国图鲁兹机场的批评声音。与此同时,马克龙也一再表示,在国际经济竞争中应该建立“公正的竞争关系”,言下之意即中国在经济竞争中“不够光明正大”……这证明在对中国的问题上,马克龙有一定的可塑性。
从总体上来说,马克龙有着一切与中国修好的条件。中国支持全球化,马克龙亦然;中国主张自由贸易、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马克龙同样;中国力推人民币国际化,马克龙表示支持……尽管我们目前尚不清楚马克龙对亚投行、对一带一路、对中国南海问题等一系列问题的具体看法,但从马克龙的即定立场来看,可以认为马克龙与中国加强合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5月7日,法国将选出一位新总统。从目前看,马克龙当选的机率甚高。且看世界第五大强国究竟将会在这位39岁的年轻人领导下重振往昔的辉煌,还是进一步深陷衰退而无法自拔……惟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五年后法国经济没有起色的话,选举体制本身就将面临真正的危机!
(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前《文汇报》驻法高级记者)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大选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