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妹妹”王文娟送别“宝哥哥”徐玉兰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7-04-25 15: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人如白玉戏如兰功绩载史册,情似高山爱似海桃李播天下。”4月25日早上十点整,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徐玉兰追悼大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上海市文艺界和全国越剧界人士以及徐玉兰先生的亲友、学生等都赶来送老人最后一程。更有众多戏迷早早赶来,手举徐玉兰生前的报道和照片,一直守候在门口为她送行。
而今年92岁、和徐玉兰搭档了70年的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更是在众人搀扶下来到现场。尽管连日血压飙升,但王文娟还是坚持要到现场:“无论如何,最后一程,一定要送一送,希望她能够走好。”她特地在前一天半夜亲手写下一幅字“玉兰大姐,您走好”。
王文娟来送徐玉兰最后一程
现场,徐玉兰生前《红楼梦》《追鱼》《北地王》等经典越剧唱段反复播放,门口一面“徐玉兰先生一路走好“的照片墙尤为醒目。300多张剧照生活照,记录着徐玉兰跨越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舞台艺术人生。
徐玉兰的儿子俞小敏在代表家属致辞时几度哽咽,他回顾了母亲的一生和最后的日子,“这几年在医院妈妈每天都会竖起大拇指,为自己鼓劲,这个动作每天做好几次。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们很骄傲,这几年陪着她闯过来了,她舍不得为之奋斗一生的越剧。”
徐玉兰之子俞小敏
他感谢了所有来送行的领导亲友学生,为母亲一生追求的事业正在延续欣慰,“看到你的学生们也赶来送您最后一程,你的(艺术)生命在延续,我们相信你的学生一定会精益求精,发扬越剧,告慰你在天之灵。”“妈妈曾说人的一生能把自己的爱好和事业相结合,就是幸福的人生,所以妈妈一定是幸福的。”
而王文娟在说起徐玉兰的时候也几度拭泪。因为刚刚拔了牙血压极不稳定,家里人都劝她不要出门,但王文娟坚持要来送行。因为一部越剧电影《红楼梦》,徐玉兰和王文娟成为了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宝哥哥”和“林妹妹”,王文娟说起往事十分伤感:“我们两个是1948年就开始合作了,一起迎接解放,一起参加文工团,一起去朝鲜,后来一起组建了红楼团,我们之间的情谊不是一般地演一个戏的舞台搭档。我们这些老同志,在部队的教育下,关系是很不一样的。我们是曾经一起战斗的同志和姐妹。”
王文娟说:”退休之后我们很少合作了,但我们还是经常联系。3月份我还去看她,她当时和我说,有的事情她管不了,有些老同志的问题没解决,只有你能够多关心一点,我说当然咯。大家都这么多年在一起并肩战斗,有什么事情都应该相互关心。”王文娟不停叹气说,“因为她的病情不稳定,也不能随便探望。也没有办法,挽救不了的。96岁也算长寿的,没办法,这是人的自然规律。”她随后又伤感起来,“最近好几个姐妹都走了,周宝奎、范瑞娟,大家年纪都差不多的。我也已经九十几岁了。”
在现场,徐玉兰的众多弟子都悉数到场,为恩师送行。而徐玉兰、王文娟一手创办的上海越剧院红楼剧团至今仍是中国越剧界的明星剧团。这几天,剧团正在江浙巡演《红楼梦》,24日晚刚结束在江苏海安的演出,25日凌晨特地坐大巴赶回上海。
王婉娜和俞果是上海越剧最年轻的第十代演员,也是最年轻一辈的徐派弟子,手持鲜花,这些姑娘们个个眼眶湿润。4月19日徐玉兰去世当晚,他们正在温州演出《红楼梦》,当时,她们的老师,徐玉兰最早一批的学生汪秀月含着泪说:今天晚上,我可以哭,你们不可以哭,你们在台上演好了戏,就是对徐老师最好的告慰。
徐玉兰病重期间及逝世后,中央领导同志、其他有关方面领导同志以各种方式表示关心、慰问和深切哀悼。上海市领导韩正、应勇、殷一璀、吴志明、尹弘、董云虎、翁铁慧、赵雯、方惠萍等敬献花圈。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徐玉兰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