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芷涵:台湾偶像剧的没落是因为自废武功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04-27 16: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01年《流星花园》播出后,在一代人心里,台湾电视剧几乎等同于偶像剧,台湾偶像剧也进入难以复制的黄金十年。
张韶涵的经典作《海豚湾恋人》、湘琴直树夫妇横扫收视榜的两部《恶作剧之吻》、捧红明道和陈乔恩的《王子变青蛙》、被多国引进的《放羊的星星》,创下收视纪录的《命中注定我爱你》……这些剧和听起来很辉煌的成绩,都来自2001到2010年的黄金十年间。
《恶作剧之吻》
但黄金时代终究是在消逝。随着大陆电视剧市场的红火,台湾电视剧无法和《甄嬛传》《步步惊心》抗衡,当年偶像剧制作担当的团队们无所适从。这种情况下,北上合作成为一些金牌制作人和导演的新选择。连柴智屏最近都宣布要重新翻拍《流星花园》,并以大陆市场为主。这就像一面旗帜,无数人等着看这场转向是否能成功。
实际上,台湾偶像剧黄金时代里的金牌制片人里,除了柴智屏、陈玉珊、林合隆等几个前辈,陈芷涵也是绕不过去的名字。
《斗鱼》
2004年她监制的《斗鱼》让郭品超一炮而红。接着《恶作剧之吻》系列发掘林依晨郑元畅,此后的《篮球火》、《我的亿万面包》、《公主小妹》、《终极一班》、《我可能不会爱你》都收获了大批粉丝。
如今在大陆人气最高的一批台湾演员,飞轮海、安以轩、罗志祥、林依晨、陈柏霖……每个人都曾在她手下成长过。
《我可能不会爱你》
黄金时代过去后,台剧制作费不断减少,题材千篇一律,陈芷涵辞去电视台工作,进入独立制作公司。近日,她监制的两岸共同合作制作的网剧《热血高校》宣布开机。这是她离开八大电视台后,完全以制片身份的第一次北上。在开机发布会后,记者借此机会采访了这位昔日台湾偶像剧黄金时代里的见证人和参与者。
监制陈芷涵(右)和导演许肇任(中)
从《斗鱼》到《热血高校》,陈芷涵在偶像剧领域里摸爬滚打十三年。相比历史正剧或者谍战年代剧,偶像剧常被认为“肤浅”,但实际上要在谈恋爱这件事上能准确击中观众并不容易。千篇一律的爱情故事怎样翻新?以偶像派为主的演员怎么发挥出演技?
陈芷涵擅长找到能击中观众的好故事和好演员。入行之初,她看过制片人柯宜勤推荐的小说《小雏菊》,认为后者提出的改编电视剧的想法值得一试。但由于剧情不符合传统偶像剧路数,电视台认为有风险。陈芷涵坚持觉得这么好的故事要拍出来,只好自己找新人,操心制作。最终改编出的《斗鱼》刚播一集就在有线台拿到1.28的收视率,成绩斐然(有线台电视剧平均不到1)。
“那时我刚进电视台,老板跟我说,你注意哦,这部万一没有了,你就没机会了。我说没关系,老娘没在怕的!”
不怕事的气场延续至今。首次北上的这部《热血高校》还是全用新人,既不符合大IP原则也跟靠粉丝没太大关系,但坐在咖啡厅里看上去干练精神的陈芷涵一仰头用十三年前一样的口气说:“故事很好,有什么好怕的”。
为了让偶像演员演技不要太掉线毁了全剧,陈芷涵坦言如果剧中有偶像派,一定会请很多老戏骨帮忙压住全场。“《流星花园》不是我们做的,但你别忘了,里面有个会演戏的大S在压着。包括《恶作剧之吻》,里面演爸妈的也都算老戏骨,演员的影响是相互的。我觉得几个成功的台湾偶像剧都有这个元素。虽然戏的主角都是新演员,但是周边的三花角色更重要,他们会把这个戏的生命力注进去。”
《恶作剧之吻》
谈及如何选演员,挑剧本的过往和心得,陈芷涵丝毫不见一整天发布会忙碌的疲态,这对已经跟偶像剧斗智斗勇上十年的人来讲,心态没有疲惫和圆滑实属难得。她觉得这种“天生使命感”在小时候就能窥见一二。
“我从小就是电视儿童,那时候我还在小学,听说有一天华视开播,我开心得要死,这意味着又多节目可以看了,然后我娘就跟我说完蛋了,这个丫头完蛋了,她说我讲梦话,梦里一直在说,台视中视,然后嘿嘿嘿傻笑。”
说起来,陈芷涵还是李安学妹。从艺专(台湾艺术大学前身)毕业后,她顺利考进电视台工作。小时候的热情一直都在,但能在行业里拔得头筹光靠热情并不够。“很多小朋友说,这个阿姨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电视剧,喝茶,很酷很开心。其实不是这样,中间还是有很多枯燥的事。你不要以为我都在看韩剧,好的,跟不好的我都得看。”
她至今还保持着在电视台时的习惯,一有新剧上,就必须要去看,“第一集非常重要”,题材也不只是偶像剧,“《人民的名义》我都追!”
十几年的从业生涯里,她觉得必须要提的作品是《斗鱼》、《恶作剧之吻》和《爱杀17》。“《斗鱼》那时候是我坚持要拍的,觉得自己有勇气。《恶作剧之吻》是最想拍的戏,漫画就很喜欢。当时是问到版权方忙不过来,才有幸得到这个机会。《爱杀17》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部剧,非常特别。其实我自己喜欢的都不是收视率高的。”
《爱杀17》
话题不可避免谈起台湾偶像剧最好的时代和如今衰败。“某种程度上,我常讲我们是自废武功。”陈芷涵说。
她回忆在刚入行时,台湾拍的古装剧《包青天》非常好看,但现在很难再有电视剧达到这样的高度,不仅仅是经费不够的问题,更在于电视剧行业自身毁掉了拍摄可能。“在台湾,我们连一个1/10大小的横店都没有。以前有过很蓬勃的年代,有过中影文化城,摄影棚都是抢的,抢得不亦乐乎。可是现在所谓的八点档,被讲闽南语的电视剧霸占,我们没有给观众其他的选择。《后宫甄嬛传》很轰动,因为我们没给观众这样的东西,他们不知道去哪里看。”
在陈芷涵看来,拍摄条件的退步也好,八点档的霸占也好,都与两个关键原因有关。
一是台湾在1993年通过《有线电视法》开放有线电视运营,很快冒出一两百个电视台,变成两百个和尚没水喝的状况,“再也不可能回头了”。
二是收视率调查一家独大。台湾节目和电视剧收视率均由尼尔森收视调查公司统计,导致统计结果对广告赞助商参考性很唯一。尼尔森调查方法为抽样1800户电视记录仪进行统计,但因数据不透明常年遭业界争议。为保证效果,广告主目前倾向于细分购买某一年龄段的收视率,以至于原本好几万整档赞助变成5000台币买一个阶层的保险策略。
“饮鸩止渴害死我们,往后大家都可能会一起渴死。”陈芷涵叹气,认为现在焦虑也没什么用了,“慢慢来,跟大陆合作说不定就是一条路。”
找路过程中,陈芷涵在电视台坚持不住了,导火索是从小热爱到大的事情,突然不好玩和无趣起来。
“电视台经营得很辛苦,老板发现偶像剧销往海外很赚钱后,就在选演员之前要先问中国大陆喜欢谁,韩国喜欢谁,日本喜欢谁。变成每一部戏的长相组合就那些人在演,对我来说就没意思了,不好玩了。”
但情况即便不乐观,从去年开始上线的“植剧场”系列大刀阔斧改革原本腻腻歪歪的台剧风格,创意大胆,却出乎意料获得好评。比如《荼蘼》就不同于一般谈情说爱的偶像剧,以现实为注脚,倒显出日剧风范;悬疑剧《天黑请闭眼》几乎超过同时段所有国产剧热度。
《荼蘼》
这能否一定程度上代表台剧的复兴?陈芷涵表示无奈,“你知道这几个剧的收视率结果吗?现在变成能得金钟奖的,不见得有高收视率。”除此之外,她认为这也不可能快速扭转台剧状况,观众口味要慢慢调整,“我和陈玉珊交流时,她提到一个‘饲料养金鱼’理论,很有道理。比如我今天在池塘养金鱼,金鱼就是观众,他们已经习惯这个饲料,我想要换一个新的,但我不能一下子换,金鱼会跑光,只能在旧饲料里面加一点新的再加一点新的。这个过程很漫长。”
她认为柴智屏要翻拍《流星花园》是一个信号,现在情况下,台湾偶像剧要重新振作,就看这个业界大佬级人物这个至关重要的尝试能否成功。如果可以,这或许是台湾偶像剧最好的出路。
而对于台湾演员断代问题,陈芷涵认为这相当于巧妇难为无米炊,“偶像剧越来越少,类型也越来越窄的时候,就算有一个好的演员交到你手上,他也很难马上发光。”
但一旁的导演许肇任补充说,好在台湾大部分剧还是喜欢起用新演员,制作方愿意花时间雕琢他们,会有很多不同的有意思的结果出现,“素人没有偶像包袱,比较有趣。把不会演戏的人弄得会演戏,是工作的成就感之一,有某一种革命情感。”张书豪算是他们共同认为目前比较有潜力的年轻演员。
相比于曾在陈芷涵手里红起来的演员和恋爱类剧本,今次的网剧可以说是非常低调了。《热血高校》IP来源于红白机时代一款游戏,剧情背景设置是柔道高校。记者看到发布会上的主演们都是新人,其中最知名的是SNH48成员赵粤。
《热血高校》主演合照
陈芷涵承认,古装玄幻剧台湾拍摄条件有限,但偶像剧领域,台湾氛围更合适。为了更“小清新”的感觉和培养演技,陈芷涵和制作团队坚持演员们都要前往台湾拍戏,拍摄期间“全封闭管理”,以防无故请假和轧戏,因此考虑演员时最开始就去掉了片酬人气赛高时间却很少的流量小生。
说到不久前在大陆引起过讨论的年轻演员有高片酬和不给时间拍戏的情况,陈芷涵和一旁的导演都表示不能接受这种情况,在台湾,前一部戏的主角甚至愿意无偿在下一部戏中客串。
“这就是这个剧在台湾拍的好处。演员很难跑掉,不能轧戏了。你要请假吗?想去夜市?收工了我陪你去。”对这个问题,陈芷涵少有的露出严肃脸。
【对话】
澎湃新闻:《热血高校》不是传统的偶像剧题材,属于运动类型,是什么会打动你愿意来做?
陈芷涵:与其说剧本打动我们,应该说是这个IP《热血高校》。我期望说不要只是一个所谓青春校园偶像剧。
全球都有一个问题,少子化。一个小孩出生之后,通常六个大人在照顾他,在台湾这叫草莓族,捧在手上一摔一捏就坏了。你说这些小孩以后怎么办,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梦想啊?我们希望说亲情爱情友情是不变的元素,虽然目标受众会是年轻观众,但我希望年轻观众在看完觉得好玩之余会想想你有没有过梦想?
为什么大家说小孩不要玩游戏,可是如果你游戏打到一个极致,你还是可以光耀门楣为国争光不是吗?我说我和导演很幸运,现在工作刚好是我们的兴趣。可是有多少的小朋友,只是因为觉得应该去念什么科系,而不是喜欢。
经过《热血高校》的运动精神,乃至于不只是让小朋友,为人父母的也反思一下,你是不是应该要更尊重你的小孩的梦想?那么大家不管几岁是不是都可以把梦想再找回来,为了梦想去努力。
澎湃新闻:《热血高校》的演员都是新人,有没有担心脸生影响最后的结果?为什么没考虑人气很高的偶像?
陈芷涵:一开始就是从新人去考虑,没有考量过片酬很高的那些。如果我一大笔钱花在了开价很高的演员身上,剩下的钱我怎么平衡?我们的主角是一群,他们要培养默契,要像一伙的人。多数的钱给了一个人,我要配什么人给他?普通演员配不了,他可能也没时间跟普通人配。
我更希望这些演员心无旁骛,把时间给我们。导演很优秀,但他不是一个快手导演。
《热血高校》的主演是新人
澎湃新闻:为什么选择在台湾拍新剧?
陈芷涵:经济实惠,东西好吃,我们盒饭真的很好吃,这很重要!当然偶像剧在台湾拍会比较有感觉,天空比较蓝一点啊。而且演员不能扎戏了,要去哪里?夜市吗?收工了我陪你去。
澎湃新闻:相关题材都看过吗?内地有相似的《旋风少女》,其中服装被吐槽很厉害,担心同样命运吗?
陈芷涵:其实《旋风少女》作为运动题材拍得比较早,收视率也很不错,但我们这部做出来会有意料之外的感觉,会把漫画成分放大。服装也是来台湾拍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个部分我要求很高,通常一部剧我们至少会定三四次。
《旋风少女》
澎湃新闻:在这么多年的制片过程里,最心累的是什么?
陈芷涵:我有12年的时间是在台视,后来就到了八大。近几年就觉得自己年纪到了,不想要乖乖打那个上下班的卡,现在就跟我们大老板,也算同学,做了三凤制作。比较辛苦的部分其实是在台湾来讲,因为地方小,广告量也小,电视台能够出给你的所谓制作费也少很多,没法比。有太多规定,即便有企业赞助,但是冠名费天差地远,因为市场大小不一样。即便台湾这一块能够像大陆这样,也会变成有钱何必投在这边。
澎湃新闻:认为曾经的台湾偶像剧时代能重新回来吗?
陈芷涵:我举例来说,柴智屏要重拍《流星花园》。很多人定义它是第一部所谓的台湾偶像剧。那个时候收费多少你可以想象。那个环境下她可以用那些钱做到这样,能力上不用怀疑。她现在要重新拍的时候就有人问了,要拍什么样版本的?我觉得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以大陆为主。这可不可以开出一朵花?如果是,也许她会树立的一个新模式。
《流星花园》F4
澎湃新闻:现在反应过来了,会想拍一些古装或者玄幻吗?大陆现在非常流行。
陈芷涵:接下来我们公司想要拍一个古装偶像剧,买的是大陆的一个IP。但我一直在思考,我不可能在台湾做,制作费先撇开不谈,也许钱都是小事了,可是我没法做,那个场景没有,我们没有厉害到去买一块地来搭建吧?
这是我规划的退休前最后一部戏,没做过古装就退休,实在是不甘心。
澎湃新闻:切身感受到收视率对台湾电视剧衰落的影响吧?
陈芷涵:自由过了头是有问题的。其实文化产业能力还没有大到能毫无忌惮的放任自由,又没有保护措施。我记得三立电视台一直在做偶像剧之外也曾经很大胆播过一个题材,很奇特很小众。本来他们有4到5的收视率,突然掉到1,大家就吓死了,不敢再尝试,还是回去“王子变青蛙”的故事。
这也是我离开八大的原因。电视台经营得很辛苦,刚开始都可以用新人,各种类型让我们去尝试,到后来发现这些偶像剧可以外销海外,赚好多钱。老板后来就觉得,在选演员之前要等等,先问中国大陆喜欢谁,韩国喜欢谁,日本喜欢谁。变成每一部戏的长相组合就那些人在演,对我来说就没意思了,我觉得不好玩了。
澎湃新闻:最近有个新闻是说要拍台湾版《太阳的后裔》,你对此怎么看?
陈芷涵:我觉得讲这个的人可能不一定看过这个剧。我不认为它有多厉害多好看,但是那个场面那个规模很难做到,外景出到希腊,就是做不到。当然,精神上还是祝福他们。
澎湃新闻:以前合作的演员还会再合作吗?陈柏霖林依晨他们。现在看好哪些新人?
陈芷涵:会合作,我们在筹备《我可能不会爱你》和《必娶女人》的电影。看好的新人张书豪算一个,还有周汤豪还蛮不错,邱胜翊也很有机会,但他比较想做演员。(年轻演员就开始分清偶像和演员区别?)是,我们分得很清楚。
澎湃新闻:有没有想要合作的大陆演员?
陈芷涵:妄想一下的话,女演员是周迅,男演员是孙红雷。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热血高校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