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是春娇救志明,明明是志明救春娇

张彰

2017-05-01 15: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人说彭浩翔贱气十足,但不够邪,或许是因为彭浩翔过于理性。他是一个相信人性本贱的处女座,文章仿照莫扎特、瓦格纳乐谱编号方法用德文编号,犯贱就犯贱,也要加一个专用名词叫相见恨晚症候群(So Sad to Meet Late Syndrome),影片中的种种细节也都要前后呼应,就像契诃夫所说,第一幕墙上悬挂的猎枪,第三幕一定要响。
但又如杨千嬅所说,他真身是个左手一瓶花旗参茶,右手一包么凤凉果的大细路(大男孩),他的毒舌,可能不过是出于天性和自我保护,事情真是一下砸在他的头上,没准比自己专栏的读者还要慌。
正因为彭浩翔是这样一个性格,他格外依赖套路和巧思。他擅长构思小情节、小巧思、小诡计,《大丈夫》最后的“不杀之恩”,《AV青春梦工场》的“相信爱情”,《出埃及记》的“秘密组织”,乃至《维多利亚一号》里的“这样房不就好买了”。一旦他走心、诉诸温情,或者仅仅是暂离香港大细路的惯用立场,想要描绘一番“girl power”,观感就很难留下什么印象。《公主复仇记》不错,记得什么?几个大美女的摇晃黑白影像拍、拍得好看。《伊莎贝拉》记得什么?二十岁的梁洛施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导演?先让让。
这当然是我的一家之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因为他太依赖香港语境和香港大男孩的种种套路,所以《志明与春娇》的姐弟恋,《春娇救志明》回归香港背景的吵吵闹闹,都好看,第二部北上后的《春娇与志明》就很难看了,因为北京的套路和段子,彭浩翔显然并不熟悉。带妹子去吃夜宵?灯下不观色?工体还是去得少。
对于对第二部大感失望的观众来说,第三部是可以一试的,套路清晰,段子齐全,港味浓郁,不用尴尬。但反过来说,对于看过第一部的观众来说,这一部恐怕要有点小失望。这不仅是因为第三部没有第一部简洁、新鲜、打磨精细,也不仅仅是因为第一部描绘的恰好是一段爱情中最有趣的那个部分——吸引,而第三部想要讲的,是妥协。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一部本来戏就不足。
在一起久了,用余春娇闺蜜的话说,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啊。何况新鲜料理每天都在上市,前有会下面给男朋友吃的空姐,后有家居服下不穿bra的“干妈”,怕不怕?当然怕,任何还想要维持两个人关系的人都会怕。
蒋梦婕饰演的“干妈”
但张志明好像不太怕,今天收到短信告诉他放心,要乖哦,明天又有年轻美女要和他……今天花九万五买达利,明天又要和春娇老爸去夜蒲,他好像就是长不大,连解决争端做出选择都要依靠弹珠,还要偷黏双面胶进去。问题还不在于他长不大,问题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好像不需要长大。
按照彭浩翔的理论,“我们每次吃螃蟹,老会觉得头皮发麻;进了升降机,就自然便急,为什么?因为‘犯贱’这个密码,早就刻藏于我们遗传基因中。”
老婆越是管得严被抓到付出代价越惨痛,就越要出去鬼混;在吸引时因为不小心撞到后视镜诞生了超级金句“不着急,我们又不赶时间”,相处时又什么事都可以拐到来一发。吸引时一个大过一个,一个说我高过你,那么安心,相处时就变成了做事啊,不用做事吗?不如分开一阵子。
结果怎样呢?不还是不用长大,她自己会明白她爱的就是我的幼稚,她会像我一样看到停在路边的车就想到FBI,大不了我扮王馨平满足她的愿望喽,真的不回来吗?没关系,我让空姐下面给我吃。
那为什么到了第三部,张志明就突然需要长大了呢?长大还那么急迫,要靠救?动机不足,只好铺垫很长。这一作的铺垫真是超级长,开头惯例的惊悚小故事长度是三部中最长的,也是三部中最无聊的。春娇老爸突然回来,埋一个伏笔,“干妈”来了,又埋一个伏笔,乱买东西,也是伏笔。伏来伏去,反而更显得假,因为这部中工作的戏份是三部中最少的。两个人爱来爱去,都不需要做事,还要讨论对方为什么长不大,幼稚。
也正因为铺垫长,恍惚间一个小时过去了,没什么爆点啊,以为大概就是这样了,又是一场琐碎絮叨的爱的地下教育,爆点来了,一个非常小的独立事件,完全可以放到开头去,把前面一个小时的铺垫去掉一半,后面适当加长,反而可能比较好看?不行啊,彭浩翔是处女座,是每个细节都要发挥作用的。
两人规划台湾旅行
张志明买电动滑板和达利,余春娇要联想到他想要孩子是不是也只是想添一件新玩具,学分歧终端机的分歧终端板,也要被余春娇拿来敷衍一番爱情正负各五十,关键看个人选择的大道理,春春的生日会,一开始就预告,最终用来演出大龙凤。Apple的一句话,是要被余春娇拿来大做文章的。
但铺垫还是太多了,以致一个处女座也hold不住了。开头讲了十分钟矻矻刚,结尾为了强行让这个细节有点用,让邵音音客串了一回。让张志明阴差阳错升职创意总监,就扯出一个毫无意义的空姐的烂梗,和春晚硬要用网络用语制造一个梗毫无区别。为什么这么说?造完这个梗没几分钟就变成那英《梦一场》MV了,导演明明白白告诉你了,我就是要撑下去。
导演先泄了气,高潮怎么能推上去呢,虽然我看得很感动,但是看完我还是没懂,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突然就开始纠结这个问题?明明是两个都幼稚,为什么一个救了另一个?答案不过也是彭浩翔人性本贱理想信念中的一条,“人生过了三十,就有别的看法。生命中许多时候,有许多事情是不能成全,何不站在另一个角度,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余春娇自己也说得很明白,女人一过三十五,就开始慌了。
所以问题根本不在于要不要长大,要不要负责任,要不要保护好另一个,问题只在于这位等不起了,你能不能行?而恰好,另一个也玩不动了,习惯了?厌倦了?明白了换谁最后也都是一个结局的无上真理?陈静哎,跳跳糖哎,这里居然没有梗?
总之就是这样,两个人又和好了,又要踏上人生新旅程。第二部都在说,余春娇活成了张志明,他的不切实际和幼稚,不恰好是这个不完美男人身上最可爱的部分?正是这个部分包容了余春娇过于理性的关于两人关系的设想,那一点点精神洁癖,两个人互不干涉啦,不要要求对方改变啦。把这部分去掉?一个升了职,失去了爱的能力,面目模糊的中年白领,在职场和家庭中勇敢地选择了家庭,一切以老婆为最大,地震时勇敢托起钢筋混凝土楼板,上演一出爱的奇迹。这就是余春娇想要的?
第三部中,张志明仍然使用幼稚的招数挽回余春娇。
彭浩翔在这一部中,为坚持开的药方,和没开一样。他仿佛在说,一段关系怎么坚持?什么时候等不起了,你们自然会知道答案。就好像这个道理春娇的爸爸很后来才懂,Apple好像一出生就懂,干妈突然就顿悟了,你们不需要看这部电影,岁数到了自然就都会懂。
但是我确实不懂,一个刚升职、自带遛狗都能被跳跳糖陈静发短信buff,还从小被视为多伦多某社区全体女生男神的男人,和一个等不起了,偏偏还连工作都没有了的女人,他们之间存在什么救和被救的关系?地震害怕,就要崩溃大反思,就要在《梦一场》MV中把一小时的铺垫都收归一处,一场突如其来的灵魂大保健?他们不是早就应该分手了吗。角色设定失衡了,偏离了原先大细路那略咸略直男癌的立场,结果就是这样,一切都很假。
不是张志明不成熟,是余春娇心态失衡要爆炸,不是春娇救志明,是志明再不救她,春娇就要疯。事实上她确实崩溃了,突如其来的一场戏,唯一的作用是铺垫原生家庭的说理,彭浩翔连武志红的饭碗都抢了,你们感动吗。他为什么要抢武志红的饭碗呢?因为他的那套理论构制的情爱世界,hold不住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春娇救志明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