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无人机黑飞,暗藏监管模式之争

钱江晚报

2017-05-01 09:07

字号
进入4月以来,成都连续发生多起无人机干扰民航飞行事件。为维护双流机场正常飞行秩序,成都警方于五一前夕正式启动机场周边重点区域管控,设置91个无人机监测点位。成都警方也给举报可能扰乱机场的违法行为开出了不少于一万元的奖励。
这些都是为了确保飞行安全,但一些质疑声音的加入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逾越了关于飞行安全和技术问题的讨论。
4月26日,有网友发帖质疑,称多起事件背后有“黑手”,并暗示“某云”嫌疑最大。
这个所谓的“某云”就是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下称福来鹰公司)开发的飞云系统,而董事长张伟,同时担任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的常务秘书长,又是西南无人机飞行中心的负责人。而该中心推广的防无人机“黑飞”产品飞云系统,正是由福来鹰公司研发。
于是,张伟的多重身份,和成都正在进行的黑飞整治被联系在了一起。
张伟的飞云系统是否具有推广价值,这需要专家和监管部门去判断,整治黑飞与推广飞云有没有联系也不能妄下结论。但就张本人的多重身份而言,既是航空协会的秘书长,又是软件运营商,而且还是半官方色彩的飞行中心负责人,已经形成了裁判员和运动员的双重角色,其公正性存疑。
张声称自己从事的是公益事业,没有赚过一分钱,这种辩解是苍白的。道理很简单,福来鹰公司既然是个经营实体,就有经营成本,就得自负盈亏,现在不收钱,不代表未来不收钱,而且福来鹰运作的是平台,在未来真正有市场价值的也是平台,掌握了平台就等于掌握了话语权,别人怎么可能看不到这其中的奥妙?
无人机要监管,这肯定没错,黑飞事件已经给多个地区的航行安全造成了影响。一些质量没有保证、飞行安全没有保证的无人机,甚至给人身安全造成了威胁。不管迟早要出事,但怎么监管,由谁来监管,还是有很多争议的。
一种说法是政府通过行业协会,再通过行业协会来管企业。政府部门当然希望由一个平台来把控,这样监管的时候只要盯准一两家就行了,难度会降低很多,如果大家都用飞云系统,显然比各家用各自的系统要好监管得多。
一种说法则是无人机黑飞的事,与现在界定不清、规范没有建立有关,并不是企业不想这么做,而是政府部门没有立好规矩,解决这一问题,只要政府与企业对接好数据就行了。政府没有必要一定要统一采用什么系统。
两种模式并无高下之分,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有区别的。行业协会参与管理没错,甚至制定行业标准也没错,但协会的产生不能是行政命令、权力干预的结果,而是市场参与者协商的结果,否则很容易造成行业协会企业垄断行业的事实。比如这无人机的监管系统,福来鹰公司能做, 我想像大疆这样的无人机行业的领军企业更没有道理做不出来。张伟说,飞云系统是西南唯一一家通过民航西南局、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批准并投入使用的无人机云系统。那么这个唯一是否意味着不用飞云系统就不能在西南地区起飞呢?
让市场去决定用谁的系统,政府只要开放数据、定好规矩、做好监管就行。什么样的无人机是归入飞行器的范围,什么样的无人机属于玩具性质;哪些地方能飞哪些地方不能飞;限高限空域限时间限地点,把这些概念标准理清楚才是政府部门的当务之急。
无人机作为一项新生事物,它的用途还在拓展之中,这对社会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个行业需要更多的竞争,更多的主体加入去开发拓展,而不是由一两家企业包办了。开放的市场格局给监管增加了难度,但是于市场而言则是活力。政府监管当从有利于行业发展、有利于管理、有利于安全的多重目标去设定管理模式。(原标题《 成都无人机黑飞,暗藏监管模式之争》)
责任编辑:吴跃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成都 无人机黑飞 监管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