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屠戮台湾少数民族的是日本殖民者,而不是郑成功

且十/上观新闻

2017-05-02 09:42

字号
据日本资料记载,两个“五年理蕃”计划,共缴获枪枝27000多支。日本殖民时期台湾少数民族有八分之一人口被杀,绝大多数就丧生于这一时期。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以尊重台湾社会多元声音、尊重台湾少数民族感受为由,取消了4月29日的郑成功祭典。这种做法极大地歪曲了历史。
1874年,日本政府以琉球藩民被杀为由,发动了侵略台湾的“牡丹社”事件。5月8日,日军在屏东社寮登陆,5月22日进抵石门(今屏东县牡丹乡)。当地排湾族民众凭借险要地形奋起抵抗,对日军造成有力杀伤。日军久攻不逮,遂由佐久间左马太大尉率领陆战队攀峭壁突袭,牡丹社头领阿禄古父子阵亡,当地排湾族各部落相继投降。
等到了1906年4月,当年刀劈阿禄古父子的佐久间左马太出任台湾第五任殖民总督。对佐久间的任命,日本政府是有着通盘考量的。1895年日本占领台湾后,把主要力量放在消灭汉族的抵抗上,对台湾少数民族采取了相对怀柔的政策。经过十年的杀伐,汉民族的抵抗力量基本被消灭,而占据山林矿产水资源的少数民族则成为日本统治全台的主要障碍。
讨伐“生蕃”,消灭台湾少数民族的抵抗,成为日本殖民者的主要任务。被誉为“‘生蕃’克星”的佐久间,当然地成为不二人选。佐久间上任后果然“不负期望”,相继提出并实行了两个残酷的“五年理蕃”计划。佐久间的“理蕃”手段,相对于他的前任们并没有什么高明的地方,有的只是把殖民者惯用的杀戮手段用得更残忍、更极致。第一个“五年理蕃”计划期间(1906年至1909年),殖民政权大规模镇压少数民族起义18次。通过埋设地雷、架设通电铁丝网,把台湾少数民族围困在“隘勇线”以内,并逐渐缩小包围网以利镇压。
等到了第二个“五年理蕃”计划(1910年至1915年)期间,殖民当局出动1000至2000人以上规模部队对“蕃地”进行了12次讨伐。特别是1914年镇压花莲太鲁阁泰雅族人的抵抗,日本殖民政权调集1.1万多人,配备205挺机枪、59门大炮,由佐久间亲自指挥。经此一役,太鲁阁泰雅族这个“北蕃”中有9000多人口的大族基本被灭族。
据日本资料记载,两个“五年理蕃”计划,共缴获枪枝27000多支。日本殖民时期台湾少数民族有八分之一人口被杀,绝大多数就丧生于这一时期。
去年“5·20”蔡英文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上演了一出向台湾少数民族“道歉”的把戏。蔡英文把台湾少数民族数百年来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归咎于“荷兰殖民统治及郑成功对台湾原住民的屠杀和经济剥削”,而把用国家机器残酷镇压台湾少数民族,手段最狠、杀人最多的日本殖民者说成是“深入的理蕃政策”。这真是让稍懂台湾历史的人都要惊掉了下巴。
然而,夸大郑成功与台湾少数民族的矛盾,隐盖日本殖民者的暴行,这却是深合民进党的历史逻辑的。民进党们知道,要“台独”,就必须从文化上、历史上斩断与大陆的连接。这就是从李登辉、陈水扁一路走来,要修改教科书、构建以台湾为中心的“同心圆”历史观的目的。只是他们知道,通过“污名化”来“去蒋”、“去孙”容易,孔子、黄帝、神农等也只是大文化概念,而郑成功不仅具有文化历史概念的意义,更具有政权法统的强烈象征,不挖掉这座山,“台独”史观就难以构建。
而隐饰日本殖民者的暴行,就更不奇怪了。在台湾,“媚日”和“台独”是民进党及其它“台独”分子的一体两面。他们要远离祖国大陆,就必定把昔日的主子作为感情寄托和精神源头。所以,李登辉以当日本人为荣,“台独”大佬辜宽敏、台南市长赖清德、台中市长林佳龙等各式“台独”分子“媚日”,也就不用奇怪了。
民进党们就像是偏执狂,仿佛他们能决定历史、改造历史。只是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殖民者的暴行当年都作为“政绩”记载在档案里,殖民者屠杀台湾人的各种遗迹尚在,民进党的这点小伎俩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前几天经过太鲁阁,导游指着对面悬崖一条似有似无的小径说,这条路就能到当年太鲁阁族的故地。我望着峭壁,那暗红色的大理石,仿佛透着太鲁阁族人的血。我不知道,那一代为抵抗日本殖民而战死的太鲁阁人,是否愿意接受蔡英文的“道歉”?也许,控诉佐久间之流的屠杀,更能安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原标题为《屠戮台湾少数民族的是郑成功?历史真相是八分之一的少数民族死于日本殖民时期》)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台湾历史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