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加快中医“走出去”步伐,专家感受海外“中医热”

杨颜慈/中新网

2017-05-02 10:22

字号
从电影《刮痧》里的不被理解,到菲尔普斯引领的“全球拔罐热”,随着中医“走出去”的步伐加快,中医在海外的“热度”发生显著变化。中医孔子学院、“洋”中医、国际办学不断“在路上”,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正在邂逅这一中华文化中“低调的瑰宝”。
作为培养首批中医学外国留学生的南京中医药大学,整整60年来,近3万国际学生学成归国,涉及9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该校校长胡刚教授看来,这一批又一批的“洋”中医,正在成为中医在当地的“窗口”。“苏里南国家前总统Hendrick Chin A Sen,欧洲中医之父Giovanni Maciocia,澳洲中医立法之父林子强……”对于学校走出的杰出校友,胡刚如数家珍。
他认为,要让中医加快“走出去”,让世界人民共享中医药福祉,除了本土培养,让老中医、教学机构“走出去”也正当其时
1993年,南京中医药大学与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合作,首开中国与西方大学合作举办中医学历教育之先河,直接推动和促成了澳大利亚中医全国立法。2010年,中医孔子学院在澳洲落地。
此后,江苏不断加大中医“走出去”力度。该省高校与海外共建的“中国—澳大利亚(墨尔本)”、“中国—瑞士”、“中国—法国”等一批中医药中心集中落地。
这些“基地”在培养人才的同时,也渐渐改变了当地人对中医的看法,让中医真正“由冷变热”,被广为接受
作为南京中医药大学-墨西哥西莱昂纳州立大学中西医结合硕士项目墨方负责人,胡里奥告诉记者,在很多当地人看来,中医针灸的疗法非常自然,没有副作用,日渐受到欢迎。
对于中医“本地化”的过程,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黄桂成教授将其概括为“从华人给华人看病,到华人给外国人看病,再到‘洋’医生给洋人看病。”
他认为,近年来,整合医学概念的流行,为中医带来了国际化的新窗口。越来越多的西医认为,中医对于诊疗有效,且无副作用。
与此同时,黄桂成告诉记者,目前将中医诊疗纳入立法的国家已超过十余个,更多地国家也将中医纳入允许范围。从就诊患者的数量看,10年来更是翻了数倍。仅南京中医药大学与德国中医药中心合作18年来,为当地提供的中医药医疗服务已超过20万人次。越来越多的海外机构,也正在向中方发出邀请,要求共建科研中心。
作为江苏首批向海外输送的中医人才,刘农虞教授曾先后赴德国、香港等地从事中医教学,担任香港大学中医副教授、教学顾问。他深切地感受到中医走出去过程中,对于当地带来的变化。
“我在香港待了十年,最早对中医针灸学习感兴趣的是本地执牌医生,他们希望通过绿色疗法去缓解西药带来的弊端,丰富诊疗手段。对于本地民众来说,我看过一个统计,在我刚去的时候接受程度只有1/5,如今提升到3/5以上。”
刘农虞称,以前,香港的中医诊所都是个体户,小药房。如今,在香港18个区的公立医院都设置了中医诊所。对于一些当地知名的中医诊疗机构,单次收费往往过千,依旧挡不住排队候诊的香港市民。
“近年来,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接受中医针灸。白领群体日益扩大,对于针灸治疗颈椎病、鼠标手,也在当地很受欢迎。”
南京明基医院中医部部长周春祥,曾先后赴德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开展中医药临床教学和科学研究。他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国家医保系统正在接受中医,这也说明了中医的接受程度不断提高。官方、军方的医疗交流也与日俱增。
然而,中医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也遇到“大山”。“最早期,中医走出去的是针灸。如今,推拿、中药等,领域也在不断扩大。但中药的全面落地,如何让更多的‘青蒿素’走出国门,还需要时日。”周春祥说
胡刚也认为,中医是一门专业的学科,中外交流的语言障碍成为必须克服的问题。“能用英文授课的老师不多,老教授英语不行,年轻学者经验不够。”对此,学校也正在通过第三方翻译、通过香港台湾等地区作为传播窗口等,逐渐破解难题。
(原标题为《江苏加快中医"走出去"步伐,专家感受海外"中医热"》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民族医学,中医,走出去,海外”中医热“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