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刊文谈高校懒人经济凸显:何尝不是社会创新

王钟的/光明网

2017-05-02 16:32

字号
光明网5月2日消息,有一句老话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告诫年轻人凡事要亲力亲为。在现实中,这个道理正在被彻彻底底地颠覆。在大学校园,“懒人经济”“宅经济”已然占据上风。吃饭不去食堂排队,选择点外卖;买东西不愿下楼,花钱请人送上门——这些新型消费模式催生了新的服务链,有的学生可以在寝室里呆好几天不出去,有的学生则以替人跑腿小赚一笔。
有需求就有市场,市场还会创造更大的需求,所谓“懒人经济”无外乎是供需关系的朴素表达。校园的特殊环境,学生的社会身份,和“懒人”这样带有强烈道德暗示的标签放在一起,就会给人以不一样的感觉。校园生活较之其它社会生活是最为方便的。很多人毕业后怀念校园的美好,就是因为校园生活极大的便利性和廉价。就在凡事都方便的校园,还有“懒人经济”,难怪让人不解。
校园很方便,并不意味着校园就不能更方便。身处校园,学生最基本的社会分工是课程学习和科研创新。一些“懒人经济”的消费者并不是真的懒,而是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紧迫的学习和科研中去。退一万步说,即便有学生为了宅在宿舍里打游戏、看剧而不愿跑腿,也不必指责“懒人经济”,因为即使没人跑腿,宅男宅女不得不亲自打饭、送东西,顶多是牺牲了他们宅的时光。
很多在社会上被普遍认可的价值尺度,放到校园里就扭曲、走形,这恐怕暴露出了一种普遍的社会偏见。对于校园秩序和学生道德,太多人寄予了传统的想象,诸如十年寒窗、雪地夜读、废寝忘食等成语,无一不表达了对学生“苦”“勤”“累”的期许。正因如此,很多学生毕业后,虽然感到校园生活有值得留恋之处,却认为离开校园伴随着身心的极大解脱——一个年轻人终于可以被放在普遍的社会价值尺度中,挺直腰杆接受公平和公正的评判。
社会分工可以渗透到各个领域,校园当然也不例外。现代大学设计了完善的后勤与行政系统,让教师和学生从繁琐的生活和行政事务中解脱出来,这就是社会分工的体现。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原始的全面性”,表达了一种缺乏社会分工的伦理价值。在突破人类知识边界的现代大学,用前现代的、原始的伦理标准要求学生,无疑是刻舟求剑。
种种案例证明,校园是社会创新的试验场,而不是保守价值的大本营。近年来很多创新的经济模式,都诞生于校园,进而影响到全社会。当前最火热的一款餐饮外卖平台,就诞生于上海一所知名大学的学生宿舍,当时还是学生的创始人通过校园“懒人经济”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传统伦理抑制学生的欲求,现代大学解放学生的天性,只有意识到这种不同,才能抛下顾虑,完成学院精神从传统到现代的过渡。不要把学生视为孤立和封闭的社会群体,而要把学生视为活跃的、积极参与的社会成员,这是现代大学有别于传统书院的重要话语表达。很多创新都从大学校园发端,学生的需求反映了社会大众的需求,学生的市场带动了整个庞大的社会市场,“懒人经济”自然也不例外。
对高校管理者和教育者而言,首先抛开价值观上的成见,以开放的心态迎接学生的大胆尝试。只要不影响教学,不违反法度,就允许试验,哪怕最终失败。要知道,校园里每一个“懒人”的背后,可能有10个以上的勤快人为他默默服务,而那一个懒得上食堂、去商店的“懒人”,也可能是创业小有所成的牛人。
(原题为《校园“懒人经济”何尝不是社会创新》)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懒人经济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