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泽征尔履行诺言,2018年有望重返中国执棒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05-04 16: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视频编辑 薛松(02:38)
时隔近十年,日本指挥大师小泽征尔(生于1935年)有望在2018年重返中国执棒。
小泽征尔关门弟子俞潞向澎湃新闻透露,小泽征尔计划明年10月带领水户室内乐团造访北京、上海,连演两场音乐会。音乐会上,师徒二人将同台献演,由俞潞指挥上半场,小泽征尔指挥下半场。
“他现在一年就指挥几场,能来很不可思议,我都是软磨硬泡,跟他说北京儿时的故居,勾起他的回忆。”今年3月,俞潞特意前往京都与小泽沟通来华事宜,“家里人很担心他的身体,他的体力也不够,为什么还会来呢?他想念北京,也希望以中日文化使者的身份,拉近两方的关系。”
2010年8月1日,日本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左)在长野县参加一场音乐会的排练活动。东方IC 资料图
自2009年底被诊断患有食道癌,小泽饱受疾病折磨,反复病倒,反复复出,登台指挥的次数屈指可数。倘若中国之行能顺利成行,在中日音乐史上,这都是值得记述的一笔。
出生于中国沈阳的小泽征尔,是与中国关系最为密切的指挥家。有人统计,1976年以来,小泽征尔来华十余次,大大超越了任何一位世界级指挥家。
小泽征尔最后一次在中国亮相,是2009年4月。那一年,他以音乐总监的身份,亲自带领“小泽征尔音乐塾”造访上海大剧院,沪上观众因此得见亚洲青年音乐家的最高水平。
2011年9月,小泽征尔原本还有一次更为隆重的中国之行。
那一年,为纪念斋藤纪念音乐节创办20周年,小泽征尔提议,将音乐节“搬迁”到北京国家大剧院和上海大剧院举行。单是在上海,斋藤纪念音乐节就有包括交响乐、室内乐、独奏、歌剧在内7台音乐会,小泽征尔更是计划执棒巴托克歌剧《蓝胡子公爵的城堡》、小泽征尔音乐塾音乐会。
然而,因为在日本演出时过度劳累,小泽征尔患上了轻度肺炎并伴有脱水症状,不得不取消中国的演出,改由其他指挥家代替。为此,小泽征尔还特意给中国乐迷写了一封公开信,并在信末尾称,“在不久的将来,我必定还要去中国演出。”
小泽这一病,引发了媒体广泛报道,鲜有人知的是,俞潞那一年原计划和小泽同台指挥。未尽的中国之行,成了小泽的遗憾,也让俞潞感念至今——能在中国和老师同台献演,是他最大的愿望。
小泽征尔与俞潞在排练现场。俞潞 供图
在向澎湃新闻介绍小泽的近况时,这位关门弟子也向我们说了说他与小泽之间“命中注定”的师生情。
现年28岁的俞潞生于浙江宁波,被业内人士称为华人指挥的“希望之光”,其超常音乐天赋的发掘,也与小泽有关。
俞潞还记得那是2002年,父亲经常在家里播放小泽指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DVD,他竟然可以跟着音乐,全凭记忆指挥下来。为此,家人还特意录像,记录下当时的情景。
在家人的建议下,12岁的俞潞学起了音乐。15岁时,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指挥系,18岁时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打下了非常不俗的基础。
俞潞和小泽征尔在现实中的交集始于2004年。那年,小泽带着维也纳爱乐乐团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演出,所到之处都是簇拥他的人群,来中央音乐学院上大师课,更是人山人海。
俞潞没机会接近小泽,便想法子在校内卫生间“埋伏”大师,好不容易等来大师上洗手间的间隙,他竟然大胆上前,毛遂自荐,却被保安拦了下来,“小泽说,那你就来酒店找我聊吧,说完就上车走了。我赶紧打了一辆富康,花了50块钱跟到北京饭店,又被工作人员拦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这次疯狂之举成了俞潞挥之不去的记忆。五年后(2009年),他终于等到了和大师亲密接触的机会。
那一年,小泽征尔正带着“小泽征尔音乐塾”在中国巡演,同时也在物色助理指挥。小泽的助教率先来到中央音乐学院打前站,学校为此推荐了五个拔尖学生,俞潞是其中一个。
因为身高太高,俞潞起初并不被助教看好。他给小泽推荐的是另一个候选人,最后的正式选拔中,小泽却挑中了俞潞。那年,他19岁。
来到日本,俞潞又和十几个人PK一番,拿下第一,最终成了小泽的关门弟子和助理指挥。
小泽征尔近照,与俞潞在后台交流。俞潞 供图
能做小泽的关门弟子,在同行眼里是天大的幸事。那时,俞潞每个月都会飞一次日本,一呆就是十来天,就像匠人和学徒,小泽会手把手教他怎么把音乐呈现出来。
一年下来,俞潞往返日本的机票、住宿费、生活费要近百万人民币,得益于小泽的青睐和ROHM基金的赞助,俞潞无需自费,“他们也不要求回报,只要你学得好就行。”
刚到日本时,俞潞英语不太灵光,都靠翻译帮忙交流。有一次,小泽让他自我介绍,俞潞原想说“I come from China”,脱口而出却变成“I made in China”,在场所有人都笑喷了。小泽还打趣他说,“Me too,I also made in China(我也是中国生的)。”
指挥是一门国际性的行业,英语不好,很难立足。为此,小泽自掏腰包,在东京找了一个伦敦人教俞潞英语。耗资不菲的结果是明显的,现在,两人都是用英语对话交流。
小泽征尔近照,指挥歌剧《卡门》。俞潞 供图
俞潞人生第一次登台,是在京都音乐厅。19岁的他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有演出机会,因为觉得俞潞指挥得好,小泽当即改掉了节目单,改让他执棒。俞潞懵了,身高1米89、体形魁梧的他在日本很难买到演出服,小泽笑说,“你挥得那么好,穿泳装都可以上。”
俞潞说,和美国人喜欢夸人、鼓励人不同,日本人对评价他人向来很谨慎。他从老师处得到过的最高评价,是2011年5月的一次课堂上,“当时是十个人一起上课,我指挥完,小泽没说话,停了大概三分钟,他说,‘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青年指挥。我们去中国同台吧,支持你。’我瞬间心里就有底了。”
在俞潞的印象里,小泽性格和善、可爱,特别不拘一格,“穿衣服永远都是那一件,老花镜永远都是那一副,生活中非常不拘小节,特别大条,但音乐上特别严谨。”
“只要是有演出计划,有排练,有和音乐相关的工作,他很早就起床学习了。”连他太太都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学习?”
“很多人劝他别挥了,他完全接受不了。”最近在日本,俞潞注意到,每天下午一点至晚上八点,小泽都会呆在排练现场盯乐团,有助理指挥代理他指挥乐团,过不去时,他还是会自己动手,“正常人都很难负担那么大的工作量,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体力。”
在小泽的推荐下,俞潞渐渐在欧洲古典乐坛崭露头角,小泽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
这位82岁的白发老人现在常居东京,早餐喜欢吃自己煎的培根,脾气也比以往大了些,“很瘦,牙齿也掉了,说话听不太清楚,手臂不太灵活,不能做大幅度的动作。”
小泽征尔近照,与女儿、外孙、俞潞在剧场。俞潞 供图
对小泽来说,音乐就是他的生命燃料,只有用自己的双手编织音乐,赋予其鲜活的生命,再呈现于众人眼前,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真正活着。所以纵使身体不允许,他还是会抓住一切机会登台。
今年5月,小泽将携水户室内乐团到访阿格里奇音乐节,与女钢琴家阿格里奇同台合作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
今年8月,小泽征尔音乐节(原名“斋藤纪念音乐节”)将如期上演,他依然会奋战在第一线。在他的引荐下,弟子俞潞将指挥斋藤纪念管弦乐团,这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参加该节的中国指挥家。
即便不拿指挥棒,伸伸舌头,跺跺脚,音乐也能从小泽的身体语言里倾泻出来。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