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上饶一官员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放款人中还有政府人士

付强、黄利江/新法制报

2017-05-05 13:37

字号
六年间,上饶退休官员白省魁以投资地产项目需要资金为由,非法吸金的数额令人咋舌。
卷入该案的还有上饶市及县区的一些放款人,上到知名企业家,下到普通老百姓,其中不乏一些政府官员。他们有的“先投资项目后被迫借钱”,有的为了短时间内获取高额利息,拉上亲朋好友铤而走险参与民间借贷,岂料掉入了万丈深渊、追悔莫及。
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有关人士提醒,涉及巨额借款前,应事先了解对方是否有还款能力,避免盲目投资、落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陷阱。
投资人收到的一张张借条
以收购为名借款?

因涉嫌集资诈骗,白省魁成了上饶街头巷尾热议的“人物”。
公开资料显示,白省魁是上饶余干人,先后在上饶市几个县市担任过副县长、副书记等重要职务,后从上饶市社会科学联合会副调研员任上退休。
而在上饶坊间,外界更习惯将白省魁称之为“红顶商人”——短短数年时间,白省魁不仅开办(控股)上饶市百淼置业有限公司、百利小额贷款、百祥典当等产业,还因成功开发“紫阳明邸”、“大信花园”等地产项目而名声大噪。
据厦门商人胡琴介绍,2013年5月,白省魁已挂职内退。通过中间人传话,提出一次性购买其所开发的楼盘沿江8栋别墅,价值6400余万元。
“当时,我并不认识白,只知道他财大气粗,政商关系深厚。”通过这位中间人引荐,胡琴与白相识。
一来二往,双方逐渐取得彼此的信任。
同年6月14日,得知白省魁有意入股其公司,考虑到白省魁的影响力,胡琴与虞鑫国(白省魁外甥)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胡琴转让公司20%股份给对方,转让价款为1840万元。
按照合同约定,白支付了760万元转让款,剩下1080万元当作借款,月利率为1%。
让胡琴没想到的是,仅合同签订三天后,白省魁以到银行贷款临时需要周转资金为由向她借钱。
“你这个项目不赚钱,我打算收购中航城(位于上饶市凤凰东大道)。如果你投资8千万,三年可赚2亿元。”当白省魁提出要另行搞一次合作后,胡琴当初并不愿意。
胡琴对新法制报记者说,她拥有一块项目开发用地,但由于地块过小,一直无法申请到银行贷款。后来通过白省魁运作,她很快从某银行贷款到了4500万元。
于是,胡琴对白的能量深信不疑,先后多次以个人或公司名义借款6000余万元给白省魁。
“当时,白省魁还承诺一旦收购成,他会以按1900元/平方米的原始楼面价向她转让项目股权。”胡琴如是说。
同样是以收购“中航城”为名,白省魁找到地产商刘婕共同投资。
刘婕称,2014年前后,她给白省魁汇款6000多万元。
“可是,项目收购完成后,白省魁却告诉我,楼面的成本单价从起初的1700元涨到了2200元。”这让刘婕难以接受。
“一下子,项目投入多了1.5亿元,根本没钱赚。”刘婕称,她原本打算投资入股中航城项目,后只得作罢。
无奈,刘婕投资6000多万元只换回了一张张借条。
一些官员被曝卷入
说好的共同投资,最后被迫变成了借钱。
除了生意场上借款外,民间借贷也是白省魁吸收资金的一个主要来源。
袁刚是白省魁的大学同学,也是上饶一学校主要领导。
据他介绍,2013年至2014年期间,白省魁在同学聚会时声称要投资房地产,告知流动资金不足。
“借款200万元,一个月利息高达4万元。”袁刚一边向亲戚朋友筹钱,一边变卖自己的房产,得来的200余万元如数借给白省魁。
袁刚还称,放款人中,不乏一些政府官员动员下属借款。
余光是一名眼科医生,在上饶市信州区经营一家诊所。他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会把80万存款放到白省魁那里收利息,是因为他和白省魁公司里的一个部门经理是好朋友。
徐女士则是上饶市一家医院的护士,借给了白省魁的70多万元原本是打算给儿子在深圳买房子。在他们医院,像她这种情况不在少数。而大家之所以会放心地把钱交给一个陌生人,是因为白省魁的亲戚也在医院工作。
另据了解,万年县一位债权大户向几百户人家集资了6000多万元,放在他的“老领导”白省魁那里“吃利息”。
当然,也有人主动送上门来。闻听白省魁借款信誉度相当高,上饶一些实业公司、工厂老板主动说自己手中也有闲钱,想放在他那里“吃利息”。
深圳市民曹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与白省魁只有一面之缘,对他的实力并不清楚,只知道对方做过县委副书记,在上饶当地口碑还不错。
而之所以会借钱给白省魁,是因为深圳当地一家银行的行长做中间人,这位行长极力向曹女士推荐白省魁的投资公司,并承诺了不菲的收益。
涉及吸存人员606人
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
2014年初,胡琴、刘婕等人发现,借款月利息迟迟难以兑现,遂找到白省魁询问原因。
“我被南昌一个商人骗了2亿,现在资金很紧张。”刘婕称,为了讨回本金,他与胡琴等20多位债权人在南昌整整八个月,却未能讨回一分钱。
与此同时,其他放款人也纷纷到白省魁公司催债。
据放款人初步统计,白省魁借款高达10多亿元,大多约定月利率为1.5%~2.5%,既未办理任何抵押手续,也没有签订合同,只是白省魁个人或公司名义打了张欠条,仅约定了月利率为1.5%~2.5%。
在面对放款人的质问,白省魁拒不交代资金去向。无奈之下,胡琴第一个拨打了报警电话。
上饶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介入后,很快公布了初步案情:“自2009年5月至2015年3月期间,白省魁先后以上饶市百淼置业有限公司名义、开发上饶中航城、南昌红谷滩新区凤凰洲地块等项目需要资金为由,以高利息为诱饵,向社会吸收公众存款,涉及金额巨大、涉及吸存人员606人。白省魁、戴惠兰(白省魁妻子)自2014年2月陆续停付利息,至2014年9月起已全部停止付息,目前已无法归还借款人本金及利息。
2015年初,上饶市公安局以白省魁、戴惠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诈骗罪
2015年3月3日,上饶市纪委监察局网站通报:中共上饶市纪委近日根据公安机关移送的线索,对上饶市社会科学联合会副县级退休干部白省魁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2009年至2015年4月,白省魁在担任上饶市社会科学联合会副调研员期间以及退休后,未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影响恶劣,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共上饶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中共上饶市委批准,决定给予白省魁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白省魁涉嫌的其他犯罪问题,侦查机关正在侦查中。
同时,戴惠兰也被其所在单位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2016年4月26日,上饶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饶检公诉刑诉[2016]19号)显示:“本案由上饶市公安局侦查结束,以被告人白省魁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戴惠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移送审查起诉。现移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公诉,请依法判处。”
据此案债权人委员会介绍,为了厘清本案债权债务,两年前,白省魁已被债权人委员会取保候审。
5月3日下午,新法制报拨通了白省魁的手机号码。电话中,白省魁不愿就此事作出回应:“这个你问我?公安已经查得很清楚了!”
在后来的上饶和信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2015]和鉴字第07号)显示:“自2009年5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白省魁、戴惠兰(其爱人)先后向606人集资45.1114亿余元、偿还本金34.98亿元,支付利息7.2亿元。”
在这606人中,上饶市公安局向其中319名集资参与人核实,2009年5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期间,白省魁、戴惠兰共集资16.62亿元。
目前,白省魁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诈骗罪,将面临法律的审判,但此案何时开庭审理尚无定论。
经侦提醒:
当心落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陷阱
此前,江西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曾对外发布六大类型非法集资的新形势和特点,提醒市民警惕“非法理财”。
即六大主要作案手段主要为:1.投资理财的名义,借国家支持民间资本发起设立金融机构的政策,谎称正在通过各种途径获取政策及资金支持,扶持企业上市,虚构股权上市增值前景或者许诺高额预期回报,诱骗集资参与者集资以获取原始股份或吸收存款;2.非融资性担保企业以开展担保业务为名非法集资;3.以企业短期拆借从事“过桥”业务,银行承兑汇票买卖业务等名义,允诺高额月息作为利润回报,诱骗群众向指定的个人账户汇入资金;4.打着“养老”的旗号,引诱老年人群众投入资金;5.以高价回购收藏品为名非法集资;6.假借P2P名义非法集资。
“市民在投资理财时一定要谨记,投资不能只看眼前利益,务必仔细鉴别投资公司的资质和从事的业务范围,凡是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任何公司、企业或其他组织,都不得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的融资行为。”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有关人士提醒,尤其涉及巨额借款前,应事先了解对方是否有还款能力,避免盲目投资、落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陷阱。
为加大对群众防骗提醒,江西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经侦支队开通了“江西经侦”微信公众号(jzzd—jx)。同时,警方特别提醒群众认清非法集资的危害性和欺骗性,自觉抵制各种诱惑,一旦掉入非法集资陷阱应及时报警。 (文中胡琴、刘婕、袁刚、张芳均为化名)
(原标题为《 退休官员被曝涉嫌非法吸金 上饶市纪委已对其立案审查 经侦部门提醒市民理性投资以免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陷阱》)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西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