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股神炼成记:从小对数字敏感,26岁就焦虑钱怎么花

澎湃新闻记者 吕琦伟

2017-05-06 09: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北京时间5月6日晚间,“股神”沃伦·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在美国小城奥马哈召开第52届股东大会。在这场外界推测可能是巴菲特最后一次亲自主持的股东大会召开前,不妨先思考一个问题,对于“股神”沃伦·巴菲特,你究竟了解多少?
2008年,中信出版社出版了《巴菲特传》,在这本30多万字的书中,作者罗杰·洛温斯坦,以巴菲特独有的投资风格和管理方式为焦点,对他充满传奇色彩的投资策略、人生哲学和管理智慧等,进行深入透彻的描述和分析,并运用大量翔实的材料,重现了几十年前巴菲特如何巧妙地寻找价值洼地,如何出其不意地挖掘潜在的投资价值,如何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塑造成美国最大的集团企业的奥秘。
出生于1930年的巴菲特今年已经87岁,但他依然工作在投资第一线。人们似乎总在津津乐道地探讨巴菲特的投资决策,以及他和他掌舵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之间的故事,甚至是巴菲特的婚姻感情生活。相较之下,《巴菲特传》中的这6个小故事,或许可以让你管窥“股神”的成长之路。
一,为生来就对数字敏锐
巴菲特童年的萌照
从《巴菲特传》中可以窥见,和许多日后走上致富生涯的人一样,巴菲特也经历过苦难的童年,而这段岁月就像印记一样,更为生来就对数字敏锐的巴菲特添上了“迫切富有”的心理,数字和金钱在他的童年就被结合并应用在一起。
“这个体重6磅、早产5周的小男孩从降生到世上以来,似乎对数字就有一种本能的迫切渴望。在小时候,巴菲特就会到朋友鲍勃·拉塞尔家玩,坐在拉塞尔家的门廊前,静看门前的车水马龙,记下过往车辆的车牌号码。天黑之后,这两个孩子就会跑回家,在桌上摊开《奥马哈世界先驱报》,记下每个字母在报上出现的次数,在剪贴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算术列式,就好像他们在算欧几里得的数学难题一样。拉塞尔会拿出一本年鉴,大声念出一些城市的名字,巴菲特则会一个接着一个快速报出每个城市的人口有多少。棒球得分、赛马胜率……任何数字都是这个早熟的大脑的养料。
巴菲特家中有三个孩子,巴菲特排行老二,是唯一的男孩。他的母亲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一个小镇,是个身材娇小、性情开朗的女人。而他的老爸是个股票经纪人,“性情严肃但为人和善,对沃伦·巴菲特的一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是他把儿子带入了股票和债券的世界”,巴菲特从小就接触股票了,十岁就开始买了第一只股票。小的时候,巴菲特更是从父亲手里搞来成卷的股票行情机纸带,把它们铺在地上,用父亲介绍的标准普尔指数来试着解读这些报价数字。
5岁那年,巴菲特就在自家门外的过道上摆了个小摊,向过往的人兜售口香糖。后来他又改卖柠檬汁。9岁的时候,巴菲特和拉塞尔跑去拉塞尔家对面的加油站数饮料售卖机里掉出来的瓶盖数。这可不是9岁少年的无聊举动,他们是在做市场调查。市场上卖了多少瓶酷士牌橙汁?卖了多少瓶可口可乐?卖了多少瓶无醇啤酒?他俩会把这些瓶盖运到巴菲特家的地下室里分门别类地堆成堆。他们想知道哪种饮料的销售量最大,哪家公司的生意最好。”
二,师从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 资料图
在巴菲特19岁大学毕业,即1950年那一年,他读到了格雷厄姆写的书《聪明的投资者》。是的,幸运的他正是从这本书顿悟投资成功之道,又在格雷厄姆门下读书两年,受到很大的启发和帮助,巴菲特渴望成为格雷厄姆第二。
本杰明·格雷厄姆于1894年出生于伦敦,从“股票统计员”晋升成一个投资专家,并开始著书立说。1950年,格雷厄姆有20个学生,大多数学生都比巴菲特年长许多。在《巴菲特传》中,当年巴菲特的一个同学回忆道:“巴菲特可能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学生,但无疑是最早熟的一个。他似乎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他的手老是举在那里,总是引导大家的讨论。他总是充满热情,总是比其他人都有更多的话要说。”
在哥伦比亚大学,巴菲特发现格雷厄姆很有个人魅力。他看上去与影星爱德华·罗宾逊有几分相像,他的课堂上充满了戏剧性的气氛。例如,在一堂课上,格雷厄姆带大家比较A公司与B公司两张差别甚大的资产负债表,最后谜底揭晓,原来两张都是波音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只不过它们分别来自飞机制造业处于高潮和低谷的不同时期罢了。
让学生们感到有趣的是,格雷厄姆授课时采用的是一种双向交流的形式。格雷厄姆会采用苏格拉底的授课方式,先提出一个问题,然后让大家畅所欲言。在他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时,这个来自奥马哈的20岁小伙子就会经常把手举得高高的。格雷厄姆很少将巴菲特的回答评判为对或错,因为他不想把课堂变成一言堂。通常,他听完巴菲特的发言会说:“说得挺有意思,是什么想法使你得出那个结论呢?”接着巴菲特又会继续解释一番。
三,忧虑如何“花钱”
巴菲特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巴菲特把他的生活准则描述为:“简单、传统和节俭。”
毕业后,巴菲特先是回到父亲办的小型证券经纪公司打工两年。两年之后,巴菲特回到家乡开始成立巴菲特投资合伙企业,独立管理投资。有意思的是,当时年仅26岁的巴菲特在积蓄并不算丰厚,收入也还不稳定的情况下产生了一种忧虑,不是如何挣钱,而是如何“花钱”。
“当合伙公司建立并开始运作之后,巴菲特的内心却被一种看似古怪的忧虑所笼罩。他在给杰里·奥兰斯的信中提到,他害怕自己的企业最后变得过于庞大,手里过多的财富可能会让自己的孩子娇生惯养,变成纨绔子弟。他甚至找不到‘一种符合逻辑的方法来处理这些金钱’。”
不过在投资上,巴菲特并不那么“吝啬”,他曾在50多年前投了100万美元给一家风车制造厂。《巴菲特传》中清楚地记载着,1961年,巴菲特在一家公司投资了100万美元,这是他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巴菲特投资的这家企业是登普斯特尔机械制造厂(DempsterMillManufacturing),它位于奥马哈城以南90英里的内布拉斯加州比阿特利斯镇,是一家有着80年历史的风车和农用机具制造商。
随后的1960年,巴菲特对数据文件公司进行注资,这是位于奥马哈城的一家生产内存条的小企业,两位创始人一位是巴菲特的朋友韦恩·伊夫斯,另一位则是巴菲特父亲的前助手约翰·克利里。两人很快就请巴菲特出任公司的董事长,巴菲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巴菲特还把和自己一起听格雷厄姆上课的同学比尔·鲁安和弗雷德·斯坦贝克带以及芝加哥的一个朋友罗伯特·马洛特都招进了董事会。他们在董事会会议召开前的那天晚上飞抵奥马哈,正如其中一个人所说的那样,他们主要是想找个借口“在罗斯牛排屋吃点牛排,然后和巴菲特聊上三四个小时”。
四,和寿险推销员打桥牌
巴菲特在打桥牌。东方IC 资料图
在《巴菲特传》中透露了巴菲特的一项工作之余的爱好——打桥牌。“他经常和朋友一起打牌,牌友形形色色,有广告商、别克车经销商、法官、寿险推销员、抵押贷款经纪人、铁路律师以及美国汽车联合会分会总裁等。”
据说,巴菲特通常会提着一盒6罐装的百事可乐出现在大家面前,还会讲一些让大家捧腹的笑话和故事供大家消遣。他从不提自己正在怎样赚钱,因为他根本没有必要去提。他打牌非常专注,就好像他的本业不是经营股票和债券,而是一个牌手。
“巴菲特不愿输牌,也不愿意下大赌注,除非他认为和自己的搭档占了明显的上风。但是,他对待每一个牌局都会非常投入。巴菲特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打牌的态度,他会紧紧地盯着一手牌,然后像计算机一样精准地算牌。他打牌从不冲动,他算牌就像做数学题一样。在打第一张牌之前,巴菲特就已经考虑好了整手牌该怎么出,而且已经去除了他最讨厌的运气成分。寿险推销员凯·克特尔回忆说:‘沃伦会纹丝不动地坐在那儿仔细盘算,直到算清每张牌都在谁手里为止。我带父亲来玩过一次,都快把他逼疯了。’”
巴菲特分析事物时思维缜密严谨的程度总是超乎常人。从表面上看,他的情感不像别人那么容易起伏波动,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表现出愠怒、失望、鲁莽的情绪。他给人的感觉总是很理性而且性格温和。
五,遇到“正确的”芒格
“天上掉下个查理•芒格,打破我的捡烟头投资旧习惯,指明新方向,设计路线图,建立一家大而优的好企业,既有超级大规模,又有满意高盈利。芒格和我是老乡……我们合作搭档有56年了,从来没有过一次争吵。我们俩个意见出现分歧,芒格往往用这句话结束交谈:‘巴菲特,你再好好想想,就会同意我的看法,因为你是聪明的,我是正确的。’”巴菲特这样说。
巴菲特和芒格是怎么认识的呢?
《巴菲特传》中有过这样的记载,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以后,芒格开始在洛杉矶执业。1959年,他回到奥马哈关掉了父亲的律师事务所。埃德温·戴维斯的儿子也是巴菲特的投资人之一,他觉得巴菲特和芒格两人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于是就邀请他俩在奥马哈的一家上流俱乐部共进午餐。果然,他俩马上就打得火热。“沃伦,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芒格问道。“噢,我开了个合伙公司。”“也许我在洛杉矶也能开一个。”巴菲特看看他笑着说道:“嗯,也许能行吧。”
第二天晚上,他们又在两人都认识的朋友理查德·霍兰德家碰面,两人依旧相谈甚欢。芒格整晚都抱着同一种饮料不放。他谈得太投入了,当他举杯仰头往嘴里倒饮料的时候,还不忘举起另一只手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这样就没人可以把他的谈话打断了。芒格的外表得分并不高,他相貌平平,面色有些惨白,眼睛藏在厚厚的镜片后面。他尽管有点势利,而且过于相信自己的主观判断,但仍是一个有着高风亮节的人。他的聪明健谈就像把丘吉尔的自信和对生活的恬淡乐观融合在了一起。有一次,别人问他会不会弹钢琴,芒格风趣地答道:“我不知道会不会,因为从来没试过。”巴菲特从他身上看到一种与自己相似的机智和独立。
六,为了享口福而投资
巴菲特是可口可乐产品的忠实消费者。视觉中国 资料图
“股神”巴菲特是可口可乐产品的忠实消费者。他曾说过自己每天要喝约5罐可乐,并确实经常在公共场合被人看到喝可乐。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可口可乐公司9.3%的股份,是最大股东,所持股份价格约170亿美元。据彭博数据,巴菲特作为可口可乐大股东的时间已超过25年,期间投资金额约为13亿美元。
1988年秋天,可口可乐公司发现有人在大单买入它的股票。公司董事长郭思达和总裁唐纳德·基奥都感到非常好奇,他们想知道此人到底是谁。此时可口可乐的股价已从股市崩盘前的最高点下跌了25%,但是这位神秘来客却在大量建仓。当基奥发现是中西部的某位股票经纪人在买进时,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过去的邻居,于是他对郭思达说:“可能是沃伦·巴菲特。”郭思达催他赶紧打个电话问一下。
“喂,沃伦,最近过得怎么样?”唐纳德·基奥问道,“最近不会是你在大单买进可口可乐的股票吧?”
“是我,没错。”巴菲特回答说。
巴菲特请唐纳德·基奥在他必须公开自己的持股份额之前先保持沉默,同时他还在继续不断买进建仓。到第二年春天,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买下可口可乐价值10.2亿美元的股票,占可口可乐总股本的7%,平均买入价为每股10.96美元。当消息传开时,巴菲特用自己爱喝红色可乐为借口来躲避问题。他俏皮地说这次投资是“为了享口福而投资的典型案例”。不过,他的话讲得很含混晦涩:这就像你娶了位姑娘,你要的是她的眼睛还是她的个性?两者之间其实是不可分割的。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