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起底云南越狱毒贩出逃路线图,官方暂未通报是否鸣枪警告

郑林/“深一度”微信公号

2017-05-06 14:45

字号
5月2日上午8时20分,在押重犯张林苍从云南省第一监狱七监区越狱逃脱。
北京青年报“深一度”微信公号5月6日消息,“砰”的一声巨响,130型号的福田货车冲出云南省第一监狱,27岁的张林苍撞开了他的逃亡之路。
这是位于昆明市东郊的云南第一监狱上演的真实版《越狱》。
云南省司法厅通报:5月2日上午8时20分,云南省第一监狱七监区在押罪犯张林苍擅离劳动现场,趁驾驶员下车等候装货之机,强行驾驶一辆130型福田牌货车,冲破监狱隔离网和施工用的临时栅栏门后脱逃,并把货车丢弃在距监狱2公里处的虹桥路附近。
自越狱开始,云南当地的公安、武警以及监狱民警的大量警力都参与到追捕行动之中。目前很多干警仍在山林中进行搜捕,已经多天没有回家。
截至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发稿,这名重刑犯已经100小时下落不明。
武警出身、具有非常强的侦查能力和反侦察能力......一位知情人士事后分析说,张林苍在整个越狱过程中都隐藏得非常好。
据多名熟悉省一监的知情人士以及常年给省一监送货的外协人员向深一度透露,善于掩饰的张林苍显然也敏锐地抓住了他发现的漏洞和机会,最终跳上货车,逃出狱门。
深一度多个信源确认,张林苍驾驶130福田货车,从该处的监狱施工用地临时栅栏门破门而逃
张林苍的越狱路线图
张林苍在七监区外抢车,撞破隔离网,然后左转快速行驶到监狱南侧临时启用的大门,通过后上到金瓦路,沿着金瓦路向西南方向行驶,左转至虹桥路,最后弃车逃走。
张林苍是从监狱的生产车间抢车逃跑的。他在生产车间主要负责金属件的机械加工。
深一度记者从熟悉监狱管理的人士了解到,一般犯人的工作时间和普通工人工作的时间安排相似,区别在于,工作时间犯人都在生产车间,中途不回监舍。
按照时间推算,张林苍是上午7点半左右到的车间,不到一个小时,他等待的“机会”便出现了。
一辆进入监狱的装货货车停在了生产车间附近,更重要的是,张林苍发现货车可以开走。
张林苍抢上了货车,首先冲破了隔离的电网围墙。“他并不是从监狱正常的高墙冲出来的,而是从监狱改扩建工程的临时栅栏围挡处冲出来的。”这位知情人士对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说。
电网围墙设立在已投入使用的建成区和正在建设的施工区之间,大约有几百米,将两个区域完全分离,一边是监狱犯人生产劳动的地方,一边是建筑工人施工的地方。围墙上方设置电网,下面由一块一块钢板焊接起来,张林苍开车正好撞倒了其中的一块钢板。
大约几十米以后,张林苍来到逃出监狱的最后一道关卡——通往外界的围墙大门。
“这里不是监狱的AB门,如果是监狱的AB门,即便大型渣土车也冲不出去”。知情人士介绍说,由于监狱正在进行改扩建工程的原因,监狱开设了临时的出入口,专门给运输材料和施工人员进出。八点多是施工人员出入的高峰期。
5月5日,深一度记者找到了张林苍开车冲出的临时门位置。临时门正对着金瓦路,由锈黄色的钢板焊接而成,门上贴着“门口禁止停车,否则后果自负”的告示。
对比监狱其他区域高达数米、设置电网的围墙,这里可能是整个监狱最薄弱的地方。
透过大门,深一度记者看到左侧是监狱的施工区域,不时出现建筑工人的身影,右侧则是监护区域,也正是犯人的劳动区域,即生产车间。围墙上设有岗亭,一名武警背着枪来回巡逻。
周边多家临街商铺的员工向深一度记者确认,他们听说张林苍正是从这个门出来的。一名商铺的员工对记者说,一监七区就对着这个门,逃犯就是把护栏撞烂了,然后从这个门出来的。
结合云南省第一监狱的规划图,张林苍越狱的路线图大致是: 张林苍在七监区外抢车,撞破隔离网,然后左转快速行驶到监狱南侧临时启用的大门,通过后上到金瓦路,沿着金瓦路向西南方向行驶,左转至虹桥路,最后弃车逃走。
张林苍从云南省一监的越狱路线示意图
因高利贷离家贩毒
从2015年9月离家走后,一直到被警方拘捕,张林苍都杳无音信。“我们打电话也不接,他也没和家里联系过”,张父说。
截至深一度发稿,距离张林苍越狱的时间已经超过100个小时。这位身高1.84米、体型中等,方脸,后背有一道约10厘米烫伤疤的越狱逃犯仍然不知藏身何处。
张林苍老家位于马龙县马过河镇何家村。在张家烧水的小屋里,张林苍的父亲张永福抽着水烟,一手扶着半米高的烟枪,一手点燃自己家种的烟丝,这几天来,越狱的消息让这个中年人脸上挂满了倦容,再一次因为儿子的未来而遭受打击。
此前,这名父亲遭受的第一次打击来自于张林苍的一纸判决。云南省公安厅发布的通报显示,张林苍因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7年1月18日入监。
据张永富说,2016年的一天有警察来到家,告知了张林苍因为涉嫌贩毒被拘留,并出示了拘留的通知书和逮捕的通知书,此时家人才知道张林苍因涉嫌贩毒被警方拘捕。
张林苍初中以后去江西当了武警,当兵是张林苍自己的意愿。五年以后复员回家,回家后先是和父亲一起跑运输,但因为危险而且难赚钱不久就不干了。
此间,张林苍在马过河镇娶妻生子,现在女儿已有两岁,由张永福夫妻照看。
“后来他投资了20多万元,在马龙县城开了家KTV,但最后亏本,11万就转了。差不多在2015年9月,他就离家出走了。”张父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一直到被警方拘捕,张林苍都杳无音信,“我们打电话也不接,他也没和家里联系过”。
张林苍所开的KTV名叫“大明宫”,深一度记者5月4日来到马龙县,经多方打听,在县城北侧找到了KTV所在地,如今已经被换了招牌,叫“金海馨KTV”.
在这个小县城,KTV的生意依旧受欢迎,记者注意到,该条街上有十余家KTV,时值下午,店铺多关着门,等待着晚上营业的时间。
张林苍的大明宫KTV位于路口第一家,一位曾在那里经常唱歌的当地人向记者确认,张林苍大概2013年在这里开店。
“生意还是可以的,他的朋友很多”,一位接触过张林苍的KTV老板王杨(化名)回忆说,他并不是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的,而是高利贷,很多人经常来闹事收钱,后来就开不下去了。
“他为人直爽,见人都会打招呼,只是人生走错了重要的一步”,谈及张林苍的越狱,王杨觉得惋惜。
据了解,开店的时候张林苍媳妇也在帮忙,张林苍的姨妈也曾在对面开KTV,后来也不开了。
越狱事件发生后,马龙县警方已经到何家村,做张林苍亲属的工作。“以前至少还知道儿子在监狱里,现在越狱了,都不知道去哪了,是生是死也不知道,希望他能自首。”张林苍的父亲说。
张林苍破门而逃之处的位置示意图
刚开始在七监区服刑
张林苍的越狱并不是一次“贸然”的行动。“暂时看不出是否蓄谋已久,但应当有计划,熟悉路线。”江苏一所监狱的于姓狱警向深一度表达了他的看法。
以一种突然且暴力的方式,张林苍完成了几乎只有在大片中才能出现的越狱情节。
迹象表明,这不是一次“贸然”的行动。至少,张林苍对周围环境进行了仔细的观察。
根据《监狱法》、司法部《监狱教育改造工作规定》、《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罪犯入监管教工作细则》等规定,入监教育时间不少于2个月(限制减刑罪犯为3个月、余刑不满一年的罪犯为1个月)。
据云南省公安厅发布的通报显示,张林苍于2017年1月18日入监。此后,经过三个月的入监教育,才会被分到目前的监区。
也就是说,张林苍在监区才一个月时间,便对隔离网、临时门等情况了如指掌。
“从已知的情况,暂时看不出是否蓄谋已久,但应当有计划,熟悉路线。”江苏一所监狱的于姓狱警向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表达了他的看法。
同时,监狱管理是否存在问题的疑问,也在网络上被纷纷提出来。
儿子越狱的消息让张永福彻底失望,据其本人说,这种心情比张林苍当初贩毒被抓还要绝望。“好好改造,争取能够减刑回家的可能性更渺茫了。”
张永福想不明白,监管森严的监狱为何能够让无期徒刑的儿子得到“可乘之机”、跑了出来。
“他(张林苍)既然犯了法,在监狱里面服刑,完完全全是监狱的管理,怎么就能走了呢?”张家的一位亲戚也表达出同样的疑惑。
云南当地大批武警连日来展开大规模上山搜索
云南一监的改扩建工程
2014年至2016年间,省监狱管理局、省司法厅对省一监进行了多次考察,曾建议:要下功夫坚决消除监管安全隐患,确保监狱持续安全稳定
深一度记者了解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共有15个监区,关押了大量重刑犯。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4年开始,云南省第一监狱开始启动改扩建工程。项目位于云南省昆明市东郊,北接光明路,南临寺瓦路,西部与昆明监狱以规划道路相隔,周边城市道路环通,交通便利。
这是基于原址的改扩建。知情人士李飞(化名)介绍说,就是老监区拆了,腾出地又建设,现在已经三年多时间了。在原有的基础上全部建成,估计还要一年左右。
从一片居民区穿过,沿着一条街道可以达到云南省第一监狱的北门。在靠近监狱的区域,道路中间设有岗亭及栏杆。这里是监狱的另一片施工现场,树立着“云南省第一监狱改扩建项目”标牌。在建筑四周,都是搭建的脚手架和绿色的防护网。
“整个监区都是工地,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浆,可以到脚踝。”熟悉监狱情况的人员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在警力固定的情况下,因为改扩建的关系,一线狱警的工作强度增大,频次增多,平均三四天一次值班,全天24小时陪着犯人。
更重要的,工程建设客观上给监狱的管控造成巨大的压力,张林苍实际上利用了工程建设的一些有利因素找到了自己逃狱的机会。知情人士坦言,因为监狱到处是工地和建筑工人,人员的流动管控必须要加强,严防出现擅自离开岗位的劳动人员。
改扩建工程同时也考验着一些狱政设施,包括围墙、电网、道路等。以张林苍冲破的隔离网为例,隔离网的强度没能拦下这名开着130货车的重刑犯。
在2014年至2016年间,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省司法厅等上级部门对省一监进行了多次考察,考核组对省一监在原址改扩建特殊时期取得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称省一监在改扩建过程中确保了监管安全,同时提出了建议:要下功夫坚决消除监管安全隐患,确保监狱持续安全稳定。
一年以后,安全隐患因为张林苍而真的出现了。
云南省一监的改扩建工程正在进行中
为何能顺利抢到车?
“机动车辆进入监狱后,应当由警察全程随车监控,车头应当朝里,驾驶员离开车辆时,应当拔出点火钥匙,关好车窗,锁好车门”
复盘张林苍的越狱过程,抢车成为了中间至关重要的一环节。
据了解,当时货车就停在生产车间门外,距离门的位置不远,正在装货。李飞透露,这辆车并不是监狱外协人员送货的车,而是监狱内部自己的车。“监狱内部也是有很多生产项目的,也需要装货卸货,往外送货拉货。”
监狱对车辆管理的制度严格。根据2009年司法部颁布的《关于加强监狱安全管理的若干规定》第八条:监狱应当严格检查进出监狱的车辆,做好相应登记。机动车辆进入监狱后,应当由警察全程随车监控,车头应当朝里,驾驶员离开车辆时,应当拔出点火钥匙,关好车窗,锁好车门。
“哪怕下车倒一杯水,说一句话,只要离开车就肯定得熄火锁门。”上述江苏于姓狱警告诉深一度记者,在下车前,司机要对车辆加方向盘锁和门外挂锁,把钥匙交给民警,将车停放在指定区域,司机离开车必须,拔钥匙,关好窗户,然后到指定的区域等候。
张林苍开动车辆后,货车司机随即发现,于是立即追了上去,在道路前方,有一个年轻警察尝试在车前拦车,没有拦住。两人就一直追在后面。
2009年司法部颁布的《关于加强监狱安全管理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提到:监狱防暴队要与驻监武警部队建立联动机制,明确协同配合权责,根据罪犯脱逃、行凶等不同事件制定完善处置预案,并定期开展协同配合演练,提高处置狱内突发事件能力。
多位从事一线工作的狱警均向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证实,这些演练是必须的,涉及到多种应急突发情况的处理,包括防逃、行凶、自杀、群体性事件等等。
针对这起犯人越狱案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雷认为,监狱的应急处理显然是不够的。武警和狱方都应该有整体的安全防范预案。
在云南第一监狱的多个位置,都设置有武警的岗亭,真枪荷弹的武警观察着监狱里的一举一动。深一度记者走访周边居民了解到,越狱事件发生时,他们并没有听到枪声。对于是否有鸣枪警告,目前官方通报还没有确定说法。
(马秀岚、陈璐瑾、刘筱筱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题为《云南越狱事件调查:起底张林苍的出逃路线图》)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云南,监狱,脱逃,张林苍

相关推荐

评论(1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