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科幻片诞生在二十年前,但现在依然没有过时

庹焉臻

2017-05-07 11: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把标题当作一个谜题,你会想到哪部电影?
今天能给出的谜底是《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
在1997年5月7日的戛纳电影节上,导演吕克·贝松率剧组成员参加了盛大的全球首映礼,与此同时,影片在欧洲、北美等地的院线正式上映。
回头重看这部电影,很难相信它诞生于二十年前,更何况导演吕克·贝松以及两位主演布鲁斯·威利斯和米拉·乔沃维奇依旧活跃于银幕。
二十年的确可以改变太多事,不论对吕克·贝松个人而言,还是以整个电影产业而论。
二十年前,由吕克·贝松一手打造的欧洲最大片场“欧罗巴电影城”还是空中楼阁,要再等上13年它才会诞生,年轻的导演只好远渡重洋,一口气借下伦敦松林制片厂(Pinewood Studio)的9个摄影棚。
二十年前,莫比乌斯(Moebius)和让-克劳德·麦兹耶尔(Jean-Claude Mézières),这对法国科幻漫画界的双子星,也是自学生时代起的挚友,多亏了一位共同的读者,才促成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银幕合作。
二十年前,从没演过动作片和科幻片的米拉·乔沃维奇在5000个女孩中脱颖而出,为了让一头橘发在银幕上显得亮丽,不惜牺牲一头秀发。
二十年前,电影里三秒钟的爆破画面,不但需要警察、消防员全员待命实地拍摄,还要世界最顶尖的视效团队花上9个月进行后期制作。
然而,即便改天换地,胶片退出历史舞台,数码登堂入室,二十年也足够鉴定一部电影的优劣,或许也足够一部佳作发酵为经典。
《第五元素》剧照
漫长的筹备期

《第五元素》留下的一个谜团是,影片中的故事究竟发生在哪一年。
影片的开场是1914年的埃及,但之后只交代了“300年后”的大致年代。片中布鲁斯·威利斯的闹钟显示2263年,但1997年发行的DVD内页介绍里却说故事发生在2257年,而导演吕克·贝松在他写的那本《关于<第五元素>的事》的书里,又说故事发生在2259年······
与故事的年份同样扑朔迷离的,还有影片的筹备期限。
《第五元素》的初型来自于贝松16岁时构思的小说《Zaltman Bleros》。Zaltman Bleros是故事主人公的名字,他是生活在23世纪纽约的飞机厂工人,喜欢改装飞行器。
在拍完《尼基塔》和海洋纪录片《亚特兰蒂斯》后,吕克·贝松就着手把未曾有机会出版的旧作改编成电影剧本,Zaltman Bleros摇身一变成为退役特种兵上校科本·达拉斯,时间背景倒是保留了下来。
虽然他很快洋洋洒洒写下400多页的剧本,为影片设计造型的漫画家和服装设计师也很快到位,但距离影片最后的完成,还要历经九年时间。一切准备都在1993年戛然而止。
这其中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技术不到位,特效人员告诉吕克·贝松,他想要的有些画面拍不了,因为现在的设备跟不上,最好是等上一两年。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影片耗资不菲,投资很难一下子到位。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吕克·贝松写出了《这个杀手不太冷》的剧本,还很快拍了出来。这部电影的成功让那些金主顿时对这个35岁的法国导演有了信心,于是拍摄《第五元素》的资金也纷纷到位。
然而,对于一部电影而言,当初写下的400页剧本内容太过丰厚,于是又找来好莱坞编剧Robert Mark Kamen保驾护航。他与贝松合力将原先的剧本一拆为二,第一部分的215页就成了《第五元素》,而两人的合作还延续至日后的《玩命速递》。
故事奠基于一个假说之上:火、风、水、土四大元素可以结合成第五元素——生命。虽然很多人认为这是吕克·贝松刻意借鉴了古希腊哲学,但事实上不过是个巧合。他曾在访谈中说过:“某天我父亲读到了柏拉图的那些文字,于是跑来跟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这可是在翻拍人家的东西啊?于是我也读了一下柏拉图,两者的相似程度,着实让我吃惊。”
故事的主人公是出租车司机科本,从天而降的橘发美女莉露搅乱了他的心,也搅乱了他的生活。虽然莉露说着鸟语,科本根本听不懂,但还是不惜接下危险的任务。
敌人还不止一个,长相丑陋的孟加罗人和为黑暗势力效劳的富商左格,同时追到弗拉斯顿天堂星球来抢用来启动第五元素的基石。一场慈善音乐会沦为屠杀的战场,作为接头人的外星人女高音惨死,星球被毁,科本带着奄奄一息的莉露赶往埃及,希望于千钧一发之际,阻止地球毁灭。
《第五元素》剧照
大师助力
妙笔可以生花,可以天马行空,但问题也来了,23世纪的纽约、弗拉斯顿天堂星球、外星人女高音究竟长什么样子?吕克·贝松说:“我所乐意展现的未来不一定非得是黑暗、危险的,它也可以很有趣。”帮助他实现这一理想的是法国漫画大师莫比乌斯和让-克劳德·麦兹耶尔。
漫画大师莫比乌斯和让-克劳德·麦兹耶尔
两人初始时,都还是15岁的学画少年。本名叫让·吉罗(Jean Giraud)的莫比乌斯年长几个月,自幼父母离异、由祖父母带大的他在麦兹耶尔家感受到了别样的家庭温馨。
16岁时,醉心美国西部片的麦兹耶尔想和莫比乌斯结伴去墨西哥旅行,顺便拜访住在那里的莫比乌斯的母亲,可惜因为年纪太小被家长阻止了。不过,成年后,麦兹耶尔还是独自前往美国西部过了一把牛仔瘾。与此同时,莫比乌斯则以《蓝莓中尉》(Lieutenant Blueberry)一鸣惊人,主人公多诺万的形象恰恰来自西部片里的孤胆英雄。
告别一年半的牛仔生涯后,麦兹耶尔回到法国,成了好友的同行,并与另一位儿时玩伴Pierre Christin合作,一个画一个写,创造了以28世纪的宇宙为舞台的《星际特工》(Valérian)。
不论是《蓝莓中尉》还是《星际特工》,都是吕克·贝松少年时代钟爱的读物。当他在策划《第五元素》时,自然想到将自己欣赏的漫画家聚于一堂。于是,两位认识超过五十年的老友,第一次为同一部电影走到一起。
《第五元素》剧照
具体而言,影片中未来纽约城和天堂星球大厅的设计来自麦兹耶尔,创意的立足点在于:“我想创造的纽约是温暖的,住在其中的人热爱他们的生活,而不是工业化、冰冷的未来社会。”飞行器和天堂星球的外观等则出自莫比乌斯之手。
最具原创性的外星人女高音的形象是整个艺术家团队一致推选的结果。而在拍摄前,她长什么样子一直是高度机密,因为贝松希望摄影机能捕捉到演员最真实的反应。事实上,这个角色的震撼力原本还将更上一个台阶:在她演唱到第二段时,身体会如蝴蝶一般展开硕大的翅膀,但拍摄时吕克·贝松认为目前的效果已经足够,无需再做变化。
除了漫画及手绘艺术家团队,角色的视觉冲击力也离不开法国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Jean-Paul Gaultier)的助力。
高提耶凭借麦当娜身着的尖锥形胸衣而为世人所知,被称为“时尚顽童”。他为《第五元素》设计的时装兼具未来感与朋克风格,数量达到惊人的1000多件。而且他不光亲自负责设计,每当拍摄大场面群众戏时,还会来到现场,为每一位群众演员的服装做微调,以确定呈现在银幕上能得到最佳效果。
为影片的氛围推波助澜的还有电影配乐大师Éric Serra的贡献。他和吕克·贝松的关系,与莫比乌斯和麦兹耶尔非常相似。两人同年,相识于少年时代的尾声与事业的起步阶段。从吕克·贝松的初执短片到1999年的《圣女贞德》,每一部作品的配乐都出自Éric Serra之手。
外星人女高音素描
《第五元素》中,外星人女高音的演唱是该片最令人难忘的片段之一。她的唱段有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来自意大利作曲家多尼采蒂创作的三幕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Lucia di Lammermoor)中的咏叹调“香烛已燃起”(Il dolce suono)。第二部分是Éric Serra自己创作的“女神之舞”(The Diva Dance)。
幕后真正的Diva其实是曾三度来华演出的法籍阿尔巴尼亚女高音茵瓦·穆兰(Inva Mula)。日后由于俄罗斯歌手维塔斯的演绎,令这段音乐再度走红。
《拉美莫尔的露琪亚》有“最难的歌剧”之称,“香烛已燃起”更是曾激起众多举世闻名的男高音和女高音的挑战。吕克·贝松最钟意的是玛利亚·卡拉斯的演绎,但其录音年代久远,无法采用。于是,Éric Serra在茵瓦·穆兰演唱版本的基础上,混入男低音,以达到巴洛克时期阉人歌手的演唱效果。
《第五元素》剧照
唯一的威利斯与五千之一的乔沃维奇
演员人选中,最先确定的是男主角布鲁斯·威利斯。科本·达拉斯带着反英雄的特质。虽然曾是特种部队的上校,但现状落魄潦倒;他有正义感,也有几分玩世不恭;能打打杀杀,却更喜欢用脑子。
虽然最早开始筹备时,吕克·贝松就曾对威利斯提过故事的大概。但等到他拍完《这个杀手不太冷》,重启项目已经是好几年之后的事,因此不得不带着剧本跑去纽约,与威利斯重新谈合作的可能。好在进程出乎意料的顺利,贝松把剧本留给威利斯,自己跑出去购物,两个小时之后返回,立刻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相比男主角科本,女主角莉露的人选确定要困难得多,候选人多达5000名。最后,年轻的米拉·乔沃维奇脱颖而出。
《第五元素》剧照
乔沃维奇出生于乌克兰,不到6岁跟着父母来到美国。11岁时,被时尚摄影大师理查德·阿维顿发掘,进入模特圈。虽然拿到莉露这个角色时只有20岁出头,但此前已在《重回蓝色珊瑚礁》、《卓别林》等影片中有过大胆演出。
如今的米拉·乔沃维奇已经凭借《生化危机》等影片树立了好莱坞动作女星的招牌。然而,在参演《第五元素》前,她还从未演过一部动作片。虽然她每天接受三小时的特训,努力亲自上阵,但仍有一些动作难以到位,比如打斗中的高踢腿就让她束“腿”无策。于是,动作导演安排了一条假腿,用棍子操控。镜头摇到米拉的时候,她只需借位、作势,镜头之外的工作人员会配合着将假腿飞起,效果天衣无缝。
不过,后来最为外界津津乐道的并非是一位动作明星的诞生,而是一段恋情的诞生。
由于原先确定要演外星人女高音的演员临阵缺席,贝松只能找来妻子麦温·勒·贝斯柯(Maïwenn Le Besco)救急。
贝斯柯比乔沃维奇还小一岁。1991年,15岁的她与吕克·贝松相识,并与翌年喜结连理。虽然两人相差17岁,但一直关系和睦,结婚不久便育有一女。
最终,贝斯柯将外星人女高音一角演得十分精彩。但身在同一个剧组,她也见证了丈夫与新缪斯打得火热。影片拍完,两人便分道扬镳,贝松很快和乔沃维奇步入婚姻殿堂。只不过,这段婚姻也只维持了两年。
吕克·贝松在后来的一次访谈中提到:因为象征第五元素的莉露在影片中的定义是“完美”,所以作为这个角色的缔造者,他自己首先必须先爱上她,别人才会认可。
或许在观众看来,不论是威利斯的科本,还是乔沃维奇的莉露,抑或是克里斯·塔克(Chris Tucker)饰演的古灵精怪的DJ鲁比,都像是度身定做。不过,后来高堤耶曾透露,1992年的时候,贝松本打算找梅尔·吉布森、朱莉亚·罗伯茨和“王子”来当主演。前两位似乎有点像是玩笑,最后这位倒是真有可能。
据高堤耶说,某天“王子”正好来巴黎办事,贝松特意安排了高堤耶与他会面,给他看了角色造型设计的初稿。结果,“王子”告诉贝松,那些服装“有点太娘娘腔”了,再加上档期等因素,最终“王子”还是回绝了邀约。
吕克·贝松
遗憾
虽然开机之初,吕克·贝松即兴发挥式的导演风格——他总是站在摄影机后面,一边拍摄一边指导演员该如何表现,而不是像其他导演那样在喊“卡”后再提出意见——令第一次合作的演员有点不适应。不过,两位主演回顾起这次拍摄经历,都送上了溢美之辞。
布鲁斯·威利斯说:“我很幸运,总是能遇到这样全新的挑战,这就是我喜欢这行的原因”。米拉·乔沃维奇说:“整个过程就像个童话。”不过,饰演反派左格的加里·奥特曼在2014年接受采访时,曾说《第五元素》让他“难以忍受”。而他并非是主创中唯一对影片不满的。
“这是我最后一部不是用数码摄影机拍的电影,你不得不连着六个小时在屏幕上标注圆点,以便摄影机能锁定位置,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在新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的宣传活动中,吕克·贝松抱怨道。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悔少作”了。
尽管影片的制作成本高达9300万美元,创下当时“非好莱坞电影”的纪录(与同年上映的《黑衣人》差不多,超过了《侏罗纪公园2》),负责视效的也是顶尖团队——詹姆斯·卡梅隆创立的数字领域(Digital Domain),但碍于技术的限制,许多呈现在吕克·贝松脑海里的画面依旧无法成真。
“我其实挺沮丧的。《第五元素》拍完没多久,那些新技术都出来了。我拍的时候,靠的都是绿幕抠像,一个镜头要拍好久好久。很快就有新技术了,你只管拿机器拍,拍完之后想加恐龙加恐龙,想加飞船加飞船。”
或许是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又或许是为了不留下新的遗憾。虽然吕克·贝松最早完成的剧本还有一半没拍出来,但观众始终没有等到《第五元素》的续集。而这也可能是在这部电影诞生二十年之后,吕克·贝松不惜再度打破“非好莱坞电影”的制作成本,砸下2.1亿美元的重金,打造《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的原因吧。
责任编辑:程晓筠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