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新总统今日选出,马克龙已将安全作为“第一使命”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2017-05-07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就在几年前,我行走在巴黎街头的时候从来不会太考虑安全以及恐袭问题发生的可能”,巴黎一大教授杜赛尔特在2017年法国大选第一轮结束后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虽然不能确定是否会影响大选,但现在恐袭与安全确实是一个问题。”
提到这种安全与恐袭问题时,法国人会瞬间从习惯性的浪漫变得突然敏感起来,好几位法国人都以“不愿意谈这个问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的确,就在刚刚过去的两年中,恐袭对于法国的冲击是巨大的——这无疑触动了法国人敏感的神经,让他们曾引以为豪的以“自由、平等、博爱”著称的祖国变得越发没有那么安全。然而随着总统大选季的来临,作为选民的法国人又不得不在候选人的政纲中一一对比,选择看似可靠的一位候选人来执掌法国未来五年的安全与反恐政策。
反恐成大选激烈辩题
时间回到2015年1月7日,曾经多次拿总统开玩笑的法国讽刺漫画周刊《查理周刊》总部遭到恐怖分子血洗,他们高喊着“真主至上”,用类似枪决的方式对12位工作人员进行了屠杀,原因是该周刊多次讽刺了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事发当晚,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1月8日为全国哀悼日。法国全国境内有超过10万人上街游行,高举着“我是查理”的标牌,以此悼念在袭击中遇难的同胞,同时也还在捍卫着法国的言论自由。
时间过去不到一年,刚刚平复下来的巴黎又遭到了法国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恐怖袭击。在2015年11月13日发生的连环枪击与爆炸事件中,共有130人遇难,368人受伤,其中有89人是在巴黎巴塔克兰剧院被机枪扫射身亡。“这是一次针对法国的战争行为。”奥朗德当即宣称,并表示法国由此刻进入紧急状态。
然而恐怖袭击并未因紧急状态而停止,2016年7月14日国庆节下的尼斯,又有86人因遭到阿尔及利亚裔恐怖分子的卡车撞击与枪击而遇难。直到2017年4月20日,离首轮总统大选投票仅剩三天之时,还有一名警察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死于枪击。
当时,正在法国电视二台做总统竞选最后陈述的独立候选人马克龙与极右翼领导人勒庞,第一时间表达了自己的意见。马克龙表示,“我作为总统的第一使命,就是要保护法国人民的安全。”勒庞则强调,“向再次被当成靶子的法国武装力量表示她的团结和情感”。
目前,法国的全国紧急状态尚未结束,并将一直持续到今年大选后的七月。5月4日,突破首轮的马克龙与勒庞在电视辩论中还就反恐政策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勒庞表示,如果她当选总统的话,要把所有被列入“S”类(作者注:该类别意为对国家安全存在威胁)的外国嫌疑人驱除出法国。对持有双重国籍的恐怖嫌疑人,要剥夺他们的法国国籍,把宣传仇恨的宗教极端分子轰出法国。
马克龙则表示,反对恐怖主义将是他今后的优先,他将采取“外科手术式”的做法,加强法国情报部门的力量,在恐怖事件发生前采取行动。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赵晨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指出,“勒庞的政策是一种煽动性的排外主义,像是回到18世纪的做法。而相对来说马克龙的反恐较为科学与现代,主张开放的胸怀。但可以肯定的是,两者的反恐政策在大选期间都没有完全表露出来。”
移民造就法国恐袭特殊性
根据法国内政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中法国共有超过230人死于恐怖袭击。而其中伤亡较大的几起恐袭都有惊人的相似,那便是凶手都或多或少的与穆斯林裔移民有关,这不可避免的又将法国的恐袭与移民问题联系在了一起。
“法国近几年恐袭频发,与其本身的穆斯林社群存在联系”,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戴轶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法国国内穆斯林移民更多来自叙利亚与中东其他国家,因此也存在去叙利亚参战人员回流的现象,而他们接触到极端主义宣传的频率是较高的。”
据联合国难民署2016年底公布的数据显示,法国在欧洲爆发难民危机之后新接收的难民仅有两万多人,较其邻国德国接收的100多万难民相形见绌。然而,法国本身确实是一个穆斯林人口众多的国家。根据法国蒙田研究所2016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前法国的穆斯林人口有400万,这其中一半是在法国出生的,一半是国外出生的,而在法国未成年人口中穆斯林的比例已经达到33%。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王朔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道,“法国穆斯林的情况比较复杂,本身社会局势也很紧张。且法国人特别‘讲政治’,法国人所秉持的‘共和认同’还强调对移民的价值观进行强行改造,即你来了法国就得认同法国人的文化标准。这就容易把社会治安问题转变为安全问题。
去年尼斯恐袭之后,虽然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本身也是穆斯林,但生活在当地穆斯林居民却仍然在生活中感受到了恐袭带来的压力。去年8月,当地法院禁止穆斯林女性在海滩上穿着伊斯兰传统泳衣“布基尼”,该法庭表示“这种明显的宗教标志有可能引起或加剧紧张局势,影响公共秩序。”勒庞也曾表示自己将继续在公共领域禁止穿伊斯兰泳装。
而据英国《卫报》5日报道,尼斯当地到目前为止仍然会有部分穆斯林裔法国人会在大街上被路人无端地指责为“恐怖分子”。“确实,到现在那次袭击的阴影还留在每个尼斯人的脑中”,尼斯当地人伊莲娜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政府的确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但我不会去因此怪罪任何人,我会更多看重候选人在大选期间宣传的反恐和安全政策。”
选民期待新总统带来改变
就在今天,法国选民将会在勒庞与马克龙之中一位成为选择新总统。而讽刺的是,据欧洲本地新闻网(The local)此前报道,在刚刚结束的五一节劳动游行上,大量的法国游行者宣称自己不会给任何一位投票,原因是“两者都不能带给法国安全与发展。”
复旦大学法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法国的恐怖袭击,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国内民众的不满所造成的。未来如果勒庞上台,会加剧国内穆斯林群体跟主流群体之间的矛盾,而这种矛盾会诱发更多的不安全因素。”
赵晨分析指出,“相对于勒庞的移民禁令式的方案,马克龙会走到反面,依赖于全球化与欧洲一体化解决法国的安全与移民问题,例如加强对欧洲边境的管控。但目前来看他仍未就此提出有效的做法,未来法国传统政党在多大程度上支持马克龙,决定着其包括安全与移民政策在内的执政效果。但如果政绩不佳,五年之后的2022年大选会是极右翼上台的绝佳机会。”
“无论如何,我期待新总统能带来变化。”伊莲娜说道。
责任编辑:于潇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大选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