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济铁路调查②淄博段:老车站承载着市民盛情

赵郁颖/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研究生

2017-05-09 14: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胶济铁路是一条百年铁路,除了历史遗产价值,早已融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之中。而我国对铁路遗产的研究一直停留在起步阶段,山东建筑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工业遗产研究工作室发起志愿者招募活动,计划利用2016及2017年两年的暑期,对胶济铁路沿线4个区段(济南、淄博、潍坊和青岛四段)内56处大小站点及其配套设备进行全面的田野调查。本系列共5篇文章,总结了2016年的调查结果。调查参与者们认为,对胶济铁路沿线工业遗产进行保护迫在眉睫,而用两年时间去完成的调查工作还远远不够。

上海作为近代中国最大的工业城市,拥有数量重多的工业遗存,其遗产保护实践也走在国内前列。虽然我的专业是博物馆学,但上海让我了解到一些经过保护与改造的工业遗产,这些独特的空间体验让我对于工业遗产产生了兴趣。
胶济铁路于 1899 年9月23日开工,按照德国政府特许令规定,历时5年建成,于1904年6月1日全线通车,青岛至济南干路总长394.6公里。这次田野调查以胶济铁路历史上的各个站点为中心,分为济南、淄博、潍坊和青岛四段展开。此次胶济铁路田野调查更使我切身体会到遗产保护实践中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胶济铁路仿佛一位老人向我们娓娓道来工业遗产背后的历史故事与人文魅力。
“淄博”的名称来自胶济铁路
德国为修建胶济铁路而绘制的考察地图 来源:青岛档案信息网(http://www.qdda.gov.cn/front/qingdaofengqing/preview.jsp?subjectid=12259376671099767001&ID=1810215)

淄博市位于山东省中部,占据重要的地理位置,曾是齐国故都的所在地。而“淄博”这一名称的由来,与胶济铁路的建设密切相关。当时的德国除了修建胶济铁路干线,还在淄博境内修建了两条支线,一条由张店至博山,长 38.87 公里;一条由淄川至洪山,长 6.5 公里,这两条支线是专为掠夺淄川与博山的煤炭资源而建。“淄博”即是20世纪初期随着淄川与博山两地的煤矿开采活动而形成的地名。
胶济铁路示意图(注:此图为1922年时的情况,其中大昆仑-西河、博山-八陡支线是后来由华商出资修建的;图片来源:张学见《胶济铁路及其沿线煤炭产销(1920-1937)》,《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2011, Vol. 26, No. 4, 第47页)
我们小队的田野调查以淄博市辖区内的博山、山头、八陡、淄川、大昆仑、洪山、马尚、周村、王村及南定车站的德、日占时期站房建筑为重点,兼顾附近幸存的铁轨、水塔、仓库与铁路桥涵。除建筑学测量与记录由专人负责外,其他成员共同承担拍照、采访、录音、资料的查找与整理。
博山火车站
相比滇越铁路和中东铁路,胶济铁路的遗产保护才刚刚起步,被当地政府挂牌为文物保护单位的车站只有名气比较大的博山火车站站房(2006年成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站房是胶济铁路上第一批由德国人修筑的建筑之一,建国以后被改建了数次,只有两侧的翼楼还是最原始的样子。站内还保留着一座威严的黑色水塔,是当时为蒸汽火车供水用的,早已废弃多年。
博山站站房现状(上图来自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dcf7801015161.html 2016年12月20日检索;下图来自调查小组成员,摄于2016年8月2日)
博山站存留的德建水塔 (笔者摄于2016年8月2日)
博山区曾经是淄博市政府的所在地,以煤矿和铁矿的开采为支柱。进入21世纪以后,这里的矿产资源逐渐枯竭,直至完全停产,市政府也搬迁至张店区,博山火车站依赖于煤矿和铁矿的大宗货运因此受到重创,曾经热闹的铁路客运也在公共汽车的冲击下完全停止。现在除了零散的铁路货运,就是给博山当地的火力发电厂运送外地煤矿。如果发电厂停止运营,曾经辉煌一时的博山站也就失去了功能。
博山当地的火力发电厂(笔者摄于2016年8月2日)

大部分车站,都有与博山站相似的衰落轨迹。但正如西村幸夫(西村幸夫现任东京大学教授,国际古迹遗址会议(ICOMOS)副会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及世界文化遗产审核委员,“亚洲及西太平洋都市保存联盟”发起人等,著有《再造魅力故乡:日本传统街区重生故事》)所说,“……地方的魅力,事实上是由于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的魅力而产生出来的。了解住在这里的人的想法,而后再来看这个地方的时候,就会愈来愈感受得到这个地方更深层、更深刻的吸引力——因为通过爱这个地方的人的眼睛,才能真正看见这个地方”。
博山火车站工作人员为我们讲述博山站的历史(图片来自调查小组成员,摄于2016年8月2日)
记忆不灭的市民盛会
围绕着这些火车站,不仅有许多人关心着本地历史和遗产,还有更多的人以令人鼓舞的热情生活着。博山站被改建的部分开出一家烧烤店;八陡站附近的村民还习惯沿着“草长莺飞”的铁轨回家,用略有腐朽的枕木做成自家门楣;山头站的活动中心里时不时传出退休职工练习萨克斯的声音……当我们结束了一天的调查,在站长的指引下来到让当地人引以为豪的文姜庙会,喧天锣鼓和人们的喜悦似乎告诉我,经过多方努力,这些老火车站在未来可能会获得新生。
人声鼎沸的文姜庙会(笔者摄于2016年8月2日)
历时十天的田野调查,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地居民对生活的热情,和对自身记忆的珍视,这些都远在我的预想之外。虽然我们探访的许多火车站都已经没有几个工作人员,甚至完全被撤站,但总是会收获颇丰。
在博山站工作的青年人,对站房建筑和附近几个火车站的历史了如指掌,不厌其烦的回答我们的问题;住在八陡站附近的老爷爷,曾经是当地煤矿公司的工人,年过八旬还坚持陪我们在烈日下步行三公里,为我们讲述日占时期八陡站的故事;大昆仑站附近看管德建仓库的大叔,知道我们的来历后,特别允许我们在建筑内部参观和拍照,还与我们分享他自己收集的车站老照片;周村站的工作人员特地让在车站内调查的我们穿上安全服,以防万一;当我们几乎对寻求原始档案感到绝望时,终于辗转联系到淄博车务段档案管理处的老师,她亲切地让我们自由查阅珍贵的段志;第一次考察洪山站时我们以为此处已经被拆除,多亏在王村站巧遇一位工作人员,在他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保存十分完好的洪山站站房……田野调查是一种奇妙的冒险,尤其是能得到热心市民到帮助和关注,能与当地人进行真挚的交流。
老爷爷向我们讲述八陡站的故事,调查小组成员摄于2016年8月3日

艰难的保护
新中国成立后,胶济铁路也经历了几次大发展。潍坊段的老站房,因为新建铁路开辟在原线路之外才得以幸存。淄博段则由于直接在原线路上开展扩建,一些站房因此被拆除。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经济的迅速发展又带动了一次改扩建站房的浪潮,大部分德建和日建的站房在这一时期消失。博山站站房在21世纪初期被改建为现在的样子,立面模仿德国建筑的风格,但与最初相比,多少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曾经的德建博山火车站站房 图片来自网址http://sanwen8.cn/p/6e09C3a.html
调研期间,我们要在文献查找和实地调查之间不断往复,才能不遗漏重要的站点。目前为止,淄博段的遗产调查结果是最令人痛心的,当地文物保护部门与铁路局几乎没有合作,当这些火车站逐步丧失其货运与客运的地位,便成为档案中的几个编码,因疏于维护而破败。
在我们调查的10个站点中,目前还留存有20世纪初期建筑的车站只有博山、洪山、马尚、周村与南定。而始建于1904年的大临池车站已经被完全拆除。紧挨着铁轨的南定站站房,是我们调查中的一个惊喜,站房上还留存有墨书的“南定站”三个字,古朴有力,甚至能看出不同时期人们的书写方向不同。但其保存状况也让人担忧。
南定站站房 图片来自网址 http://www.sytlw.com/html/sjtl/20140423/275901.html

公共文化机构的缺失
档案馆和博物馆本应是文化遗产保护的助力,但目前的服务状况并不乐观。开始调查之前,我们的大多数文献资料来自已经发表的历史和文化遗产方面的研究,即二手资料。我们曾尝试使用当地档案馆查找原始文献,却发现有关胶济铁路的档案有许多归属于铁路局。而大多数公共档案馆的数字化建设依然有待完善。
位于济南的胶济铁路展览馆在建馆之初,也曾到各个火车站进行文物调查。据博山站工作人员介绍,展览馆的工作人员带走了铁轨、火车头等许多历史悠久的工业构件。虽然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这批近现代文物,但是将工业构件带离其原初背景的保护,几乎构成了对淄博当地遗产资源的变相掠夺。与此同时,淄博当地博物馆依然以古代历史与考古为工作重心,对近现代历史与遗存还不够关注。
南定站存留的一段铁轨,时代不明 (调查小组成员摄于2016年8月6日)
为年轻一代保留记忆
从各方面来看,淄博段铁路未来的遗产保护工作都将是艰巨的。作为学生,我们用理想主义的热情完成了这次田野调查,希望能为后期的工作提供一些参考。虽然我们深知遗产保护与再利用常常是多方话语的博弈,但我们也相信如果能有保护遗产和再造社区活力的共识,未来才会有更多有益的探索实践。
我的调查小队共有五名成员,除了我以外,其他成员的故乡都在淄博当地或邻近地区。组员们对当地的情况有着“地头蛇”一般的了解,而且本地年轻人是遗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中最重要的一股力量。
比如,我们小组的大黄有很多长辈都在铁路局工作,绿皮火车和延伸到远方的铁轨曾是他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在他成长的过程中,那些曾经繁忙的火车站却又以惊人的速度衰落了下去,甚至几近被遗忘。当以建筑学专业学生的身份介入对故乡工业遗产的调查和保护时,他的专业知识、责任感与热情对田野调查的志愿者工作来说最合适不过。
调查小组在博山站 (笔者摄于2016年8月2日)

我想,对胶济铁路的保护,不只是在保护父辈的故事,也是从这样的历史景观中返照出年轻一代的思考与认同,并为未来的世代保留思考和记忆的权利。记忆对人类是如此重要,无论光荣或伤痛。
责任编辑:冯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胶济铁路,淄博,铁路遗产,博山,工业遗产,田野调查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