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中欧货运班列900天:通行时间缩短1/4、运费降三成

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2017-05-09 13: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6年6月20日,波兰华沙,一列从中国成都抵达华沙的中欧货运列车。东方IC 资料
冯旭斌在位于浙江义乌火车西站海关监管区的办公室内接着电话,一再向客户道歉:整个5月份,由义乌发往马德里的中欧班列的货柜都满了,实在安排不了。
而在2014年11月该班列首发前,冯旭斌提出“低于海运价格”、“双倍赔偿货损”等优惠条件,还靠连喝三瓶红酒,才组满开行所需的34个货柜。
冯旭斌是义乌市天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该公司是中欧班列(义乌)的市场运营方。从2014年11月18日首发至今,公司已开通义乌往返欧洲、中亚的8条线路。“经过900天的运行,沿途各国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各环节越来越顺畅,从义乌开往马德里的运行时间从21天降到16天,运费下降30%,往来货物品类、货值不断增长。”冯旭斌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义乌至马德里单程1.3万公里,中途换轨三次
冯旭斌的办公室里挂着中欧班列运行示意图。本文下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中欧班列是以固定车次、线路、班期开行,往来于中国与欧洲及“一带一路”沿线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由义乌开往马德里的是其中一条线路。
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会见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时指出,当前中欧货运班列发展势头良好,义新欧铁路计划从浙江义乌出发,抵达终点马德里,中方欢迎西方积极参与建设和运营,共同提升两国经贸合作水平。两个月后,全程13052公里的义(乌)新(疆)欧(洲)货运班列首发。2016年9月,习近平在会见出席G20杭州峰会的拉霍伊时再次提出,要充分利用义乌至马德里的中欧班列,继续扩大贸易规模。
据义乌市陆港口岸局口岸管理科科长贝旭东介绍,义新欧班列从义乌出发,经新疆阿拉山口口岸进入哈萨克斯坦,再经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法国,最后抵达西班牙马德里,全程要换轨三次、转柜三次,“中国铁路用的是标准轨,哈萨克斯坦是宽轨,要在新疆阿拉山口口岸第一次换轨;德国用的又是标准轨,要在波兰与德国交界处第二次换轨;西班牙与德国、法国的又不同,在法国与西班牙交界的伊伦第三次换轨。整个行驶途中,还要换10多次火车头。”
2016年6月起,从重庆、郑州、义乌等国内城市开往欧洲的货运集装箱班列全部采用“中欧班列”品牌。
“首发至今900天,我感觉最强烈的是各国工作人员的配合越来越默契。运行之初,由于语言不通、沿线国家对报关单内容理解不同,有时会产生分歧。随着班列开行增多,通过磨合,即便语言不通,有时通过手势就能交流。沿线国家的衔接也越来越好,已经很少发生因标准不同、理解不同而产生误会,影响运行的事。”冯旭斌说,沿线各国互联互通的深入通过运行时间就可见一斑:从最初的21天减到18天又降至16天,运费比开通时降低约30%。
义乌铁路西站的“中欧班列”集装箱货柜。
有马德里市民打听:能不能坐班列去中国旅游?
冯旭斌回忆,首发班列的组货并不容易。
“按约定,班列必须组满34个货柜才能发车,但离首发时间只有半个多月了,我们只在义乌组到10多个,于是决定去马德里组货。”他说。
2014年11月1日,冯旭斌和同事来到离马德里市中心10多公里的Fuenlabrada市的中国商城——这里聚集了800多家中国小商品批发企业,是西班牙乃至欧洲南部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其批发产品大部分来自义乌。
2天时间,他们在中国商城内发名片推介中欧班列,但名片发出去500多张,却没组到一个货柜。
“2日晚,当地侨领帮我约中(国)西(班牙)百货协会负责人和几位批发商吃饭,我提出‘低于海运价格’、‘双倍赔偿货损’等优惠条件,希望他们通过班列运输从义乌进口的小商品,一名批发商提出‘你喝一大杯红酒,我出一个柜’——没想到,西班牙的大杯能装一瓶红酒!就这样,我连喝了三大杯,当晚组了10多个柜。第二天,通过他们介绍又组了8个。”冯旭斌告诉澎湃新闻。
此后,班列运行走上正轨,目前从义乌至马德里的班期已增至每周两列,返程增至每周一列。
“最初运行的时候,我一个月要去欧洲四五趟处理各种问题,现在一个月都不用去一趟。以往组柜是我找货主,现在是货主争取能尽早安排货柜。”冯旭斌说,“甚至有马德里市民到我们在西班牙的代理机构,问是否能坐班列去中国旅游?”
当然,运行中也会出现意外情况。2015年4月,天盟公司与西班牙一家著名日用品公司签订运输合同,承诺将一个货柜运往义乌,运费2800美元,但那段时间就是组不到货。“如果违约,只需向对方支付双倍运费,但我们花了近2万美元,租了集装箱卡车,把货物在规定时间内从马德里运到义乌。西班牙公司知情后,还专门到义乌表示感谢,并与我们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冯旭斌表示。
通过中欧班列进口的欧洲商品在中国义乌进口商品博览会上展示。
互通带来商机:借助班列为国人定制德国货
“中欧班列(义乌)大大缩短商品从欧洲进口的时间,降低了成本。我们公司2011年成立,当时年销售额数百万元,去年已上亿元。目前,公司进口的所有商品都通过中欧班列运回国,有时要提前一个多月才能订上返程货柜。”浙江盟德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海军告诉澎湃新闻。
这家公司主营西班牙红酒、矿泉水和橄榄油,中欧班列(义乌)第一趟返程班列中的红酒和橄榄油就是该公司从西班牙进口的。
1975年出生的王东是义乌人,长期旅居德国,将义乌小商品销售到阿联酋、新加坡、德国等地。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中欧班列(义乌)开通,他把工作重心放到将欧洲商品进口到中国上来。
“我已经签约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上百个二三线品牌,包括厨具、化妆品、日用品、农产品等;还在德国注册了自己的商标,涉及炒锅、保温杯、厨房小工具等10多个门类,德国工厂为我贴牌生产,产品有德国品质,又适合国内的消费习惯,是为国人定制的德国货。”他告诉澎湃新闻。
义乌市陆港口岸局口岸管理科科长贝旭东称,2015年6月起,中欧班列(义乌)尝试在波兰华沙、德国杜伊斯堡、法国巴黎等沿线重要城市停靠,实现多站点上下货,服务更多的客源和货源。两年多来,天盟公司相继开通义乌至俄罗斯、白俄罗斯、拉脱维亚、伦敦,以及亚洲方向的中亚五国、伊朗、阿富汗等8条营运线路。至2017年3月底,中欧班列(义乌)欧洲方向累计开行131列。
“有越来越多的国内城市通过中欧班列(义乌)将商品运往中亚、欧洲;沿线国家也积极参与,把本国特色商品销往中国。现在,单趟班列的货值从不到300万美元增至约500万美元。这意味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越来越频繁,合作越来越紧密。”冯旭斌说,以往去程主要运输义乌小商品,货源地主要在义乌,现在有电子配件、名牌服装、高档面料等货值较高的产品,仅30%的货源来自义乌,其他的集中在上海、杭州等地。回程班列以往主要运输奶粉、红酒、橄榄油和日用品,“如今,物流巨头DHL主动与我们合作,德国西门子、奔驰、宝马,英国维百莱等知名企业的产品也通过班列进入中国。”
责任编辑:张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义乌,中欧班列,900天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