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现场︱贵州土司杨辉墓的发掘与确认

韦松恒(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2017-05-22 10: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按:杨氏据播725年,杨辉为杨氏第25世土司,活跃于明中期,自杨辉之后,杨氏内斗不断,家道逐渐中落,至杨应龙时期终于为明廷所灭。杨辉墓为青石砌筑的三室石室墓葬,墓葬与墓园、墓上建筑遗存、墓祠等部分共同构成了雷水堰墓地。该墓地的发掘进入“2015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并作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杨氏土司遗存”的子项目荣获2011-2015年度“田野考古奖”一等奖。本文及后续文章拟就杨辉墓的发掘及本身的故事作一系统的梳理。
杨辉墓墓园园门(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杨辉墓,位于贵州省遵义市团溪镇白果村雷水堰上,原是当地人所熟知的“皇坟”,墓葬背山面水,乘风聚气,地理位置极为优越。墓葬乃播州杨氏第25任土司杨辉及其俞、田二夫人合葬墓。
实际上,杨辉墓在史籍中多有提及,《勘处播州事情疏》中载“本年(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三月内渊访知杨爱要去雷水祭扫”,又载“又委各官到于地名雷水看得杨辉塑像止是朝冠朝服并无龙章凤式”,杨爱所祭扫的正是其父杨辉的墓葬,据此可知杨辉墓在“雷水”无疑。同样从《勘处播州事情疏》知雷水为杨氏自祖以来置有的庄田宅院之一,杨辉葬于彼处完全合理。《心斋随笔》说“(杨)辉与其妻田氏、俞氏合墓”,(道光)《遵义府志》亦载“杨辉墓,在遵义城南南隅里雷水堰上”,该《府志》为清代贵州大儒郑珍、莫友芝二人所作,被梁启超誉为“天下第一府志”,内容详实,墓葬归属当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因此似乎可以判断杨辉墓在雷水堰无疑。
那么杨辉墓的确认是否真的那么顺利?
雷水堰、杨辉墓、墓祠远景

1987年3月,雷水堰夜晚的宁静被巨响打破。据村民回忆,这是盗墓团伙进行盗掘活动所致,墓葬被盗情况不详。被盗墓葬形制巨大,带有圆形封土堆,直径约30米,占地面积700平方米有余,墓前约5米处立有高逾2米的石碑三通,墓前约50米处有巨大立柱,立柱之上雕刻精致的仙鹤及卷云纹。种种特征表明,这应是一座高规格的大墓。
1988年5月,贵州省博物馆刘恩元先生会同遵义地区文管会对该被盗墓葬进行了清理发掘,并将该墓编号为M10。经发掘得知,墓葬为一座单室石室墓(以下简称“单室墓”),墓室四壁均雕刻有精美的盆栽花卉图案,与遵义高坪等处明代杨氏土司墓葬形制基本一致,应当是一座土司级的大墓。墓室之内遗物丰富,分陶、骨、铅、铁、漆器等种类,共87件(套)。其中发现了目前为止贵州地区最为完整的一套陶俑组合,分鼓乐俑、武士俑、骑马武士俑等多个类型,堪称“土司仪仗队”。墓葬巨大,规格甚高,器物亦丰富,但苦于未发现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文字性材料,因而墓葬具体归属仍无法判断。
M10(单室墓)出土陶俑
自然而然的单室墓前约5米的三通巨型石碑引起了发掘者们的注意。石碑均青石制,高两米余,其中一通存有完整的重檐庑殿顶碑帽,形制宏伟。各碑碑面均刻篆、楷,其中间碑文铭曰“皇赠昭勇将军播州宣慰使司宣慰使退斋杨公之墓”,上款楷书“明成化十九年岁龙□癸卯二月十九日良吉”,下款楷书“孝子昭勇将军播州宣慰使司宣慰使杨爱立”;另两通分以篆书刻“明故播郡淑人田氏之墓”、“明故播郡夫人俞氏之墓”。三通石碑正与前述《心斋随笔》等史籍相吻合,其所指代的正是土司杨辉及其田、俞二夫人。
因寻旧例,墓碑当立于墓前,且综合墓葬形制及遗物等方面综合考量,加之众多史籍的佐证,又加之在雷水堰周围往复查勘,均未发现其他古墓的踪迹,因而刘恩元等先生只得将该单室墓推断为播州杨氏25世土司杨辉及其夫人合葬墓。
虽然如此,但发掘者们仍心存疑窦:为何墓葬有三通石碑,却只有一个墓室?为何墓室之内未发现任何棺椁之类的葬具?郑莫二氏修《府志》时,是否曾亲临雷水堰查勘,已无从得知,但二氏如此笃定地认为杨辉墓就在雷水堰上,其依据是否与杨辉及二夫人高耸的墓碑,还有碑后的巨大封土堆有关?
三通石碑

真相的面纱或许只有在等待中才能慢慢揭开。
2005年,白果村雷水堰一村民过世,权厝于M10前方约10米处。其后人为其修墓时,发现一块巨大的石板。这块石板就是那条揭露真相的线索,然而与众多被盗墓葬的悲剧过程一样,这线索最先为当地盗墓贼所发现。“聪明”的贼人于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进行了多次盗掘。1987年与2006年,或许是两批不同的盗墓贼,选择了同样粗暴的手段——上炸药,进行盗墓活动!在越来越浮躁的当今社会,盗墓行当也“与时俱进”起来了,盗墓活动也显得越来越没有技术含量了。该墓葬被盗掘后,墓室内之内一片被炸的满目疮痍,墓室封门石、墓门、遗物、棺椁等一应食物均受波及,各式碎片散落了一地。
2007年,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及遵义县文物管理所等单位多次到现场查勘,并收集到大量遗物残件,并据此判断这座墓葬或许同样是一座明代大型石室墓。
2014年,为配合海龙囤遗址申遗,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专人会同遵义县文物管理所对遵义团溪白果村的大墓进行清理发掘。经发掘,2007年被盗的这座墓葬确为一座大型同穴异室三室石室墓(简称“三室墓”),后编号为M11。
M11(杨辉墓)
墓葬规模宏大,通宽逾10米,各墓室有独立墓道,墓室本身由切割整齐的巨型石板垒砌成,石板多重逾千斤。尽管被盗毁严重,墓室之内仍发现大量陶俑残片及棺钉、棺板等残件。其中陶俑经修复,可辨者有男立俑、女立俑、骑马俑等类型。该三室墓各墓室的规模均可与1988年发掘的单室墓相比拟,可想而知这座三室墓若未被盗,其遗物能有多丰富!更为关键的是,假若1988年的发掘者们推测无误,即单室墓是播州杨氏25世土司杨辉之墓。那么这座三室墓的墓主人又会是谁?发掘者们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推测。
一座墓葬的中若是出土有关墓主身份的只言片语,往往能让发掘者兴奋不已。不幸的是,这种兴奋不常有,而幸运的是,这座三室墓的发掘给发掘者们带来了足够的兴奋。2015年6月的午后,考古队员在三室墓之中室及西室前各发现了一盒石质墓志铭!两盒墓志铭保存极为完好,均分志石和志盖,以铁条箍紧置于石盒内。幸运的是墓志铭保存完好,志文清晰可辨,其中中室墓志铭记曰“宣慰使退斋杨公之墓”,西室墓志铭则铭曰“明故播郡淑人田氏墓志铭”。
杨辉墓志铭
更让考古队员感到意外的是在东室棺床下发现了一座腰坑,腰坑内放置墓券、铜镜、金银质地“四神”、铜锣等物,这是贵州地区最为完整的土司墓葬腰坑,尤为难得的是腰坑内随葬了一方以丝织品包裹完好的石质墓券,券文清晰,文末曰“故夫人俞氏”。出土的两盒墓志铭及一方墓券正好与三通石碑相对应,综合墓葬的形制、规模等因素比较分析得知,这座三室墓才应当是真正的播州25世土司杨辉及其夫人合葬墓,悬而未决杨辉墓之谜终于解开。
俞氏夫人墓室腰坑出土铜镜
考古就像解连环套,解开一个谜题,会自动生成下一个谜面。如果2015年发掘的三室墓是真正的播州杨氏25世土司杨辉墓,那么1988年发掘的单室墓墓主又是谁?或者这座单室墓是否有埋葬过人呢?两座墓葬前后相距约10米,墓葬形制、朝向、中轴线等均基本一致、且处于同一墓园之内,这些特征在以往的播州土司墓地中均从未发现过,即使是放之四海亦属罕见。
责任编辑:饶佳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土司,考古,贵州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