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从头,收拾旧山河: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的历史使命

李辛 彭长桂

2017-05-10 1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年5月10日上午,韩国总统选举尘埃落定,文在寅以41.1%的得票率当选为韩国第19届总统。与1987年民主化以来的历届总统选举相比,本次选举堪称史无前例的“四无大选”:一是现职总统缺位,本次选举没有出现以往的朝野两党对决局面;二是主要候选人全部出身于庆尚道,也没有以往的地域政治力量对决;三是弱势候选人没有政治联合的一次大选;四是没有政权交接委员会。
前任总统朴槿惠任期的意外提前中止,给韩国留下了一个群龙无首、朝野分裂、内忧外患的烂摊子。保守派政党山穷水尽,韩国民心倒向民主派政党,政权交替波澜不惊。高达77.2%的投票率显示,这次政权交替可以说完全是民心所向。
对于刚刚当选的文在寅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收拾朴槿惠留下的烂摊子,带领韩国走出政商勾结和总统悲剧命运的恶性循环,走出外交中非彼即此的选边惯例。这是非常时期赋予文在寅的历史使命。
韩国第19届总统文在寅
韩国政治格局的三大挑战
上任伊始,文在寅将面对韩国政治格局的三大挑战,堪称内忧外患,步步惊心。
首先,文在寅将面临个人执政能力的考验。文在寅虽然是卢武铉总统期间的一等功臣,有“卢武铉之影”之称。但是,文在寅的最高职务仅是部长级秘书室长,而且属于参谋型幕僚。在2012年5月30日就任韩国国会议员的五年里,文在寅只有4项提案,并且没有一项通过。因此,此次当选总统,文在寅由幕后走上前台,他的治国理政能力究竟如何,带有很大的未知数。
其次,韩国财阀体制嵌入性带来的双重困境。以三星、现代、SK集团等为代表的大财阀是韩国经济的支柱,同时也是韩国政商勾结的根源,导致韩国历任总统难善终的悲剧命运。对大财阀的改革甚至改造是韩国政治难以回避的长期工作,但是改革或改造又必然进一步恶化韩国已经严重的经济停滞形势,以及青年人的就业前景,而失业率的居高不下又是韩国社会运动的主要原因。改革很棘手,不改革又难免鬼打墙的循环。长痛,还是短痛,以及韩国社会能忍受多大的痛,这些都是文在寅施政的难中之难。
最后,国际政治的多面挤压。俗话说,两大之间难为小。何况韩国身处美中俄日四个大国的地缘政治夹缝,还要面对强横北邻的朝夕威胁。文在寅上任后必须处理的外交难题就是萨德问题:是否依旧部署,是否支付10亿美金费用?长远来看,如何与朝鲜达成民族和解或统一,如何摆脱大国的裹挟是韩国外交的最大难题。
文在寅的长处
韩国的民主制度有很大的媚俗性,候选人的外貌、风度及名声和威望都是获得选民支持的重要因素。民主化以后的历届韩国总统虽然不再具有朴正熙等专制时期的威权,但是民主斗士金大中、人权律师卢武铉、推土机李明博、选举女王朴槿惠都具有共同的强势风格。
与他们相比,文在寅显得温和得多,甚至弱势得多。这是文在寅的弱点,在施政初期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如果运用得当,文在寅的温和风格很可能变成他与众不同的一些长处。
首先是他的亲民清廉形象。文在寅出身贫寒,拥有亲民的形象。曾反对朴正熙独裁政权被捕入狱,当过特种兵和人权律师,是韩国民主的参与者。默默支持卢武铉,是卢武铉入主青瓦台的一等功臣,但却从不居功自傲,良臣形象深入民心。而且,李明博、朴槿惠两届政府屡次对文在寅进行政治、经济审查都无果,这反而塑造了文在寅清廉的政治形象。
温和开明的施政风格。“亲信门”显示,朴槿惠在公开场合魅力是非凡的选举女王,在背后却封闭自我,甚至拒绝沟通。这是朴槿惠留给韩国民众的深刻教训。对比之下,文在寅则是一个能够广开言路的温和领导。选举期间,文在寅团队吸收朴槿惠的惨痛教训,表示如果胜选办公室从青瓦台移至光化门政府首尔大楼,总统工作时间24小时对外公开,树立了开明的政治家形象。
最后是清醒的国际认知。文在寅对韩国社会和国际政治具有清醒的判断,一直主张韩国改变非彼即此的选边式外交政策,坚持韩国在东北亚复杂地缘政治中的自主性。
试看文在寅如何破局
那么,文在寅将会如何应付韩国复杂的国际国内政局呢?我们认为,可以从以下方面来观察文在寅的执政。
首先,能否从制度上限制总统权力,建立联合执政机制。韩国是总统制国家,再加上儒家社会秩序、威权思想的传统使总统有帝王般的权威。朴槿惠亲信门事件是总统权力没有受到限制的一个教训。文在寅在竞选中提出限制总统权力,应该说是看到了韩国政治的宪政顽疾所在。如果文在寅在朴槿惠执政的废墟上重新建立一套合理的总统施政制度,那么将很可能借此消除韩国政治的恶性党政,从而开启韩国宪政的新篇章。为什么这么说呢?文在寅政府是一个弱势政府。国会中民主派政党只有120席(韩国会共299个议席),文政府是执政党议席少、在野党议席多的跛脚鸭政府。以任命总理和各部长官为例,需要150席以上才能通过。出现有争议的法案,则需要180席才能通过。所以民主派政党需要与在野党不断合作。那么,在朝野合作的过程中,总统和执政党的权力自然会受到监督与制约。
虽然这样很可能出现在野党不配合执政党,国政运行困难的局面。但是30年的民主训练,3次和平的政权轮替,特别是上届政府的教训。在本次选举前后,在野党多次表示为国家大义,无论谁执政,都要弥合纷争,共建稳定的民主国家。所以,本届韩国政府很可能出现“忠诚反对”的议政局面,进而形成稳定而成熟的民主政治文化。换句话说,文在寅政府的“弱”很可能是韩国政治变革的“机”。
其次,对外政策上的独立和平衡。1987年以后韩国历任大选,“北风”(朝鲜)、“美风”(美国)的影响都不可小觑。保守政党经常借助朝鲜的威胁打击中立、进步阵营。但本次选举中“北风”影响并不显著。萨德问题引发的“美风”反而帮助了文在寅。原本支持与反对萨德的韩国民众数量基本相当,五党中的三位热门总统候选人均表示支持部署萨德。相反,文在寅一直坚持萨德部署问题要移交给下届政府决定。这成为其它候选人和保守媒体攻击文在寅的一把利剑。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韩国支付10亿美元部署费用,韩国民众认为特朗普食言,美国无视韩国,进而反对部署萨德、韩国不应作美国马前卒的声音逐渐占据上风。这个情况正好证实了文在寅的远见和判断。因此,文在寅或许会构建自主国防力量,在合适时机重启南北对话,改善朝韩关系,与美中日俄大国开展平衡外交。如果这一策略成功,文在寅或许会成为韩国的“李光耀”,在国际夹缝中谋求一席之地。
最后,文在寅的温和风格或许对韩国人的国民性格有所影响。在以悲情、刚烈和极端为主要的韩国人中,温和圆融的文在寅显得很突出,很特别。如果运用得到,同时辅助以系统的文化工作,文在寅很可能有机会带领韩国民众走出悲情、刚烈和极端,成为一个淡定从容的民族。
如果文在寅在这些方面能够有所作为,他就做到了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为韩国政治开辟了一个个新的时代。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韩国总统选举,文在寅,韩国政治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