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与萨德:大选前“战略模糊”,大选后真能对美国说不吗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2017-05-10 21: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韩国新当选的总统文在寅5月10日在就职演讲说中表示,为解决“萨德”问题,将同美国和中国进行磋商。
韩国《中央日报》当天报道称,“萨德”问题将成为文在寅面临的首个外交考验。文在寅领导的韩国新政府将会以什么方式来解决眼前的这一问题、检验其所作出的承诺,备受关注。
早在两年前的2015年2月,在韩国国会召开的一次国防委员会会议上,文在寅就曾质问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韩国是否正在就部署“萨德”同美国协商。同年,在国会会见时任美国驻韩大使李柏特时,文在寅指出,韩美公开讨论在韩部署“萨德”为时过早,对“萨德”部署一事持质疑态度。
两年之后,文在寅对于已经落地韩国的“萨德”依然持质疑态度,称“须交由下届政府处理”。但这一次,对于文在寅来说,甫一上任总统的他或许已没有准备时间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实践。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5月10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不排除文在寅通过与中国进一步协商,通过从技术层面干预来缓解“萨德”问题矛盾的可能性。
选前:谈“萨德”维持“战略模糊”
2016年12月,文在寅在宣布竞选韩国总统时曾称:“在当前政治形势下部署‘萨德’系统并不合适,部署问题应推迟至下届总统任内处理,应以外交手段推动重新考虑部署‘萨德’。”这番表态一度让韩国国内反对部署“萨德”的民众感到耳目一新。
然而,随着大选选情波诡云谲,文在寅在不同场合针对“萨德”的表态几易旗帜,让人颇感不解。韩媒猜测称,这是文在寅为了尽量拉拢不同政治光谱的群体、提高支持率而选择的“战略模糊”。
2017年1月,当再次被问及对“萨德”的表态时,文在寅表示“并不是铁了心要撤销‘萨德’,才说要交由下一届政府处理的”,“我不认为韩美之间已经协商通过的事情能够如此轻易地被驳回。只是我们可以在经国会同意将其付诸公论,并尝试说服中国与俄罗斯(推迟部署)”。
此后,随着朝鲜半岛“四月危机”的进一步升级以及“萨德”在韩的加速部署,文在寅再次表示部署“萨德”必须通过民主程序决定,这样才有助于韩美两国战略同盟的巩固。他呼吁政府不要着急部署。
此前,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要求韩国支付部署“萨德”高达10亿美元的费用,文在寅表示:“部署‘萨德’不仅是国家安保问题,也已变成经济问题了。部署‘萨德’将造成巨大的财政负担,这按宪法是需要经过国会批准的。”
临近大选投票日,文在寅对“萨德”部署一事回到了最初的主张。5月2日,在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针对部署“萨德”,文在寅称如果韩国有更多的时间走“民主”程序的话,不仅能增进韩国民众对美国的好感,也能使美韩两国的盟友关系更为牢固,因此他希望部署“萨德”一事能够交由下届政府来处理。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对澎湃新闻表示,文在寅采取“战略性模糊”的态度是将自己与朴槿惠区分开来,从而获得更多的选票,尽管他一直强调部署“萨德”系统不符合程序,但意图是为了指出前任政府的决策失误。毕竟其在竞选期间的承诺并不等同于执政后的政策,把话说得模糊有利于其拓展其未来的施政空间。
选后:“萨德”政策可以如何变
5月10日中午,刚在大选中赢得胜利的文在寅甫一上任,就在就职演讲中称,为解决“萨德”问题,将同美国和中国进行磋商,表达了对于解决“萨德”问题的决心。
而在韩国总统大选前一天(5月8日),韩国国防部发言人也表示,新政府如果需要新的政策,(部署“萨德”)可以再考虑。
《人民日报》报道称,虽然文在寅入主青瓦台不一定马上会让韩国部署“萨德”反转,但从文在寅此前的立场看,暂缓部署“萨德”、重新讨论决定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要暂缓部署“萨德”、重新讨论决定仍旧面临着不少的阻碍。
张琏瑰指出,从文在寅个人政治利益来考虑,冒着违背与美国约定的危险出尔反尔代价将不小。加上部署“萨德”是韩美之间经过讨论达成的协议,如果文在寅要推翻协议,必须要重新与美国政府协商、向国内解释,而这并不容易。目前萨德所有的设备已经运到韩国,只是还没有运行,即使表示“萨德”部署不合适,但能够强力扭转部署“萨德”的可能性不大。
从更具体的对策来看,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此前分析指出:“为了打消中国的战略疑虑,促进中韩经贸关系的正常发展,文在寅可能通过议会的法律程序,或有可能让“萨德”系统变得“有名无实”——即部署但并不使用;或者可能避免让“萨德”系统与美日两国的反导系统联网使用。
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凌胜利在海外网撰文指出,在“萨德”问题上,尽管韩国新总统面临着多方压力,但韩国有一定能力改变目前的局面。对于韩国新总统而言,“以拖待变”应该是当前局面下的适宜选择。由于目前“萨德”并未正式完全运转,加之美韩双方在此还存在争议,韩国新总统的“拖”也就有了可能。
然而,在朝鲜半岛局势仍旧紧张的情况下,朝核问题各相关方已形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联系,朝鲜半岛的核问题发展趋势将成为“萨德”在韩部署的一大变数。
张琏瑰称,决定“萨德”命运的是美国而不是韩国。当然也由半岛局势决定,朝鲜如果继续推进核计划,韩国感觉安全受威胁,也可能会继续推进部署。
“作为韩国总统,文在寅今后的政策不取决于他的个人意志,更多是受国内国际环境的影响,制约的因素也更加多。如果韩国的国内外环境没有发生变化,完全取消部署‘萨德’将存在比较多困难,需要更多的工作。“张琏瑰对澎湃新闻表示。
文在寅的“萨德”决策为何重要
不应该被忽视的是,某种程度上来说,在韩国经济陷入停滞的情况下,“萨德”问题的解决已经与韩国的国内问题解决直接挂钩,解决“萨德”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事关韩国安保、对外关系的问题。
早在竞选期间,文在寅就多次许诺,要改革韩国的财阀经济,促进韩国经济增长,提高就业率、带动年轻人就业甚至许诺要在公共部门创造81万个工作岗位,从而吸引了大量希望经济发展、就业环境改善的年轻人的支持。
另一方面,韩国统计厅公布的《2016年12月及年度雇佣动向》显示,去年韩国失业人口首次突破100万人,15岁-29岁青年的失业率再创新高。30岁以下青年失业率达8.3%,创下亚洲金融危机后的最高纪录。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韩国的第一贸易伙伴、第一出口市场和第一投资对象国,韩国贸易顺差大部分来自对华贸易,但是这种正常的经贸关系因为“萨德”而大伤韩国经济。据韩国首尔的IBK研究所分析,萨德带来的冲击将把韩国经济增速拉低1.07个百分点,韩国2018年GDP可也能因此下降0.59个百分点,损失近77亿美元。在接下来的一两年间,韩国出口额损失最多可达到88.5亿美元。
朝韩问题专家、吉林大学行政学院王生对澎湃新闻表示,在韩国经济增长方式已经达到瓶颈的情况下,中韩之间的贸易顺差在缓解韩国经济的下滑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如果文在寅真的要想实现竞选时承诺的改善经济、提高就业率,在部署“萨德”一事上就需要作出一个明智的选择。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在寅 萨德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