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男主角杰西·艾森伯格对中国读者说:谢谢你的肉

杰西·艾森伯格

2017-05-11 15: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杰西·艾森伯格先后主演了《社交网络》《惊天魔盗团》《咖啡公社》等好莱坞电影,而大银幕外,杰西还有剧作家和小说家的身份。杰西十六岁开始剧本创作,目前已出版《亚松森》《修正主义者》《战利品》和《我们所有人的一隅》四部作品。他还长期为《纽约客》和《麦克斯韦尼》供稿,这些作品被集结成这部短篇小说集《吃鲷鱼让我打嗝》,该书中文版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本文系杰西为中文版和中国读者所写序言。
杰西·艾森伯格
2005年,我在中国待了45天,想着要说好一句中文:没有肉。
我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所以在中国背包旅行的时候,我学到的第一句中文就是“没有肉”。但是不管我去什么地方,因为我的中文太差了,没有人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在北京某条胡同一家著名的北京烤鸭店里,我曾试着说“没有肉”,对方却一脸茫然。
在西安,我试了同样的说法,但是得到的回应还不如我和秦始皇陵兵马俑聊天来得多。
在重庆、昆明、丽江、中甸、虎跳峡、阳朔、大理、桂林以及长江沿岸,我试着对很多热情的人说“没有肉”。然而,不管我试了多少遍,不管我怎样强调其中某个字,都没有人听懂我在说什么。在成都,我甚至试着和熊猫说这句话,结果熊猫已经吃素好多年了。在我旅行快结束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中文口语班,学习了中文的四声。我学会了“再见”的“见”是去声,“你好吗”的“吗”是平声。
当我学习了一点儿中文之后,我对中国的每一个人(实际上,中国的人口太多了)充满了新的敬意。我不由得赞叹: “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会说这样一种无比难学的语言。这真是一方充满了天才的土地。”
《社交网络》剧照
几年之后,我开始写剧本。我的第一部剧《亚松森》,是关于一个菲律宾女人和一个自恋的美国大学生成为室友的故事。每次演出结束,我会在剧院大厅和观众见面,当时遇到了很多来自中国的观众。他们通常是最谦和的粉丝。我当时认为,“他们之所以来看这部剧,是因为剧中有一位亚洲女性,从而有着某种文化上的共鸣。”
接下来的一年,我写了我的第二部剧《修正主义者》。这部剧写了一个自恋的美国男人旅行去波兰,探访他的远房亲戚。剧院里再次坐满了中国观众。演出结束之后,我不仅在他们的节目单上为他们签名,还加入了他们的讨论。他们会评论一些非常细节的东西,比如“上周,我注意到你是在第二场里倒了杯水,但是今晚却是在第三场里倒水。我觉得还是在第二场里倒水会更搞笑。”我很震惊。他们的评论很有见地,并且符合喜剧原理。
去年,我最新的一部剧《战利品》先在纽约演出,然后在伦敦演出。这部剧写的是一个自恋的美国男人(注意到一个主题了吧?)如何折磨他的尼泊尔室友。我遇到了一群新的中国粉丝,他们走进剧院的时候,带来了根据本剧创作的极其生动和充满想象力的艺术作品。
这些粉丝也谈论了《吃鲷鱼让我打嗝》这部书。他们不仅读了此书,还像以前那样,给予了非常具体的评论,并且提出了一些探索性的问题,比如 :“哈珀·雅布隆斯基非常刻薄,但其实那只是因为没有人理解她。你觉得她会长成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吗?”之后我们会展开关于这些故事的有趣的讨论——那种作者们喜欢、乐于参加,却很少有机会参加的讨论。只有那些真正感兴趣且聪慧的读者才能引发这种讨论。
在和我所有中国粉丝互动期间,自始至终总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小声说 :“这些人也会说中文。他们知道没有肉!他们知道再见!他们知道你好吗!”
《咖啡公社》剧照
作为一名艺术家常常前景堪忧。我不停地在寻找下一份工作,从来没有完全稳定的感觉,完全没有一场演出会接一场演出或者一部剧会接一部剧的信心,从来没有感受到艺术家所需要感受到的那种为人认可的感觉(自恋的美国人?)。而我的职业生涯中,始终如一的只有我的创作经历,以及那些不管我做什么,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的人。
除了我的家人和一小撮朋友之外,我唯一能够指望获得支持的来源,便是你们这些可爱的中国粉丝。你们是一群善良聪明的人,会旅行到不同的大陆来支持我的演出,会读我的书,看我的电影。对于一个神经质的我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回应了。
最后,我必须说 :谢谢你的肉。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