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亮瞻局|我国两栖攻击舰浮现,舰载战斗机如何选择(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宏亮

2017-05-12 15: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参考F-35B模式风险巨大
正如前文所述,外媒所披露的所谓“歼18”显然选择了F-35B式的单发升力风扇方案。除了歼31所没有的鸭翼外,“歼18”基本可以看作是歼31的垂直起降版。这似乎是一种合乎逻辑的分析:中国已经上马了两款隐身五代机型号,似乎没有必要,恐怕也没有余力再单独研制一款全新的垂直起降版五代机。因此,仿照JSF模式,在歼31平台上开发所谓“歼31B”,既节省了相关资源,也很符合外界对歼31成为中国版F-35的期望。
歼31B想象图
然而,“歼31B”的设想固然美好,但现实却又总是残酷的。F-35B项目如今的困境无疑为其他国家敲响了警钟,垂直起降战斗机的结构与常规起降飞机差异太大,硬要在一款平台上实现通用化的风险远远超乎想象。F-35B所遭遇的技术麻烦不仅拖延了自身研制装备时间表,甚至让整个F-35项目都一度沦为时间和金钱无限透支的黑洞。要知道,美国拥有世界上最顶尖的航空技术,拥有数十年AV-8B垂直/短距起降战机的生产、改进与使用经验,拥有最庞大的资金投入,拥有十余个愿意分担该项目技术与预算的铁杆盟国,甚至拥有还未见真机就已被预定上千架的庞大市场……而中国呢?
即便仅从技术考虑,F-35B的单发升力风扇方案对中国而言也难称彼岸。该方案虽然节省了升力发动机“死重”,但整套升力风扇系统在飞机巡航时仍然是鸡肋。更致命的是,中国没有可供实用的F-135级发动机,即便117S勉强可用,不仅作战能力无法达到F-35B的水平,且在歼31双发的基础上改装单发,将对整个飞机的气动布局构成巨大影响。如果坚持用两台RD-93或国产中推涡扇发动机,整个升力风扇的动力传输系统会更加复杂,死重更大。
显然,一款“歼31B”所可能面临的研制风险只会比F-35B更可怕。美国已经具备成熟可用的垂直短距起降作战能力,F-35B即便服役进度一拖再拖,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航空作战实力仍是世界最强的。中国海军则不具备“等待”的条件,未来几年内就会服役的大型两栖攻击舰亟需“歼18”,本来就前途未卜的歼31项目也根本经不起F-35B式的波折,更何况其命运还直接关乎沈飞的未来……中国海军在垂直起降战斗机方面需要先解决的是“有无”问题,而非更新换代
被遗忘的选项
既然如此,除了“歼31B”外,“歼18”是否还有更好的方案选择?其实真的不多——“鹞”和雅克-38如今只能作为经典被膜拜;美国不可能卖F-35B给中国,完全自主研制不仅风险极大,且装备时间表充满变数……
早在2009年,中国香港《东方日报》刊登的一篇署名文章称,在2008年10月中俄总理会晤及两国工商界峰会期间,双方曾洽谈过雅克-141型战斗机在中国组装生产的问题。《简氏》也曾报道称,在本世纪初,雅克夫列夫设计局曾经将雅克-141的工程数据卖给中国;并称,1996年俄罗斯签署了向中国转让图曼斯基R-79-300发动机技术的协议,中方可能还获得了一台发动机样机;1998年,俄罗斯向中国追加出口了R-79-300的喷管技术。不过,雅克夫列夫设计局主管在2009年接受《简氏》采访时,否认了上述消息。
雅克-141“自由画”的研制目的是为了取代被北约嘲讽为“桅杆保卫者”的雅克-38“铁匠”。该型机于1987年首飞,由于1991年一架原型机试飞时意外坠毁,导致计划搁浅。后来雅克夫列夫设计局继续研制其陆基和舰载改进型,并制造了4架原型机,其中2架一直试飞到1995年。该型机原打算配备在基辅级航母和苏联计划中的两栖攻击舰上,后因俄罗斯缺乏资金而下马。
由于仍然采用了继承自雅克-38的多发组合式动力方案,雅克-141为了能够在飞行性能上取得突破,机体采用了28%的轻型复合材料,且装备一台最大推力高达15.5吨的R-79发动机,这让其飞行性能远远超出了美国同期装备的AV-8B。雅克-141最大起飞重量为19.5吨,最大载弹量2.6吨,最大飞行速度高达1.8马赫,短距起飞航程为2100千米(在两栖攻击舰上的日常标准起飞模式)。该机的航电设备也均按照第四代战斗机(中国称第三代)的主流标准配备,如具有对海对地模式的脉冲多普勒雷达,三余度全权数字电传操纵系统,数字式发动机电子控制系统等。
虽然在项目下马前,雅克-141并未完全解决所有的技术问题,如垂直起降时下方气流的“喷泉效应”等。但该型机毕竟制造了多架样机,且进行了长达8年的试飞,总体性能和核心技术是令人满意的,后来洛马在设计F-35B时,也参考了雅克-141的经验。
美国F-35B战机
当然,“自由画”毕竟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产物,与F-35B相比肯定存在差距。中国更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引进或“山寨”一款近30年前设计的老飞机。但是,参考其整体设计思路,并引进部分核心技术是否可行呢?
中国海空军装备是否要完全跟踪美国的路线,本身就很值得商榷。对于中国海军及陆战队而言,需要什么样的垂直起降战斗机,应该建立在对自身实际需求客观分析的基础上,而非盲从追赶。
对中国海军的意义
两栖攻击舰不是航母,其上搭载的固定翼战斗机的主要功能也不是争夺制空权。即便是美国,其两栖攻击舰目前搭载的主力作战飞机也仍然是空战能力较差的AV-8B。马岛战争中英军的舰队防空经验表明,“鹞”式战斗机难以承担舰队防空重任,面对阿根廷这样的对手,皇家海军竟然有数艘军舰被空袭击沉,英国侥幸赢得战争并不能掩盖“鹞”式的尴尬。
对美国两栖作战编队而言,其正常作战编组并不总是与航母编队协同,由于美国海军的航母数量在冷战后一减再减,目前只剩下10艘,如遇突发事件,美国海军陆战队有可能在远离本方陆地机场并缺乏航母掩护的跨洲突袭中发起两栖作战。因此,新一代美国级搭载的作战飞机被要求与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保持同等水平。F-35B不仅要执行对敌方滨海目标的打击任务,而且还可能承担中低强度的编队防空任务。
换言之,美国级两栖攻击舰未来将在某些战场环境下用来弥补航母数量的不足,基于这个目的,该级舰明显加强了航空作战能力,甚至为此不惜取消本来作为两栖攻击舰标配的坞舱(第二批次恢复一个小坞舱),并大幅压缩医疗等非航空作战区面积。此外,尽管22节的最大航速仍然无法与航母相比,但美国级用燃气轮机加全电推进系统取代了黄蜂级上的蒸汽轮机系统(黄蜂级最后一艘除外),从而大幅提高了加速性能与海上机动性。这意味着美国级已经非常接近纯正的作战舰艇,而非笨重的两栖支援作战平台。
相对而言,中国两栖攻击舰与美国级的作战环境存在明显差异。无论是在东海、南海或台湾海峡,解放军近阶段可能发起的两栖作战行动均围绕岛屿攻防展开,作战海域基本处于大陆岸基重型战斗机的防空半径内,同时还可能得到周边本方岛屿机场上战斗机(垂直起降战斗机也非常适合部署在岛屿短跑道机场上)的支援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在其海军装备发展序列中,航母的优先权明显高于两栖攻击舰(意大利、韩国、澳大利亚、西班牙等三流海军则正好相反)。中国并不追求美国海军式的全球投送能力,这意味着当中国两栖攻击舰形成战斗力时,已经可以得到较成熟的航母作战编队的空中支援。换言之,中国两栖攻击舰上的垂直起降战斗机理论上应该没什么机会与美国或日本装备的F-35进行空战,其主要任务就是对敌方海岸线后的纵深目标发起火力打击,为登陆行动提供空中支援。
在这样的作战环境下,雅克-141的高速飞行性能,使其具备了在敌方防空火力密集的登陆场区域“穿梭轰炸”的突防能力。雅克-141的多发组合式动力方案简单可靠,中国如果能够引进或自行突破相关技术,再利用歼20与歼31上已经充分验证的隐身手段加以改进,中国版“自由画”的突防成功率还将成倍提升。其实,雅科夫列夫设计局在雅克-141M计划中已经大量采用隐身设计,中国也可在改进消化的过程中参考雅克-141M的现成方案。
雅克-141作为战斗轰炸机的最大问题是载弹量不够。不过,如果能够将其机腹处的两台涡喷发动机换成推力更大且更省油的一台涡扇发动机,即可节省不少死重用于武器载荷。另外,由于采用隐身设计后机翼面积扩大、翼身融合度更高,经过改进的新机型升力系数和载油系数增大,也有助于间接提高载弹量。
至于雷达与其他航电系统的改进,中国已经有非常成熟的产品可供选择。如果脱胎换骨后的新机型将载弹量提高至4吨以上,即可达到苏-25级别的火力突击能力,而其航程、突防能力与任务效率又是舰载武装直升机无法望其项背的。
一般来说,一艘4至5万吨级的两栖攻击舰在复合载机模式下,可以搭载8至10架这样的隐身垂直/短距起降战斗机,极限状态下则可搭载20架以上——这对中国海军的潜在对手来说,肯定是一支极具威力的两栖空中打击力量。
“宏亮瞻局”系上海交通大学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王宏亮为澎湃防务开设的个人专栏,力求在兼顾分析的深度和厚度的同时,在前瞻性、敏锐度上更上一层楼,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两栖攻击舰,舰载机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